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梨花村。

這幾天一直在下雨,上山的路也很濕滑,但是謝蓁的草藥已經用得差不多了,最近她在學習中醫,當然認草藥就是一部分。

晶片給出的一些中醫藥的方子,效果雖說比不上西藥,但是中藥若是用好了,效果也是不俗的。

她基本上隔三差五的都會到山上去挖草藥,以往都是她和暗衛一起,今天她心裡很亂,她並冇有讓暗衛一起,而是找了謝清秋一起。

她喜歡挖草藥,謝清秋喜歡找野菜做好吃的,她們可謂是乾勁十足啊。

謝清秋在廚藝這方麵可以說是天賦異稟,謝蓁對謝清秋做的飯菜那叫一個讚不絕口,就連端王偶爾也會因為好吃的美食而胃口好。

端王和謝清秋的關係說不上好,也說不上不好,兩個人都是屬於那種慢熱而淡漠的人,哪怕是心裡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但他們麵上都看不出任何的波動。

謝蓁挽起了裙襬,她提著籃子在山林上小心翼翼的找尋著草藥。

本來是冇打算上山來的,這裡說是山,但是距離梨花村不遠,甚至在這裡都可以看到整個梨花村。

梨花村坐落在繚繞的雲霧之間,若隱若現的,宛如一座仙府坐在人間。

謝清秋一邊找野菜,一邊看專心做事的謝蓁。

她想了想,終究還是道:“你怎麼了?皇上不是要來了嗎?為什麼你現在反而心事重重的?你不是應該高興嗎?你看上去,冇有多高興。”

“什麼?”謝蓁手上的動作一頓,麵上的表情也凝滯。

謝清秋睫毛顫了顫,輕輕地道:“我看得出來,自從昨天六王爺走了之後,你就心事重重的。方便的話,可以告訴我你在為什麼而煩擾呢?如果是不能說的,那也沒關係。”

“我想,我大概也可以猜得到,你在為什麼而犯難。”

“你竟然知道?”謝蓁一怔。

她後知後覺地想著,她有表現得那麼的明顯嗎?

她的確是有心事。

是一件很大的心事,她不知道該怎麼去解決這個問題。

她一開始的意誌是很堅定的,她是一定要回去的。

她相信南宮胤會理解她的。

但是現在卻不敢那麼任性妄為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辦,很多很多的事情都壓在了心裡,每天都和喘不過氣似的。

她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哪裡,也不知道該怎麼找尋到一份真正的答案。

謝清秋頓了頓,低低地說,“我當然知道了,我不也是女子嗎?自然知道你的心裡在想什麼。”

“你大概是在為了六王爺而犯難吧,對不對?”

“何必這麼煩擾?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

謝蓁挑眉,“你倒是比我看得通透啊,何時那個柔弱的謝清秋竟然也可以這麼的乾脆利落了?”

“我就當作是你的誇獎了?”謝清秋緩緩地笑了起來。

“這日子不就是這樣嗎?”

“最後還不是都要這樣過嗎?”

“你說的是你自己嗎?”謝蓁一針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