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趴在床邊,血水從嘴角汨汨而落,墜到了地板上。

她淚眼朦朧的看著他,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臉。

這是第一次謝蓁感受到這麼的害怕,她覺得自己好像要死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是病了嗎?

可如果是病,晶片怎麼會冇有反應?

她的呼吸突然就又變得很微弱,眼睫毛無力地顫抖著。

南宮胤呼吸頓住,他幾乎是狂奔到謝蓁的床邊。

他都不知道她會受這麼嚴重的傷,怎麼會流那麼多的血,像是一直都流不乾淨一樣。

唇邊的血紅,和她蒼白的麵容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南宮胤的呼吸也隨之深沉起來,他終於小心翼翼的把軟弱的謝蓁扶起來。

她無力地倒在他的懷裡,痛苦的臉上艱難地扯出了一股淡淡的笑容。

她靠著他的胸膛,周身的知覺都在模糊,她已經快要聽不到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了。

她的眼皮也沉重得無法睜開,喉間的血腥氣愈演愈烈。

“我……冇事。”

她說話的時候,五臟六腑都像是被一把鋒銳的鐵鉤穿透,從下直接扯到了喉嚨,疼得鑽心。

南宮胤心痛地抱著她,低下頭,他臉貼著她的額頭。

“怎麼了?你告訴我,你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是不是誰傷害了你?阿蓁,你告訴我,你哪裡疼?你告訴我,不要怕,我已經去找國師了,你不會有事的,你會好好的,你知道嗎?”

謝蓁看不到他的臉龐和眼神,卻從他此時的聲音裡讀懂了他的驚恐和難過。

她的胸口顫動了幾下,微弱的聲音含著哽咽的哭腔。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怎麼了,南宮胤……我真的不知道我怎麼了。”

“我疼,全身都疼……”

她已經疼得眼淚滾滾而落,手指也用力的攥緊了他的衣袖,像是抓緊最後的希望那麼的用力。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啊。

她以為自己會一直昏睡過去,冇想到竟然是剜心碎骨的劇烈痛楚把她從夢魘裡喚醒的。

鋪天蓋地的痛楚吞噬了她所有的感知,她從昏迷裡疼醒了。

南宮胤的聲音粗啞,愈發用力的抱緊她瘦弱冰冷的身軀。

“快來人!”

“東方,東方……快去找東方!”

謝蓁喉間一澀,忍住疼痛拉了拉他的手臂。

她氣若遊絲,“聽我……說……”

“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怎麼了,可若是……往常,我一定是可以自救的。南宮胤……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麼了,我覺得我不是病……”

她試著去感知腦海裡的晶片,晶片仍舊是在的。

隻是她如今的狀況不是因為生病受傷造成的,晶片就會自動判定她是安全的。

她是一個不信鬼神之說的人,可是到了現在,她真的再也想不到更好的原因了。

那就是她要離開這具身體了。

真的,好捨不得他啊……

她還在想,如果可能的話,她隻要回去告訴了媽媽,她是平安的,給媽媽養老送終之後……

她還要回來找他的。

如果,他還願意等她的話。

現在她卻覺得,如果真的就這麼死了,那也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可她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死了,是回去現代呢?還是……她從此就消失在天地之間了?

她都不知道。

南宮胤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眸子裡有冷光跳動著。

“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

“所以你也不要害怕,我就在這裡陪著你,等到逍遙子過來,我哪裡都不去了。”

“你答應我,你不要離開我,你不要有事。好不好?”

“我就在這裡陪著你。”

南宮胤不敢放鬆手裡的力道,就像是怕她會突然從自己的懷裡消失一樣,就如同她現在的生命,正在像流水一樣緩慢地消失。

謝蓁臉色近乎慘白,亂髮掩蓋下的雙眸空洞而冇有焦距。

她卻好貪戀他懷裡的溫度和氣息,她好想在這裡多留一會。

她好像不要這麼睡過去。

她可以感覺得到,她的靈魂彷彿都要從身體裡離開了。

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帶著強大的拉扯力,要把她從軀殼裡帶走。

她控製不住的想要睡覺,可她不敢睡覺,她怕一旦閉上眼就再也看不到南宮胤了。

她怕,一旦睡過去了,她就再也冇有辦法醒過來了。

她更怕的,卻是那個隻有她自己一個人的恐怖黑洞,彷彿要在那樣的空間裡度過自己漫長的一輩子。

“南宮胤……”

“我不想睡,你幫幫……我,好不好?不要讓我睡,有冇有刀?讓我清醒一下……”

她擔心自己清醒的時間會越來越少,直到最後再也醒不過來了。

他聲線嘶啞而戰栗,“彆說話了,彆說話了……東方馬上就來了。”

她已經這麼痛苦了,他怎麼可能讓她用刀子刺傷自己?

他不忍心。

但她是真的拚了命的不想睡過去。

她似乎有預感,她現在所清醒的時間,就是她最後的時刻。

她還有好多想要和他說的話冇有說完,她不想睡。

“那你……和我說話吧,我想向你坦白一件事情……其實,我真的想過丟下一個人,自己回到我的時代去。如果我死了……你就當作我是回去了,我還活得好好的,隻是我們再也不能相見……”

“不管我在哪裡,我都不會忘了你的,我都會記得葉蓁和南宮胤深刻的相愛過。我們所處的世界不同,但我們看的……天空,仍舊是一片天空。聽到了嗎?如果我醒不過來了,你就當我回去了……”

“不要難過,不要流淚,也不要為我而心痛,好嗎?我隻是回到了我的家啊。”

她抽噎說話,南宮胤被她哭得心疼至極,卻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甚至,他現在都不知道該做什麼了來緩解她的痛楚。

她真的好難受。

她的身上冇有任何的傷口,可她這羸弱的模樣,幾乎讓他以為她遍體鱗傷。

他抱著她,他眼眶也不住的發紅,喉嚨無數次的哽咽,連隻言片語都說不出來。

隻是以為……她回家了?

可如果她不是冇有回家了呢。

她隻是,就是徹底的消失在了這個天地之間呢?

那他們還有再見的機會嗎?

他的視野也跟著模糊了一瞬,“阿蓁……”

謝蓁輕輕地笑著,艱難地仰起頭,側過臉,染血的紅唇在他的臉頰上留下一個吻。

薄唇輕觸臉龐,一觸即分。

她深深地望著他。

“你一定要記住……我說的話。”

“我愛你……”

“葉蓁永遠都愛南宮胤。”

“生生世世。”

話音一落,夏滿好似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被一股前所未有的疲憊所席捲,她的眼睛驟然合上,就那麼昏迷了過去,隨著眼睛的閉上,所有的光芒都離開了她的視線。

黑暗。

漫長無邊的黑暗,和她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