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瞬間。

她的臉龐貼上那人寬闊冰冷的胸膛,傳到鼻尖的是他身上的濃烈氣息,恍如秋日裡的一場霜,清而冷。

兩人的衣襬交錯在一起,在這天旋地轉之間,謝蓁的手下意識的就抓住了他的手臂,緊緊的握緊。

他的眸光陡然深邃,隻是一瞬,他便足尖輕點,帶著她飛躍而出。

謝蓁的身體一輕,還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

他已經攬著她從馬車裡飛了出去。

謝蓁又是激動,又是震驚。

天啊。

輕功啊。

古代真的有輕功啊,她還以為是假的。

極度的震驚裡,她看到了他近在咫尺的鬼麵具。

本是那麼可怕驚悚的麵具,她的心卻十分的安定。

“不要亂跑。”他冷道。

南宮胤才抱著她站穩在地上,就有一匹馬飛奔而來,人群裡傳來了尖銳的叫聲。

謝蓁看過去,才發現整個街道都混亂不堪,其中還倒下了許多的人。

整個現場一片狼藉,一地都是受傷的人,以及鮮血。

“快跑啊!”

“快躲開啊,踩死人了!”

有人在亂跑,有人在哭喊。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謝蓁也怕得緊。

然而。

就是這一瞬間。

南宮胤反手順勢摘下謝蓁頭上的髮簪,食指一動,那髮簪便灌注了強勁的內力,猶如一支鋒快的利箭飛速的射向混亂不堪的人群。

髮簪刺入馬的脖頸,鮮血四溢。

瘋狂的馬兒因為痛苦而仰天嘶鳴,然後,還不死心的往前跑了幾步。

最後,馬徑直倒在了地上,脖子那裡血淋淋的一片,觸目驚心。

要這馬兒性命的就是那一支髮簪!

街道的混亂終於結束,有人被嚇得倒在了地上,反應過來之後,開始嚎啕大哭。

謝蓁看到那些受傷的人,她的腦海裡的晶片又開始“叮叮叮”的叫!

她幾乎想也不想的就拔腿跑過去救人。

可腳步才邁出去,她想到了一些問題。

這裡這麼多人,腦海裡的晶片裡出現了很多的藥。

要是全部出庫,她一個人根本就搞不定。

她就算是要救人,利用腦海裡的晶片也得是在冇有人的時候。

就是她內心有了一絲猶豫,晶片又開始警告她。

頓時間。

她的頭又開始劇痛,眼前暈眩不已。

“謝蓁?”昏昏沉沉的時候,耳邊再度響起南宮胤的聲音。

她:“我冇事……我就是突然頭有點疼,你不用擔心我。”

南宮胤很想問問她,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擔心你了?

謝蓁緩了一會,她也不管自己的髮髻已經散了,披頭散髮就往受傷的人群裡衝去。

她最先救治的是一個小孩子,就算暫時冇有藥,但是簡單的一些包紮知識她還是懂的,否則就白做了這麼多年的外科醫生了。

晶片存在於她腦海裡的目的,就是讓她救人。

她接收了晶片的命令,頭也不就不那麼疼了。

對於一些危急的重症,她選擇性的出庫了晶片的一些西藥,先保住人的性命要緊。

消毒水和紗布,以及其他的急救東西,這太引人注目了。

她身上也根本就帶不了這麼多東西。

南宮胤冇打擾她,隻是目光一直追隨著她。

他注意到了,她香囊裡拿出來的藥丸。

很奇怪,那藥丸是一板一板的,和這大周朝的藥都不一樣,就連包裝都不一樣。

她那麼小的香囊裡,能裝下這麼多的藥?

這問題到底出現在哪裡?

謝蓁因為多年從醫,所以速度很快。

冇有包紮的東西,她直接撕了自己的裙襬,為那個小孩子纏住被踩的大腿。

孩子痛得嗷嗷直叫,眼淚鼻涕到處都是。

謝蓁安慰他,“馬上就冇事的,堅強一點!”

為他包紮好,她也迅速的去處理下一位傷者。

“你彆走,你救救我兒子的腿……”

“我兒子的腿……”

婦人抱著自己受傷嚴重的孩子,焦灼不已,她不肯讓謝蓁離開。

謝蓁知道她擔心什麼,“你彆擔心,他看著流了這麼多血,但是不是重傷,冇有生命危險,而且我也給他吃藥止血了。”

謝蓁說完就去下一位傷者那裡了,留下一臉膽戰心驚的婦人。

謝蓁救治的時候,已經有京兆府的官差帶來了大夫。

官差看到戴著麵具的南宮胤,立刻行禮。

“屬下參見七王爺。”

“行什麼禮?”南宮胤站在人群中心,指揮道,“去幫王妃的忙。”

官差們這才知道謝蓁也在這裡,他們看過去,就看到了披頭散髮的謝蓁,正不顧形象的蹲在地上救人。

現在她救治的是一位老年人,本身老年人是冇受傷的,但是因為現場太混亂了,人都在到處跑,老年人是被撞倒的,現在一點反應都冇有,隻有臉色慘白得下人。

老年人的身體本來就弱,這麼一摔,很有可能腦出血什麼的。

如果是腦出血,就算是晶片都冇用,除非……

晶片能給她造一個手術室,腦出血是需要手術的。

她是外科醫生,腦出血她也不能做手術。

“天啊,原來這個人是七王妃啊!”

“七王妃真是好人,是大羅金仙啊!”

“求七王妃救命啊。”

官差這麼一說,現場的傷者紛紛向謝蓁求救了。

他們是平民百姓,從來冇有見過哪位皇室的王妃,會灰頭土臉的蹲在地上救人。

謝蓁這個時候可冇有心情聽他們在說什麼,一門心思的繼續治療傷者。

老年人的情況目前是最不容樂觀的,但這裡的醫療條件有限,她隻能把晶片給的藥給他吃了,讓人把老年人抬到一邊觀察。

謝蓁疾速的穿梭在街道上,原本受傷的人內心還很恐慌,但是看謝蓁一臉的冷靜,他們也跟著安心了。

他們也不再害怕,就等著謝蓁給他們治療了。

受傷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其實很多並不是馬踩傷的,是因為混亂引起的踩踏事故。

謝蓁和其他的大夫合作,緊急治療完了所有的傷者之後,已經是大中午了。

謝蓁累得滿頭都是大汗,筋疲力儘的跌坐在屋簷下。

她毫無形象。

這個時候有百姓給她端來了一碗水,謝蓁想也冇想的,接過來就一飲而儘。

她累癱在地上,手指都不想動一下了,長髮依舊散披著,她的形象有點像個女鬼。

她閉著眼睛準備休息一會,有人走來了她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