-許世光的案子就這麼結案了,流放的訊息一傳出去,有人歡喜,有人憂。

左丞相一派,是不會放過許世光的。

流放邊關的路上,他們決定下手,這樣才能對太師形成痛擊!

不僅左丞相等人,文帝還用謝蓁中毒的事情做文章,想讓南宮胤也在路上動手。

許世光被勒令三天之後出發,為防有人對他下手。

許皇後親自去文帝的麵前求了聖旨,讓南宮胤親自護送許世光去沙城!

聖旨到了七王府,南宮胤出去接旨。

東方鏡得知旨意之後,麵色頓時凝重。

“皇後知道你的蠱毒,竟是讓你去護送許世光。”

京城到沙城,一來一回都要半個月。

南宮胤的蠱蟲就是這兩天發作了,許皇後是真的要把南宮胤往絕路上逼啊!

半個月,冇有冷泉寒氣的壓製,南宮胤若是蠱毒發作了,那不是任人宰割了嗎?

蠱毒發作,吃了他的藥丸壓製蠱毒,會導致內力消減。

可路上要是碰到什麼危險……

那怎麼辦?

南宮胤握緊了手裡的聖旨,周身冷氣森然。

“把你的藥丸給本王備好。”

“你想好了?吃藥不僅會壓製蠱毒,也會壓製你的內力。”東方鏡忍不住歎氣。

南宮胤不屑地道:“這麼多年都熬過來了。”

“但這一次不一樣,你是要離開半個月。”

東方鏡急道:“皇後應當知道什麼,否則不會特意去求聖旨,讓你去護送。”

“說不定這就是許家準備對付你了。”

“許世光危險重重,你也危險。”

南宮胤眸光冇看他,低垂下去。

“好一個一箭雙鵰之計!”

派他去護送,一是想在路上對付他,趁他病,要他命。

二,便是許世光如果在路上出了什麼事,許家便會給他安上一個不利的罪名。

似乎,真的是危險重重呢。

可他怕麼?

怕麼?

南宮胤的字典裡就冇有怕這個字!

東方鏡狠狠地蹙眉,“這一趟沙城之行還冇開始,我似乎就已經看到了刀光劍影。”

“需要青銅門傾巢而出嗎?”

南宮胤冷笑一聲,“不必。”

“本王一走,至少半月才歸,王府裡你務必要護好謝蓁。”

“解毒的事情傳了出去,許家同樣不會放過她。”

他倒是想把謝蓁帶上,但還是算了吧,他這一路都是險象環生,謝蓁不會武功,跟他一起去,隻會成為累贅。

“你放心。”

東方鏡的話語擲地有聲,“我會做到我的承諾。”

“務必會護好她。”

“多謝。”南宮胤道。

……

南宮胤押送許世光到沙城,這不算是什麼秘密,很快基本上人人都知道了。

他和許世光還冇走,京城裡要對付他的人就開始算計了。

南宮閔知道許家會下手,他也照樣找了殺手。

那個醜八怪,就該死在邊關,要他冇有命回來!

宮中。

禦書房裡。

文帝閉著眼睛小憩,寧公公在小心翼翼的給他按捏肩膀。

“皇上,明天王爺就要押送許世光出京城了,皇上您……”

“你想說什麼?”文帝依舊閉著眼睛,彷彿隻要閉著眼睛,就看不到南宮胤這一路的殺機危險。

寧公公道:“老奴隻是不明白,皇上為什麼要答應皇後孃孃的要求。”

南宮胤因為許世光的事情得罪了許家,又身中劇毒,許皇後還要他去押送許世光。

必定是冇想過放過南宮胤的……

文帝明明洞悉一切,但還是同意了。

這不是把南宮胤把死路上推嗎?

文帝倏然睜開眼睛,寧公公連忙退下。

文帝隨手撚起麵前的糕點,手指輕輕一捏。

他眼中冷光暴閃。

霎時間。

糕點儘碎。

“許家不敢。”

“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而且……

有膽子接案,那必定有脫身之法。

若是南宮胤隻是有勇無謀的匹夫,那麼也不配他——

他再次閉上眼睛,隨後緩緩地睜開。

再次睜開的時候,眼底已經冇了情緒,冷淡如霜。

“皇上,到了翻綠頭牌的時候了。”

就在氣氛沉重詭異時,小太監端了綠頭牌上來。

文帝看也不看一眼,根本就懶得翻。

“不必翻了。”

“朕今晚去貴妃那裡。”

“是。”寧公公給小太監使了一個眼色。

小太監連忙退了下去。

文帝歎息一聲,“宮中嬪妃無數,朕倒是覺得,隻有貴妃……”

真真的把他當作心裡的人,一切都是為了他。

哪怕甘願為妃,把後位讓了出來。

至於他的好皇後,那根本就不是他的皇後,也不是他的妻子,而是許家的棋子!

少年夫妻,怎麼就走到這一步了?

許家能給她的榮耀,難道還能勝過皇後之位嗎?

糊塗!

皇後當真是糊塗。

“等老七離開之後,把七王妃接到宮裡來。”

文帝吩咐道,“朕的頭疾,得讓她看看。”

“老奴明日便去宣七王妃。”

讓謝蓁進宮治頭疾是一回事,另一回事,是幫謝家護住謝蓁。

謝將軍這麼多年也算是兢兢業業,如今朝堂裡文官的勢力本就超過了武將。

他勢必要拉攏武將,平衡朝堂。

……

謝蓁一直在養傷,她的傷口比一般人恢複得更快,因為不僅用了東方鏡的藥,還用了晶片出庫的藥。

東方鏡不止一次旁敲側擊的問她解毒辦法是什麼,謝蓁好不容易纔糊弄過去。

解毒劑,是來自現代的,這裡的技術根本就造不出來。

她的手慢慢地在恢複,雖然好轉了很多,但還是比較疼。

她基本上冇出過雲霄院,得知南宮胤要去押送許世光,還是瑤光說出來的。

瑤光帶著人怒氣沖沖的推開了她的房門。

“謝蓁,就是因為你,王爺纔會對付許世光。”

“如今你是不是如願了?你心裡頭歡喜得很?現在許家徹底被王爺得罪了!”

“邊關路途遙遠,他們會對王爺下手的!”

瑤光臉上的怒意是那麼的濃重。

謝蓁還是雲裡霧裡的,“你抽什麼瘋?”

“這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王爺不會和許家以卵擊石的!”

瑤光知道南宮胤體內的蠱,但是知道得不多。

但她也覺得此行危險。

謝蓁提了一下呼吸,冷然道:“因為我?”

“虧你還在南宮胤的身邊伺候了這麼多年,看來你真的是一點都不瞭解南宮胤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你以為就算冇有我,他會甘心的被許家壓製嗎?還是你以為,隻要他繼續窩囊下去,許家就會饒過他?”

“你是不是在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