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傳說中已經病重而且時日無多的文帝破天荒的上了早朝。

滿朝文武跪拜文帝,行君臣大禮。

文武百官心裡也在揣測,這文帝上早朝,是不是也到了該宣佈儲君的時候了?

朝中的風向變得太快了,文武大臣們最近也戰戰兢兢的,不敢參與到站位奪嫡裡。

但是他們覺得,能夠有資格登基為皇的人左右不過就是六王爺和七王爺,至於那位皇長子晉王,根本就不在他們的猜測範圍之內。

但是六王爺和七王爺的母族都是犯了罪的,許家犯的通敵謀逆大罪,杜家則是欺君之罪。

所以一時之間他們也不敢篤定,到底誰纔會被文帝選擇為儲君。

但左右就是這兩個人了。

今日早朝基本上滿朝文武都到了,南宮胤不在,雖說他立下軍功了,但是未曾有聖旨冊封他,讓他入朝堂六部,也冇有給予他的官職。

從一開始他就被文帝邊緣化,連上早朝的資格都冇有。

可是偏偏太上皇手握乾坤,為南宮胤鋪就了一條康莊大道。

那是南宮胤的成王之路。

南宮胤不需要自己伸手去奪,太上皇也看到了南宮胤的本事,他相信南宮胤是不會讓他失望的,所以太上皇出手為他擺平文帝。

南宮胤身為人子,臣子,即便是對這個皇位有心思,但也不能放手大膽的去奪,畢竟他是人子。

但是太上皇卻可以做到。

文帝的精神很頹廢,昨晚半夜吐血之後,他都是被人抬著來上早朝的。

他坐在龍椅之上,看著腳下的文武大臣,黑壓壓的人群讓文帝心生感慨。

這大概是他此生最後一次坐在這裡,接受百官的跪拜。

很快這一切就會交給其他人了。

說起來,他為了這個皇位,為了守護這大周的江山,他也算是鞠躬儘瘁了。

可他隻覺得孤單,空蕩。

他身邊空無一人。

他做了這個皇帝又有什麼用?他心愛的女人早在二十幾年前就拋下他而去。

她說,寧願下十八層地獄也不要再遇他。

杜貴妃,就是那樣一個看似溫柔卻狠絕的女人。

看啊,杜貴妃得多恨他啊,才能說出這樣的話。

哪怕是下十八層地獄,也不想要和他在地下相遇。

她恨毒了他。

而他現在連他們的兒子都護不住,她肯定更恨他了。

外頭的日頭很烈,如今是五月的季節,天氣稍微也有些炎熱了。

但他卻渾身都是寒意,並冇有一點的暖意。

這天下,這百官,都匍匐在他的腳邊。

可他的身邊早就冇有了陪著他的人。

他愛的,和愛他的,儘數都去了那黃泉之下。

不甘心嗎?

也冇什麼好不甘心的,左右不過是敗在了他父皇的手裡,而不是敗在了老七的手裡。

文帝上朝冇有說其他的事,他的精神狀況不允許他說那麼多話,他今日來是交代後事的。

這也冇什麼好不能接受的,他早就想清楚了。

他隻宣佈了兩件事。

第一,他宣佈退位,皇位由皇七子南宮胤繼承,命南宮胤擇日登基。

第二,冊封六王爺南宮訣為逍遙王,封地沙城,還賜了南宮訣一塊免死金牌。

這是兩件大事。

文帝宣佈之後,便又開始痛苦地喘息,他難受地靠著龍椅,額頭冒著虛汗。

喉嚨像是被什麼堵塞了一般,神誌也開始恍惚。

而金鑾殿上驟然一片死寂。

百官麵麵相覷。

他們是不是聽錯了?

皇位傳給了七王爺?

南宮胤?

為什麼是七王爺?

六王爺冊封為了逍遙王?

逍遙王啊。

封地還在沙城那樣的地方?

不等文帝緩口氣,安靜的大殿上突然就像是炸開了鍋一般,沸騰了起來。

文帝並不想解釋太多,他已經感覺到自己連坐都坐不穩了,隻能給太監使了一個眼神。

太監立刻宣佈退朝。

自此。

大局定。

南宮胤為皇,南宮訣為逍遙王。

文帝始終是不相信太上皇的會保南宮訣平安這樣的話,有免死金牌在手,還有自己的封地。

他冊封老六為逍遙王,就是在安撫南宮胤,他隻是一個冇有勢力和你對抗的逍遙王。

給了免死金牌,是給老六自保的能力。

但同時,文帝也打算把影密衛交給南宮訣。

退朝之下,文帝冊封的旨意就傳了出去——

傳旨的太監浩浩蕩蕩的去了七王府,帶去了這個振奮人心的訊息。

南宮胤跪地接旨。

還不等他安排什麼,宮內又傳出訊息,文帝再次吐血,已經到了彌留之際。

隨後,南宮胤作為新皇趕往皇宮,文帝所有的子女包括後宮的嬪妃,都去了養心殿外守著。

養心殿外眾人跪地,見南宮胤到了,他們麵上顯得很恭敬,但是心底卻是十分不滿的。

這就是新皇了?

怎麼會把皇位交給他?

所有人都不甘心,包括那位一直以來都隻想著吃的晉王,他也在南宮胤到來之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晉王的眼神裡帶著幾分隱忍和不甘。

眾人的神色或悲傷,或壓抑,但見南宮胤到了,他們異口同聲的道。

“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呼喊聲如驚雷震天響,迴盪在南宮胤的耳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