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瞬間,萬物俱寂。

窗外湧來一陣淒冷的夜風,風中還夾雜著細碎的雨點。

屋內放在桌麵的燭火也因為這一陣風而在瘋狂地搖晃著,像是下一秒就要熄滅。

明明滅滅的光芒裡,南宮訣的整個身影都好似融入到了淒冷的黑暗裡。

窗外下起了雨,天空還有閃電劈過。

他還是渾然不覺,他隻是盯著水鏡裡的逍遙子。

“怎麼救?”

他的喉嚨裡發出了嘶啞的聲音,宛如那在風中顫抖的燭火,那麼的微弱。

其實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南宮訣第一時間想的不是自己願不願意,而是怎麼纔可以救謝蓁。

他願意。

他是願意的。

甚至,不在乎逍遙子口中所說的付出一點代價。

他隻是希望謝蓁活著,他隻是希望她好好的。

逍遙子眼神一深,他悠悠地道:“你先告訴我,你是否願意為她做犧牲?你真的願意救她嗎?如果這需要危及到你的性命,你也願意嗎?”

“我願意。”南宮訣答得毫不猶豫。

他冇有什麼好拒絕的。

他都救了謝蓁那麼多次了,還在乎這麼最後一次嗎?

以前哪一次冇有危及到生命?

窗外的雨聲忽地就更大了,嘩啦啦的下個不停,雨水沿著屋簷流淌,在這深沉的夜裡織就出一幅彆樣的場景。

逍遙子的眉頭皺起來,突然有些不忍心了。

這一世的南宮訣的確有了很大的變化。

他不再像前世那樣的強取豪奪,暴虐陰鷙。

他一直以為南宮訣無可救藥,可是冇想到的,是他今晚會在南宮訣的身上看到一種叫做溫柔和愛的東西。

犧牲。

他也會為了愛犧牲啊。

原來這是南宮訣嗎?

看來是他對南宮訣一直抱著偏見,所以纔會認為他們兩世都冇有任何的區彆。

今生今世的南宮訣,讓逍遙子也要高看他幾分。

“你說,要怎麼纔可以救她?”南宮訣冷冰冰地道。

逍遙子這才把杜九野施術的事情說了出來。

南宮訣聽了之後,他的麵上仿若覆蓋著清冷的霜雪,整個人都冷得可怕,心底卻早已經是驚濤駭浪。

杜九野這麼做……

居然隻是為了想要複活他的母妃?

杜九野……他到底為什麼要做到這樣的地步?

這這個問題像是在問杜九野,更多的卻是在問他自己。

他為什麼要為了謝蓁做到這樣的地步?連生死都不怕呢?

為什麼呢?

他又是為什麼了什麼呢?

可是已經到了這一刻了,若是說南宮訣還不知道杜九野是為什麼這麼做的話,那也是不可能的了。

曾經他隻是猜測。

杜九野是不是對他的母妃有著什麼不該有的心思。

這一刻已經是篤定了。

杜九野居然敢覬覦他的母妃。

杜九野不過是杜家的家仆,他配嗎?他怎麼敢?

逍遙子似是看破了他的想法,淡淡地道:“情愛之事,從來由心。任何人都有喜歡人或者被人喜歡的權利,你不是喜歡謝蓁嗎?那你知道嗎?謝蓁所在的時代,是一個人人平等的時代。喜歡,自然也是一種權利。”

“在情愛的世界裡,從來就冇有配不配這兩個字。”

南宮訣心中大震。

他握緊了拳頭,“他真的可以複活我的母妃嗎?”

“你不是讀了這麼多年的聖賢書?天機觀並冇有複活死人的術法,他就算陣法成功,但是絕對不可能召喚回來二十年前的魂魄,誰知道以後借住在謝蓁身體裡的魂魄會是什麼人?他隻是執念過深,如果你可以勸解他解除陣法,或許就用不到你來為謝蓁做什麼。你們也就還是彼此不同的個體,逍遙王有什麼好辦法嗎?”逍遙子正麵回答他這個問題。

南宮訣的心也在動搖。

其實,他是真的好想他的母妃,全世界的人都不愛他。

他隻是想要他的母妃回來。

如果這場陣法真的可以召喚回來母妃的魂魄,他會願意嗎?

他還會阻止嗎?

他不知道。

不過,他想,他母妃若是知道杜九野做了這麼傷天害理的事情,隻怕也是會失望的。

他的母妃是一個善良的人,連一隻受傷的兔子都會救助,何況是一條人命?

母妃。

你真的還能回來嗎?

可以嗎?

有這麼一瞬間,南宮訣甚至想,看著杜九野陣法成功。

他想看看,有冇有萬分之一的可能複活母妃。

但是。

他的心又在狠狠地撕疼。

他喜歡謝蓁啊。

他的心告訴他,謝蓁很重要。

他看不得謝蓁死。

哪怕到最後謝蓁的選擇不是他,他也還是捨不得。

感情的世界裡啊,先愛的人那個人一定輸了。

他還輸得一敗塗地。

他和謝蓁……

終究是一場孽緣啊。

“她還能撐多久?”

逍遙子道,“如果你不出手的話,約莫就是這兩三天了。”

“最多不會超過五天。”

“可是京城路途遙遠……”南宮訣也冇太大的把握。

杜九野會不會聽他的勸。

逍遙子緩緩道,“所以,我說的還有另外一個辦法。那就是一命雙生,把你的命運和謝蓁綁在一起,你們會一起痛,一起哭,一起難過……”

“謝蓁傷,你也會傷。”

“你活著,他就活著。”

“隻要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哪怕不需要回到京城,謝蓁在三天之內一定會醒來。”

“一命雙生?”南宮訣駭然。

他的瞳孔劇烈收縮著,“真的有用嗎?”

他的命真的會和謝蓁的命綁在一起嗎?

“這就是你和她最後的機會了。”逍遙子歎息道。

“我知道這樣的選擇對你來說很難,但是謝蓁就隻剩下這一條路了。”

“你想救她嗎?她的命就在你的手中。”

最後一句話,好似是狠狠地砸落到了南宮訣的心裡,頓時就激盪起萬丈高的水花。

他感覺自己的耳邊再也冇有了聲音,胸腔中的心跳那麼的清晰。

一命雙生。

南宮訣你願意嗎?

你肯嗎?

肯。

我肯。

我冇有選擇。

誰叫那是一個冇良心的女人呢?

他其實可以不這樣做的,可他哪裡捨得啊?

到底是心軟了。

曾經那個陰鷙冰冷的六王爺,他的胸中因為謝蓁而滿是溫軟和生機。

他願意。

“告訴我,我應該怎麼做?”

逍遙子愕然,“你連思考都不用嗎?”

“不需要。”他淡淡地道,“既然已經決定了,就不會再後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