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愛的女人不需要如此,他說了不會娶其他人,就不會娶他人,包括隻是演戲那也是不可能的。

世間不會隻有這一個辦法。

所有的路都是人走出來的,他就不相信冇有其他的路了。

“回稟父皇,兒臣認為不可。”

南宮胤不緊不慢地道,“若是許韶光無辜,那許家的其他女眷呢?她們豈非個個都是無辜的?如果放了許韶光一個人,那其他的女眷豈不是也要放?兒臣的意思,是……斬草要除根。”

“否則,春風吹又生。”

字字句句,宛如玻璃做的刀子,鋒利又冰冷,戳人心窩子。

那一股狠戾殺伐的氣息,顯露無餘。

連文帝都狠狠地怔住了,難以置信的看著南宮胤。

他是真的心裡也這麼想?還是隻是看出了他在試探?

文帝瞳孔緩緩地眯起,後背陡然爬上了一個冷意。

南宮胤毫無心虛之色,仍舊目光灼灼的和文帝對視。

他要讓文帝相信他說的是真的。

過了許久。

文帝眼底閃過一抹冷色,他沉吟道:“你說的也不無道理,朕覺得言之有理。”

“那不如,三天後的監斬就由你去好了,朕會讓刑部尚書顧懷生和你一起驗明所有主犯的正身,老七你覺得怎麼樣?”

“兒臣遵旨。”

他再應。

文帝再次凝眸看向他,神色始終是有些懷疑。

南宮胤真的這麼絕情嗎?

哪怕那個人是對他念念不忘的前未婚妻?

“好了……你下去吧,朕也累了。”

文帝擺擺手,疲憊的闔上雙眼,輕輕地吐著濁氣。

“兒臣告退。”

南宮胤離開養心殿,臉上的神色頓時就冷了下來。

他麵上覆著刺骨的冷意,漆黑的丹鳳眼裡也折射出了危險的光芒。

讓他監斬?

許家是他的母族,他監斬也可以。

可如今要驗明正身,顧懷生那裡隻怕會出一些問題。

顧懷生如果知道他想救許韶光,會這麼輕易的放水嗎?

不會。

如果此次和他一起監斬的人是其他人,南宮胤倒還不會這麼的頭疼,他也會其他的辦法。

但怎麼偏偏就是顧懷生呢?

顧懷生可不是那麼好糊弄的,顧懷生……

南宮胤本來還想在宮裡和太上皇敘舊,但是王府那邊來人傳了訊息。

說是東方鏡已經得到了皇後的下落。

南宮胤隻能又往王府裡趕。

書房裡。

東方鏡已經在等他,東方鏡一針見血地道:“皇後孃娘被南宮訣帶走了,南宮訣約王爺你到城郊的懸崖上一見。”

“你要想清楚你到底去不去?南宮訣故意選擇在那個地方,一定是佈下了埋伏,你若是前去,還不能帶任何人去,隻能單槍匹馬。我擔心會出問題,其實……”

東方鏡的聲音低了下去。

其實,他想告訴南宮胤,皇後之前對他不仁不義,還給他下毒,還為了許家要除掉他,其實他不應該去救皇後的。

他冇必要付出這樣的犧牲,更冇必要拿自己的性命冒險。

皇後對南宮胤而言,也隻不過是一個陌生人而已。

冇必要冒險,一點也冇必要。

東方鏡眼中含著深意,“你自己做決定吧,這件事情我們任何人都無法幫你做決定。你想清楚了就好,就算你要一個人前去,我們也是支援你的。”

“畢竟那是你的……”

親生母親。

東方鏡也覺得很是不忍心,人之所以稱之為人,而不是動物走獸,那是因為人生來就具有愛人和被愛的權利。

如果是其他的人,南宮胤大可以不去。

可偏偏是皇後,皇後千般不是,萬般不對,但也曾給過南宮胤生命,而且這段時間在宮裡,皇後也提供給了他一些線索。

皇後應該是後悔了。

可是,現在也冇有了後悔的機會了。

所有的傷害都已經造成了。

伴隨著東方鏡的話音落下,書房裡陷入了漫長的無聲裡。

東方鏡也歎了一聲,坐到了椅子上,一臉的愁容。

南宮胤其實並冇有考慮太久,他幾乎都是下意識的。

“清風,備馬。”

“本王一人去赴約。”

東方鏡驚得站起來,“你真的要去?”

南宮胤的鳳眸裡有暗流閃過,他一動不動地看著東方鏡。

“不管怎麼說,本王於情於理都應該去這一遭。”

“如果不是因為本王的原因,南宮訣未必會抓她,她對南宮訣而言冇有任何的意義。最終的目標不過是我。”

“既然本來就是衝著本王來的,那本王又有什麼資格拒絕?不去赴約呢?”

南宮胤很理智,也很剋製。

他並冇有想那麼多,就是覺得是衝著自己來的,而且也該自己去。

還有……

就算不是衝著他來的,他應該也會救她。

曾經是恨過,怨過,但從以前到現在他唯獨冇想過的就是要殺了自己的母親。

身為人子,這不是他應該能做的事情。

“……哎,既然你心意已決,那我也不好再阻攔你,你凡事小心。千萬不要遭了南宮訣的道,我在這裡等你平安的帶回皇後孃娘。”

東方鏡都冇發現,他自己對皇後的稱呼如今也多了幾分尊敬。

大概是皇後真的是有一個有勇有謀的人,偏偏被自己的丈夫和母族玩弄在鼓掌之中。

到最後,可以為她豁出一切的人終究還是她的兒子,是她身上掉下去的那一塊肉。

清風備了馬,南宮胤便單槍匹馬的去赴約了。

……

入夜。

懸崖上狂風呼嘯,皇後的手腳都被繩索束縛,整個人懸掛在懸崖之下,臉被風吹得煞白。

她被掛在這裡吹了很久的冷風,身體都失去了知覺了,冷得發麻。

南宮訣卻興致極好的拿了一壺酒,在懸崖邊上大口暢飲。

他眼裡倒映出仇恨的火焰。

“尊貴的皇後孃娘,你說南宮胤到底會不會來救你?”

“等到子時,他若還不出現,本王就會把你丟下深淵去摔死!本王也想讓你體會一下,我母妃當年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