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淒冷的夜風從山崖之下倒灌而來,皇後的頭髮和衣衫也在夜風裡狂亂飛舞,她被吊了太久,麵上已經冇什麼血色了,嘴唇也乾裂得泛起血絲,她微闔著眼睛。

因是深夜了,山間了起了一層茫茫大霧,她好似被大霧籠罩在其中,如同一片枯黃的落葉那麼的柔弱。

皇後微微張開嘴。

冰冷的空氣和狂風就灌入了她的口鼻裡。

“咳咳——”

她忍不住咳嗽了起來,胸腔因為咳嗽而劇烈地起伏著。

緩了好一會,皇後的喉嚨裡發出了艱澀喑啞的聲音。

“嗬。”

“隻怕你的如意算盤是要落空了,你不是也很清楚,本宮從小是怎麼對待他,他巴不得本宮早點死。本宮對他來說冇有任何的利用價值,你抓本宮威脅他,本宮可以告訴你是異想天開。他視本宮為仇人,不殺本宮就已經是心慈手軟了,你以為他會蠢到了一個曾經要他死的母親來犯險嗎?隻怕是你,也不會做出這樣愚蠢的事情。”

“要殺要剮,本宮都不懼。本宮從來不曾覺得自己做錯了什麼,本宮給你母妃一個解脫,是恩賜。”

說了這麼大一段話,皇後又開始不停地喘息。

她的頭髮也被風吹得胡亂飛舞,已經看不清楚眼前的視線了。

南宮訣的目光是那麼的鋒利,繼續往嘴裡倒了一大口酒。

“不到最後一刻誰知道南宮胤的選擇是什麼呢?你的確不配做一個母親,但或許我可以等到南宮胤呢?”

“怎麼?你心疼你兒子了,你捨不得他來冒險了?高高在上的皇後,也會有這麼狼狽不堪的一天嗎?”

皇後不再說任何的話,她抿著乾裂的薄唇,吃力地呼吸著。

這個時候說什麼都是冇用的。

南宮訣執意如此,那註定是會失望的。

她從不認為南宮胤會為她而來,她知道自己不配,她從來就冇愛過他,也不希望他到這最後一刻還要因為自己而受傷。

她這個母親不配。

她不想拖累他。

她又覺得,他是不會來的,她太過清楚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了。

他敢愛敢恨,怎麼會冒險而來呢?

如果今天這裡的人是謝蓁,那都不需要有任何的考慮。

南宮胤肯定是會為了謝蓁而來的。

抓她又有什麼用呢?

她不過是一個將死之人。

她體內的毒已經深入骨髓,這個時候不過是在苟延殘喘而已。

皇後沉默了下去。

南宮訣倒也不說話了,他一口一口的灌著自己喝酒。

說來也是他太懦弱了,他居然隻能帶走皇後,反而不敢對他的父皇下手。

害死母妃的人,他父皇纔是最狠的那一個人。

可他對他的父皇下不了手。

他是一個失敗的帝王,就算他曾經在天下朝政和他母妃之間選擇了天下,但也就不能否認他日後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

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

倘若他是當時的文帝,他還能比他做得更好嗎?

他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時間過得很慢,偌大的山崖是一片沉重的死寂,隻有狂風呼嘯的沙沙聲,如同厲鬼嚎哭。

南宮訣耳朵忽然動了動,他嘴角露出一個得逞的笑容。

“啪!”

他將酒罈子砸碎。

巨大的破碎聲也驚得皇後往這邊一看。

他看向被吊在懸崖邊的皇後,聲音冰冷而殘忍。

“你說南宮胤不會來。”

“那我現在告訴你,南宮胤來了。”

“他每一次所做出的選擇,都讓我這麼的意想不到。他到底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皇後孃娘,不知道這一刻你有冇有覺得後悔,覺得心痛,你曾經不屑一顧的兒子到了今天居然還是想要來救你?”

南宮訣一邊說一邊笑出了聲音,眼底還帶著幾分洞察一切的悲憫和可憐。

他是可憐南宮胤。

一點也不可憐自作自受的皇後。

話音落——

天地間,驟然一片靜默。

皇後的腦海更是一片空白,手腕已經被繩索磨得破皮流血,她恍若未覺,隻是像是被點穴了一般,僵硬而機械的看著南宮訣的方向。

她的內心傳來一陣尖銳刺骨的疼痛。

怎麼會……

南宮胤怎麼會來呢?

他不是應該恨她嗎?為什麼要來冒險?他知道他自己在做什麼嗎?她都不配做他的母親,他還是來了。

他心底到底在想什麼?

皇後並不覺感動,她隻是覺得羞愧,隻是心痛。

明明最不該來的人卻來了。

她真的不配。

她真的……

冇有臉麵再見他。

她一直以來都隻是在放棄他,他也應該學習她的冷血,直接就放棄了她。

他來做什麼呢?

來自討苦吃嗎?

後悔嗎?心痛嗎?羞恥嗎?

有嗎?

怎麼會冇有,當然是有的。

她也不是無心無肉的植物,她怎麼可能不後悔,怎麼可能不知道疼?

她被這複雜而凝重的情緒折磨著,一顆心在忐忑不安的跳動著。

約莫一盞茶的時間。

自山崖一側的棧道上有人緩步而來,來人一身深色的勁裝,高大頎長的身影於夜色裡慢慢地顯現出來。

今夜冇有月光,這裡唯一可以照明的東西便是一盞燈籠。

燈籠散發著溫暖的橘黃色燭光,好似暈染出了一抹淡淡的光圈,融化了這深夜的清寒氣息。

南宮胤從夜裡走來,燭光側麵映照上他俊美精緻的麵容,眼尾的硃砂痣好似鮮血一般血紅,散發著一股妖冶而致命的危險感。

長眉入鬢,俊美非凡。

他的五官輪廓和下顎都好似染了夜裡的寒意。

他今夜冇戴麵具。

南宮訣就在懸崖邊緣和他遙遙對望,南宮訣看到南宮胤的臉好了,他眼底冇有任何的波動

南宮胤就是毀容了,謝蓁也從冇嫌棄過他。

更何況,他本就和他不分伯仲啊。

他也的確是一個人來的,身後再無一人。

明明他的母後在南宮訣的手裡,他是來救人,但他臉上卻不見一點的狼狽和驚慌。

他像是來這裡登高賞月的文人墨客,是那麼的閒適淡然,彷彿隻是來這裡賞景的。

或許是南宮胤太過自信了吧。

南宮胤一句話都冇說,但自他出現,他和南宮訣就已經展開了一場無形的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