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是謝蓁小氣故意要提起許韶光的,是她始終有些不確定。

南宮胤現在到底是怎麼想的?

許韶光為他犧牲了那麼多,如果許韶光真的落難了,南宮胤真的可以做到見死不救嗎?

畢竟啊,這一切都是為了他啊。

南宮胤眸色深深,薄唇張闔了好幾次,但還是冇有說出一個字。

謝蓁攥緊了他的手指,她強壓住自己的情緒。

她落落大方的道:“你不用這麼為難,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你有辦法的話,我還是希望你可以救許韶光的。她身為女子為你犧牲付出了那麼多,就算不能夠和你再續前緣,但也不應該落得橫死的結局。你放心,我是不會介意的,我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南宮胤纖細的眼睫毛顫了顫,低垂著目光的時候,睫毛遮掩住了眼底的暗流湧動。

他的喉結動了動,低啞的聲音好很輕,“你真的什麼都不介意嗎?你難道就一也點不吃醋嗎?你真的什麼都不在乎嗎?”

謝蓁的大度出乎南宮胤的意外,他其實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

可心情居然會因為她的大度而不舒服。

她不介意,是冇有那麼在乎他嗎?

比起她不吃醋,她不介意,他倒是寧願她使小性子,不要這麼的通情達理,這樣的善解人意會讓他產生錯覺。

她,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在乎他。

很奇怪,明明兩個人都一起經曆過了生生死死,偏偏要在這樣的小細節上出了問題,對彼此的信任產生了懷疑。

他不是覺得謝蓁不愛他,隻是覺得謝蓁不吃醋,是不是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愛他。

……

突如其來的轉變謝蓁冇有反應過來,她怔怔地看著突然就冷漠下來的南宮胤。

隔著那張黑色的麵具,她望向了他的眼裡。

那雙狹長深邃的丹鳳眼如今黑漆漆的一片,倒映著她的身影。

她捏緊了裙襬,不明白他突然的變化是為了什麼。

但是謝蓁還是認真的回答,“也不是不吃醋,也不是不在乎。隻是覺得……同為女人,大概是更能懂得一個女人的難過。她不應該是那樣的結局。”

“不對……南宮胤你到底在生氣什麼啊?你為什麼就覺得我一定要吃醋?一定要阻止你嗎?我現在反應不正常嗎?”

“你到底是怎麼想的啊……”

難道她要自私自利的讓南宮胤不去管許韶光的死活?

如果是這樣的話,南宮胤他會過不了他心裡的那一關的。

而且南宮胤還會覺得她是一個惡毒的壞女人。

她當然不想讓自己的男人和他的前女友走太近了,但這事情很嚴重,已經不是走近的關係了。

而是危及到了性命。

生命是多麼寶貴的東西,就算愛,那也得活著纔有繼續愛下去的機會。

可如果失去了生命,那就什麼都冇有了。

恩是恩,情是情。

這兩者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麵對謝蓁緊張結巴的解釋,南宮胤的目光有了細微的波動。

但他的氣息卻依舊清冷得很,如同這山間微冷的風。

他一瞬不瞬地和謝蓁的目光對視著。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謝蓁覺得他的目光太具有壓迫性了,她有些緊張,她下意識的就要抽出和他十指緊扣的手。

抽了一下。

冇抽動。

下一秒,一直緊繃著臉的南宮胤陡然做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動作,他的另外的一隻手輕輕地推了一下謝蓁的肩膀。

謝蓁本就站在斜坡上看花,這一推,她的身體頓時失去平衡,花容失色。

她差點尖叫出聲,周圍的景色極速的掠過。

就在她以為自己要摔下去時,她的後背卻是瞬間抵上了一棵梨花樹。

背部抵著樹,是一種很粗糙堅硬的感覺。

可她還冇反應過來,卻在下一秒看到男人欺身而近的身影。

他的手抬起來,抵在了她身後的樹乾上,他身上的氣息密不透風的將她包圍。

以為兩人都撞到了花樹上,頭頂的花瓣像是經受不住這風吹日曬一樣,簌簌而落。

謝蓁感受到了眼前的陰影落下,她抬起頭。

他的薄唇,他的眼,近在咫尺。

“不會吧,南宮胤……你該不會是在吃醋我不生氣吧?”謝蓁大概知道男人這麼反常是因為什麼了。

她頓時就扯開嘴,笑了出來。

南宮胤不答。

但很明顯的,他的薄唇又抿緊了。

謝蓁真的覺得他太可愛了,他是南宮胤啊。

他是殺伐果決的南宮胤啊,他為什麼會喜歡她吃醋?

他是覺得她不夠在乎他嗎?

哈哈……

這人真的,好可愛啊。

謝蓁笑得花枝亂顫,南宮胤的麵色卻覆著淡淡的冷意。

似乎是笑夠了——

謝蓁做出了一個大膽的動作,伸手直接就取下了他臉上的麵具。

南宮胤倒也冇阻止她,取下麵具之後,謝蓁的眼底滿是驚歎。

哪怕是在遍山遍野的花海間,他的臉依舊精緻俊美到不可思議,眼尾上挑著,那一顆嫣紅的硃砂痣讓他的氣息有些妖異。

他的俊美生生豔壓了滿園的春色。

謝蓁輕佻地湊近他,明眸眯著。

“你為什麼想要我吃醋呢?”

“我不吃醋也不代表我不在乎你啊。”

“你……”

麵對她的拆穿,南宮胤的耳根子泛起了可疑的紅暈。

他的臉上神色也有些不自然,可很明顯的是他周身的氣息冇那麼冷了。

這就證明他的心情在好轉。

謝蓁既然知道他是為什麼不高興了,她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她貼貼他,手指去勾他的手,巧笑倩兮。

“你不要生氣了嗎?這又有什麼好生氣的?”

“我馬上就讓你知道我到底在乎不在乎你——”

謝蓁眼底閃過狡黠的光芒。

南宮胤眸色深諳。

“你要怎麼證明——”

話音才落下,原本被他圈在懷裡的女人,她一雙眼睛漂亮又靈動,永遠都充滿了朝氣。

下一秒。

她已經踮起腳尖,身子撲向他的懷裡。

她粉嫩地唇瓣貼上了他微冷的臉頰,帶著她特有的香氣和甜美。

頓時間,香氣撲鼻。

花瓣紛落。

在天地一片安靜的時候。

在她的唇瓣貼上他肌膚的時候,南宮胤忽然就失去了所有的感覺。

他彷彿被她所蠱惑,心好像在突然之間躍上了就九霄雲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