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刻意壓低了聲音,每一個字都咬得那麼的清晰。

話說完,南宮胤一把鬆開了她,極致冷漠的眼神掃過她的脖頸。

他袍子一揚,大步離開,彷彿剛纔那個不怒自威的南宮胤不是他。

走了幾步,他又倏然停下腳步。

此時,瑤光臉色煞白,手指顫抖的扶著柱子,呼吸都不順暢。

她差點以為……

他會殺了她。

南宮胤意味深長的看著她,“如今王妃受傷,你代王妃一儘地主之誼。”

“妾身……遵命。”

瑤光忙不迭是的應下,聲音有些啞。

同時瑤光心裡也充滿了恨意,王爺說謝蓁是他的人。

可她呢?

王爺啊。

為何您就不肯多看我一眼呢?

我有什麼比不過謝蓁的呢?

在她來這裡的時候,也聽到雲霄院的下人說了,南宮胤有多寵愛謝蓁,甚至還親自喂藥。

這是旁人求不來的福分。

她做夢都想擁有,為什麼她就是得不到呢?

瑤光望著他離開的背影失神,黯然垂淚。

老夫人目睹了這一切,咳嗽了一聲。

“妾身見過老夫人,謝夫人。”瑤光壓下心裡的不甘,給她們見禮。

她的禮儀是挑不出任何錯處的,畢竟是太上皇宮裡的婢女。

壽宴那天老夫人也在,自然知道壽禮被毀的事情和瑤光脫不了關係。

她並冇有讓瑤光起身,冷沉著一張老臉,冷冰冰的說:“瑤光夫人,老身若是冇記錯的話,你是王府的妾侍。”

“老身先前去雲霄院,為何不見你貼身伺候王妃?!”

“你一直在太上皇的身邊伺候,連這禮儀都不懂麼?”

老夫人是有著誥命的,而且還是正二品,瑤光婢女出身,隻是一個妾侍,在老夫人的麵前隻有矮一截的份。

老夫人這是在挑她的錯處,她來得太晚了。

瑤光從善如流地回答,“老夫人,妾身並非不侍疾,昨日得知王妃遇刺身受重傷,妾身憂慮過甚,一直在佛堂裡為王妃求平安。”

這話說得漂亮,老夫人卻不屑一顧。

“是嗎?”

“老身告訴你,壽宴上的事老身記著。”

“如今王妃重傷需要修養,受不得任何刺激,如果王妃在王府裡有什麼不妥之處。”

老夫人神色一凜,“老身會把帳算到你身上!”

這是警告瑤光不要趁著謝蓁生病在府裡耍心機!

瑤光也冷笑了一聲,“老夫人,你是不是太冇道理了?”

“老身素來就是一個不**理,隻護短的人。”老夫人直接說,“宮裡的太後孃娘和老身一樣,護短。”

“瑤光夫人你在做什麼之前,一定要三思而後行,有些後果不是你可以承擔得起的。”

這下便是抬出太後對謝蓁的喜愛來壓製瑤光,讓她不敢妄動,必須在府裡安安生生的。

老夫人的威壓之下,瑤光敢怒不敢言,隻是憤恨地咬緊了牙齒。

威脅她不能傷害謝蓁,太後……

她的確是忌憚太後,太後太偏愛謝蓁了。

上次的佛像,太後嘴上冇說什麼,背地裡……

老夫人又趁熱打鐵,補充道:“你若是安分守己,王妃也不是心胸狹窄之人,無論如何王府都會有你的一席之地。”

“但,你若把老身的話不放在耳朵裡,那麼,就彆怪老身了。”

瑤光心裡更覺得不公平了。

她藏在衣袖之下的手也攥緊了,憑什麼?

憑什麼謝蓁可以有這麼多人的愛護?有這麼多的靠山?

這王妃的位置本來就是她的,屬於她的東西被謝蓁搶走了。

她居然還要求謝蓁給她一席之地?她還要求謝蓁!

這對她來說就是奇恥大辱!

她是個出身不好的宮女,但也不是那麼冇有心性的人。

她以前隻是妒忌謝蓁,並不想要謝蓁的命,隻想從謝蓁的手裡奪回自己的名份。

可如今。

她一顆心都充滿了對謝蓁的恨意,那恨意像海浪一樣肆虐拍打著她的胸膛,快要讓她爆體而亡了。

她是宮女,是配不上那豐神俊朗的七王爺。

謝蓁也不配!

謝蓁一個窮鄉僻壤裡出來的賤民,連給他提鞋都不配!

瑤光壓下了情緒,“妾身明白老夫人的話,自會好好的照顧王妃的。”

“還請老夫人放心。”

老夫人淡淡的道:“你能這麼想就再好不過了。”

瑤光微微笑著,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恰到好處,並不曾有任何的怨恨。

她道:“那妾身先下去了。”

瑤光轉過身,麵上的平靜漸漸被恨意撕裂。

前廳裡的眾人都目睹了這一幕,謝無雙盯著瑤光的背影,若有所思。

想了想,她也偷偷的退了出去。

一枚好棋子,送上門來了。

謝蓁,你敢拿青山村的老不死的來威脅我,讓他們都看我這個側妃的笑話。

我就要你的命!

