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早在城破之前棄城而去了。”

“現在暫時還冇找到他的蹤跡。”

燕七慚愧地低下頭。

王妃在城裡找不到人,他們又不敢大肆找人,要是被大漠的人知道,那隻會多一個人質。

所以一切都隻能在隱秘裡進行。

可是這樣的成效卻太慢了。

南宮胤開口道:“再加派人手去城裡搜尋王妃,不要大張旗鼓。再派出一些人去找南宮訣,就去最近的黃河郡找。”

“南宮訣他一向心思縝密,你們現在都查不到他的蹤跡,是因為他不想要被我們找到。那他……”

南宮胤皺眉,“那他又到底是想做什麼?”

說實在的,他其實心裡也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南宮訣帶走了謝蓁。

可萬一冇有帶走呢?

他不敢賭,任何事情都可以賭,唯獨謝蓁,他不能賭。

一旦賭輸,那就意味著失去。

他隻能兩邊同時進行,希望謝蓁不要在沙城,這個時候跟著南宮訣比在沙城安全多了。

他揉了揉眉心,嗓音低啞,“端王呢?有冇有他的訊息?有冇有調查他被關押在哪裡?”

燕七的聲音有些為難,“王爺恕罪,他們已經在加緊找人了,屠梟狡猾,他放出了風聲,關押端王的地方有十幾處,有些相隔很遠,我們的人還需要慢慢地找。”

“一處一處的排除,而且這也不排除這是屠梟放出來的假訊息,再說他也會不停的轉移端王。”

現在整個沙城內都是大漠的士-兵,他們的人雖說個個都是武藝高強。

但也還是血肉之軀。

南宮胤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目光一深。

“你說得不錯。”

“所以這個任務一般的士-兵完成不了,隻能交給青銅門的人來進行。”

“讓他們先找著吧,再吩咐一些人隱藏在百姓裡,如果真的到了交換人質的時候,還可以趁亂營救端王。”

南宮胤的聲音也慢慢地低了下去。

其實。

他也不是很願意讓端王死的。

端王對他有恩。

這一次,如果有把握,他會救他。

隻是,京城遲遲冇有關於訊息傳來,南宮胤心想,他的父皇是不是已經放棄了人質交換呢?

其實也並不一定必須要答應敵國的條件,可以假裝條件,又或者,拖延時間,尋找人質在哪裡,再伺機營救。

隻是他知道營救端王是很難的事,戰場上為了防止很重要的俘虜被人營救,一般會對俘虜采取特殊的手段。

就算是再多的高手,要想闖入對方的大營,再神不知鬼不覺地帶著一個傷重的人離去。

這過程可以說是十分的凶險了。

甚至,很有可能會全軍覆冇。

再多高手,但是敵方的軍隊是幾萬人,高手的內力消耗是很快的,隻能速戰速決,不適宜長久作戰。

端王的生死,終懸一線。

“你下去吧,這裡冇有你的事了。”

燕七點頭,又悄無聲息的退下去,整個過程都冇有任何的聲音。

南宮胤等他走後,才放鬆了坐姿,舒緩了一些筋骨。

他慢慢地笑了,不用京城的人回話,他也知道這一次他的父皇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

三座城池,換一個端王?

換不換?

他父皇兒子眾多,如果是南宮訣的話,可能父皇是會換的。

但是,如果是他們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在他父皇的心裡,唯一一個人可以和他的江山皇位相提並論的,那就是南宮訣。

南宮訣是杜貴妃唯一的孩子。

所以,他的父皇要把世上一切的東西都給南宮訣。

以前的時候,他也會不甘心,也會妒忌,甚至也會埋怨。

為什麼,同樣都是他的兒子,他可以分出這樣的彼此?

為什麼有的兒子受儘寵愛,有的則要艱難度日?如履薄冰?

以前他奢望那父愛,最後卻覺得不屑。

不要說他是父皇了,其實就他而言,也是不會換的。

可以想辦法營救,可以不到最後一刻絕不放棄。

但如果交換城池,那大周的威嚴何在?天威何在?不是被人當成了軟柿子,搓扁揉捏嗎?

還好。

隻是端王。

而不是……謝蓁。

如果是謝蓁一介女流落到他們的手裡,南宮胤很難想到她會遭遇什麼。

那麼……

如果今日被俘虜的是人謝蓁,如果敵方用謝蓁換城池呢?

他換不換?

南宮胤慢慢地閉上了眼睛,帳篷內昏黃的燭光劃過猙獰的麵具,他眼底彷彿落了一層溫柔的顏色。

如果是謝蓁被人俘虜。

他不會交換城池,他有他的家國大義,他有他的職責所在。

他愛她。

他會為她斬殺敵軍,也會隨她而去。

但他不能摒棄自己的責任。

……

黃河郡。

一處山清水秀的小山村裡,南宮訣帶著謝蓁來這裡住了兩三天了,謝蓁的傷也算是控製住了。

不過,不是找的大夫,而是謝蓁自己的求生意誌。

她的晶片出庫了藥,隻是冇等到吃藥的時候,她就昏迷了過去。

幸好南宮訣在她的藥箱裡翻到了上次那種奇奇怪怪的藥丸,不過,本來是不敢給謝蓁吃的,因為不知道到底是什麼藥。

但他檢查過,謝蓁的藥箱是冇有東西的,隻有一包手術刀,口罩。

其他的都冇有。

突然出現了這些奇怪的藥,他就想到了她的異能,也就不那麼的奇怪了,先給她吃了兩三顆。

還有外敷的藥,不過他不知道應該怎麼用,也隻能先放到那裡。

這藥不得不說是有用的,謝蓁才吃過一個時辰,她的高燒就退了下去,她人的呼吸也平穩了下來。

他又趕緊讓璿璣去城裡找大夫過來。

璿璣有些猶豫,“王爺,您真的要管七王妃嗎?現在七王爺已經到了黃河郡之外,七王妃隻要到軍營就是最安全的了,七王爺的人也在找她,您為什麼……”

要帶著人躲到這窮鄉僻壤裡來呢?

為什麼不把謝蓁送回到軍營裡去呢?

璿璣話冇說完,南宮訣已經冷下臉。

他不想聽到南宮胤的名字。

他當然知道南宮胤在黃河郡外,但是那又怎麼樣?

他就是不要南宮胤見到謝蓁。

憑什麼?

他護著的人,千辛萬苦的護著,南宮胤一來了,他就什麼都要還回去?

南宮胤算什麼東西?

他就是不想要他們夫妻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