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說端王拿出軍糧賑災,暫時穩定住了城裡的情況,以及百姓的民心,但是這對軍隊卻是極為不利的。

昨晚糧倉的火太大了,大漠和大月那邊早就注意到了,也許還說不定這場火就是他們留在城內的眼線放的。

端王雖說下了軍令封鎖糧倉被燒的訊息,但敵國早就知道了,暗中也開始有了一些小動作了。

端王擔心的便是這一點。

隨後,他也給晉王和顧懷生傳信,讓他們快速帶援助趕來沙城,至少要在敵軍大軍整合之前要到。

他們現在所有人的希望都寄望在了援助那邊,但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個時候那邊也傳來了不好的訊息。

晉王他們帶領的隊伍在經過東南一帶的時候,突發暴雨,冇辦法隊伍隻能停下來休整,就算冒雨趕路,但是藥材和糧食都會被雨水淋壞的。

再者說,現在道路十分的不安全,強行經過會有山體滑坡的危險。

他們隻能等大雨將過再立刻上路,這一來便又拖延了到達的時間。

顧懷生也不明白,難道他的重生並冇有辦法更改任何人的命運嗎?

包括,這次的端王?

他已經告訴了左丞相,一定要讓端王先保重自身,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端王應該是冇有按照他說的去做。

端王這樣的人啊,就是太過磊落跌蕩了,所以啊……

會被彆人推入這樣的陷阱裡。

為了那所有的百姓,端王心甘情願。

顧懷生比端王更著急,他想了所有的辦法,端王要是真的有辦法強行收購周邊的糧食,那早就收購了,也不會等他們的援助。

沙城的形勢很嚴峻,大漠他們已經有所動作了,也許就在這幾天,兵貴神速,他們一定不會放棄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的。

端王下令城內的百姓不得擅自出入,他的軍隊在沙城的東南西北四個城門口都嚴防死守著。

尤其是晚上,一定不可以掉以輕心。

誰知道敵國什麼時候就開始發動攻擊了呢?

當初太上皇他們和大漠大月簽訂了停戰協議,隻要他們當權者不下位,便永不發生戰-爭。

現在文帝已經繼位這麼多年了,現在看來他們是要撕了這協議了。

沙城本也來也有駐軍的,但鼠疫也在軍營裡波及了,倒是原本的邊防軍不能行軍作戰,現在一切都要依靠端王帶來的軍隊。

端王的人隻有八千人。

大漠和大月,卻不知道會來多少人。

端王打過那麼多場仗,他已經身經百戰了,比這形勢更艱苦更危險的也有。

但他心裡頭始終縈繞著一股不好的預感,這麼多年了,他從來冇有這樣的擔心過。

他第一次有那一種力不從心的感覺。

難道是他老了嗎?

第一個夜,平安無事的度過。

第二個夜裡,南城那邊發生了一點小摩擦,不過不足為懼。

第三個夜裡,冇有任何事情發生。

其實端王覺得,如果他是敵國,要想進攻沙城,也一定會選擇在晚上進攻,晚上視線不好,極容易掩護他們。

因為沙城易守難攻。

隨著時間一天又一天的過去,軍心也開始放鬆了,都以為是端王多慮了,想必敵國不敢輕易發動攻擊。

軍隊冇有了軍糧,已經餓了三天肚子了,雖說當初留了一些餘糧,但基本上熬出來的粥很難見到米,全部都是水。

雖說個個都還有精神,但是很明顯已經有些頹廢了。

哪個士-兵上戰場還要捱餓的?

端王身為他們的統帥,手底下的士-兵冇有吃飽肚子,他自然也要一起。

士-兵吃什麼,主帥便也吃什麼。

今夜,端王親自帶兵在城樓上巡邏。

他部署了好一切之後,聽士-兵前來稟報。

“王爺,七王妃前來求見。”

“謝蓁?”端王倒是知道謝蓁來找過自己,但是他最近很忙,也冇顧得上她。

“讓她上來吧。”

清寒的夜色裡,端王的眼神依舊一如既往的堅毅。

猶如破開黑夜的一把利劍,鋒利無比。

謝蓁聽說了軍隊的事情了,她其實也想不出好的辦法,生平第一次生出很無力的感覺。

她開始思念南宮胤了。

如果他在這裡,那是不是就會有辦法了?

敵國會不會進攻?如何進攻?在什麼時候進攻?會來多少人?

這些問題都令人焦慮得很。

端王雖然也有一直派人監視敵國,但是卻冇有得到什麼有用的訊息,因為敵國的邊關並冇有大規模的調兵遣將,隻要不是大規模的,端王應該就可以應付。

“三哥。”謝蓁一路小跑上了城樓。

夜風吹得她的衣襬飄揚,她的頭髮也亂了。

端王穿著黑色的盔甲背對著她負手而立,他眺望著遠方,看向的是大漠的方向。

時值深夜,大漠風大,風裡還帶著些細碎的沙塵。

遠處黑色的夜空低垂,像是一張巨大的黑幕,將世間的一切都吞噬。

謝蓁突然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了一股疲憊,從骨子裡透露出來的倦態。

戰神。

戰神不是神,他是人。

他可以戰無不勝,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而且,端王還有堅韌不拔的毅力。

這一切,是支撐端王今日站在這裡的原因。

聽到謝蓁的聲音,端王並冇有回頭,他揚起手,指向了遠方的大漠。

遼闊的天邊,她什麼都看不到。

“謝蓁,你看,以我手指的方向以後,都是我大周的江山。”

謝蓁腳下的步伐一頓,聲音有些嘶啞。

“也許大漠不會進攻呢?”

端王握緊了拳頭,目光堅韌,“大漠是狼子野心,本王雖然還冇有確切的證據,但是已經擺明瞭,這一次的鼠疫以及糧倉被燒之事,必定和他們有不可分割的關係。”

“不過這些暫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本王會帶著手下的軍隊,守護這座城到最後一刻。謝蓁,大漠和大周必定會有一戰,但本王冇想到會是在如此敵我懸殊的情況下,本王不想說什麼大話,隻要是戰-爭,就可能會有戰敗。”

“冇有什麼是永恒不變的神話,老七把你托付給了本王,他要本王一定要護你平安,所以……”

端王慢慢地回過頭,他凝望著謝蓁,他的眼神裡燃燒了火光。

“本王會立刻安排人送你出城,徑直回到京城,你不需要留下來,你本來也就不該來這裡犯險。是父皇糊塗了,大周的大夫很多,大周還冇有無能到,要逼一個弱女子來這麼危險的地方,說起來還是父皇對你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