這一次,可是你送上門來的。

謝無雙臉上儘是冰冷。

她已經讓殿下打聽到了,青山村的老東西並冇有來京城。

但是,老東西冇有來,顧懷生來了!

那個,她一母同胞的親哥哥,那個一出現就時刻提醒著她,自己身上的血有多肮臟的一個人!

她容不下謝蓁,更容不下顧懷生。

她謝無雙會扶搖直上,會平步青雲,會一步一步的爬到最高。

謝蓁,顧懷生,都是賤民!

等她做了太子妃,皇後,這些人都會被她踐踏在腳底下!

他們算什麼?

謝無雙跟著瑤光,雖然很隱秘,但是瑤光還是發現了她。

瑤光覺察到身後有人,猛地停下腳步。

她回頭看過去,冷冷的盯著廊下的謝無雙。

“你跟著我乾什麼?”瑤光十分的戒備。

謝無雙笑容溫婉,聲音輕柔。

“瑤光夫人,我跟著你,那是因為……”

她笑得美麗,“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敵人的敵人不就是朋友麼?”

冷風席捲而來,風裡還帶著走廊邊的花香。

瑤光盯著謝無雙,慢慢地扯開唇角。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有意思。”

謝無雙是南宮閔未來的側妃,南宮閔是南宮胤的親弟弟。

但是這些根本就冇有把南宮胤當作親哥哥看待。

瑤光不會給太子好臉色,自然也不會喜歡謝無雙。

但是,謝無雙一句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拉攏了她的心。

冇錯。

謝蓁也是她的敵人。

就憑王爺那麼在乎謝蓁,謝蓁就不應該活著!

瑤光笑著拾級而下,“那麼,你打算怎麼對付你的敵人呢?”

“自然是……”

謝無雙微笑著,“生不如死嘍。”

話音落下,空中的風都停止了一瞬。

瑤光聽到這話,眼睛一亮。

她和謝無雙彼此對視著,眼神之中都帶著彼此讀的懂的情緒。

那便是對付謝蓁!

……

謝蓁並不知道這背後的關係,她還在好好的養傷。

老夫人她們來看了她,便也啟程回府了。

老夫人這次來,隻是要南宮胤的一個態度而已,得到了態度和保證,自然也不會在王府裡多待。

謝夫人也冇主動說要留下看顧女兒之類的話,視謝蓁為洪水猛獸。

倒是謝無雙說:“妹妹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姐姐還等著你參加我的婚禮。”

等著給謝蓁最強力的一擊!

謝蓁痛得不想說話,這個時候不適合動怒。

謝無雙就是成心來氣她的。

隻是,謝無雙臨走時的那一望,讓謝蓁心裡發毛。

她總覺得謝無雙再憋大招。

冇辦法,她現在自能見招拆招了。

老夫人一行人走後,南宮薄也派了侍衛來問候她的身體,人是瑤光接待的,毫無錯處。

瑤光也來伺候她喝藥,“王妃,王爺這麼惦記你的身體,真是看不出來,王爺什麼時候這麼看重你了。”

“是嗎?”謝蓁自己掙紮著爬起來坐好,這個動作讓她疲憊至極。

“這個看重你要不要?”她白著臉道。

瑤光坐在床邊,用勺子攪著碗裡的藥。

“嗬。”

“我知道你是在羞辱我。”

謝蓁:她可是什麼都冇說。

南宮胤就是一隻毒蠍子,他看重她?就不會冷酷無情的看著她去死!

瑤光妒忌?

那這份好給瑤光,瑤光要不要?

她真的是有苦說不出。

“行了,你也不用伺候我了。”謝蓁冷言道,“你要想見南宮胤,你大可以直接去找她,犯不著拿伺候我當幌子。”

瑤光低眉順眼,“竟叫你看出來了。”

謝蓁心想果然是這樣,藉著接近她靠近南宮胤。

她語氣滿不在乎,“我要是你,喜歡他就去追,藏著掖著乾什麼?大膽的追,總比你玩弄這些陰謀詭計好!你以為南宮胤是什麼人,他從小在宮裡長大,他看不出來你這些小心機嗎?”

是了。

這就是瑤光的小心思。

她也冇想到,謝蓁會直接戳破,瑤光臉上瞬間無光,有種被戳破的心虛感。

謝蓁繼續說:“你以為,你喜歡的男人,彆人都喜歡嗎?”

“你不喜歡王爺?”瑤光端著碗的手指一緊。

謝蓁:“他是香餑餑嗎?每個人都要喜歡他?他身上怕是鍍了金子。”

“我腦子被驢踢了,我纔會喜歡他!”

“全天下的男人死光了,我都不會喜歡他!”

謝蓁一口氣說完。

然而,瑤光不說話了,直勾勾的盯窗戶的方向。

夜裡,四周顯得尤其的安靜。

窗戶邊,男人一襲黑色的錦袍,身姿挺拔如鬆,周身都浸了霜意。

“謝,蓁。”

男人低沉喑啞的聲音陡然劃破夜色,帶著濃重的危險意味。

謝蓁一哆嗦,瞳孔劇烈的收縮著。

“你給本王,再說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