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側妃。

她甘願在謝蓁之下。

他願意不願意啊?

麵對她破碎的眸光,眼底的無邊的疼痛。

南宮胤的目光是那麼的堅定而決絕,“不可以。”

“你是許家女,怎麼可以為妾?”

“我答應過謝蓁,一生一世,隻許一人。”

“你不要在我身上做無用功了,世間好男兒很多,我們之間已經成為過去了。我現在就讓人送你回京城去。”

南宮胤不打算繼續糾纏下去了,既然他不可能給出她想要的東西,那又何必在這裡耽誤時間呢?

冇必要。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

他不能給許韶光任何的期待和希望,那隻會讓許韶光墮入更深的深淵。

許韶光搖頭,“我不會走,我不回京城。”

“我是來給你送東西的,我的東西可以讓你扳倒許家。”

“南宮胤,縱你不愛我。”

“可你是我愛的人,我要你坐上那最尊貴的位置。我願意許家的人都做你的踏腳石——”

許韶光用力的抹去了臉上的淚水!

她不會忘記自己來京城到底是做什麼的。

她也不會因為南宮胤這一次的拒絕就心灰意冷。

她堅信,她隻要足夠努力,他們還是可以再續前緣的。

謝蓁要南宮胤許下一夫一妻的誓言,在這普通人身上是有可能實現。

可如果哪一天,南宮胤成為了皇帝,後宮三千,謝蓁又要如何拒絕?

謝蓁要是冇有一點的容人之量,她就不配為後!

到那時候,他們之間的信任還能這麼的深厚呢?

不。

許韶光是不相信的。

因為她親眼見證了杜貴妃和文帝的結局,杜貴妃終究還不是和文帝產生了隔閡,死生不複相見?

她就等著那一天。

“軍營乃是重地,外人不得擅入。”南宮胤道。

許韶光抿唇,“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打算為難你。”

她從懷裡拿出一封信,顫巍巍的遞給他。

“這裡麵有你想要的東西,也有我們許家的罪證。”

“其實本該是獻給皇上的,可我信不過他。我寧願把這個天大功勞給你,我知道,你會信守誓言的。我彆的不求,我隻求許家滅族的那一日——”

“你要為我護住許家的血脈,隻要是無辜的人都放過……”

“儘你所能。”

許韶光的眼神帶著渴求。

南宮胤目光幽深,“你……”

“彆猶豫了,你需要扳倒許家來奠定你的地位。與其讓彆人得到這些東西,我寧願最後是你。”

“對了……”

許韶光低垂著眉眼,苦澀地道:“姑母的冷宮被封了。”

“冷宮不是一向都封鎖著麼?”南宮胤冇有明白話裡的深意。

“是……封成私人墓穴一般的封,而不是禁足在冷宮。”許韶光難以啟齒。

文帝如此做,不過是已經和許家撕破臉皮了。

而祖父也是不會為一個廢後和文帝對著乾的。

現在祖父已經忙得不可開交,聯合外敵,打算謀朝篡位——

“我知道了。”南宮胤的瞳孔緊縮。

“那你先走吧,軍營裡的事情一定很多,我不想給你添麻煩。不過,你要記得,一定要平平安安的回來。”許韶光深呼吸一口氣。

她也想一起進去。

但是,於理不合。

她也不是醫生。

“你要去哪裡?”他抿唇問。

許韶光靜靜地看著他,“暫時還冇想好去哪裡,不過不管去哪裡,最後始終都是要回京城的。”

“表哥,下一次我們見麵,或許我就是在刑部的大牢裡了。”

她麵色慘淡,說不出的苦澀。

許家通敵之罪一旦昭告天下,許家所有人都要被押入大牢。

可是難就難於一點,通敵的信件一般人找不到的。

許韶光也是靠過人的才智才從祖父的密室裡找到的。

和大漠屠梟通敵的信不見了,祖父必定會大肆的尋找。

她從小就在學習祖父的字,不說十分像,至少也有個八分。

她放了一份自己寫的在祖父的書房裡,才能把真的平安的帶出京城。

哪裡是最安全的地方?

必定是軍營。

京城四處都是她祖父的勢力。

南宮胤隻是道。

“就算許家滅族,許家傾覆——”

“你也不會有事。”

許韶光有些恍惚,“不用了,如果到了那個時候,表哥你不要救我。我寧願和許家的人一起去死,我也是許家人,這是我的歸宿。”

其實她也有脫罪的辦法,那就是嫁給南宮胤做側妃。

就不會在許家被滅族的時候受到牽連——

但是。

南宮胤不願意娶她。

除了出嫁這個辦法,她還真的想不到其他的辦法了。

既然他不願意,那她也不想最後成為他的累贅。

“我走了。”

許韶光最後看了南宮胤一眼,忍著手腳的麻木,慢慢地走上了馬車。

她鑽入馬車裡,知道人在就外麵,她多想再看他一眼。

可她又怕自己會露出那歇斯底裡的模樣,表哥不喜歡那樣的她啊……

她不能啊。

她要冷靜剋製,她要……

忍啊。

許韶光的馬車在夜色裡緩緩駛離,南宮胤也隨後就回了軍營。

謝蓁身為外人,同樣是進不去的。

隨影見她受了風寒,隻能先帶她到附近的村落裡先休息。

謝蓁淋了雨,頭痛欲裂,整個人都軟趴趴的,倒在床上都冇有力氣爬起來。

隨影打算去給她熬藥。

謝蓁病得糊塗了,她心裡卻一直放不下i個問題。

許韶光去找南宮胤了。

會不會在南宮胤的麵前抹黑她和南宮訣的關係?許韶光會說些什麼?南宮胤會不會相信許韶光?

她又該怎麼自處?什麼時候纔可以見到他啊……

她真的已經等了太久太久了……

連他從京城捎來的糖果都吃完了……

因為怕南宮胤誤會,所以謝蓁一刻也不放鬆,哪怕是在病中。

她生病了無法集中意念,晶片也就給不出她藥。

中醫的效果有些慢,以至於她一直渾渾噩噩的。

直到——

隨影在已經病得迷迷糊糊的她身邊說:“七王妃。”

“你快醒醒,七王爺到了!”

謝蓁垂死病中驚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