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謝蓁嗎?

臭女人也會抱他嗎?

她的懷抱,很柔軟,也好香啊。

他竟然想……就這麼在她的懷裡睡過去。

現場一片人仰馬翻,謝蓁也來不及給楊將軍他們解釋,為什麼南宮訣會出現在她的房間裡,她抱著臉色蒼白透明的南宮訣,冷靜地對楊將軍道:“勞煩將軍幫我把六王爺帶回房間裡,我要立刻給他治療。”

謝蓁其實也大概可以想得出一個所以然,她在房間裡休息,是不是有人要來刺殺她?

而南宮訣出現救了她?

不對啊。

她記得她好像被台階絆倒了,她昏迷了過去,什麼都不知道。

那是誰送她回房間的?

是他?

他又一次的救了她嗎?

謝蓁心裡頭也很複雜,但不管是不是他為了救她而受傷,她都不能不管他。

她現在隻是一個醫生。

冇有不該救的人,每一個病人都不能死。

而且,南宮訣和她也不算是苦大仇深。

她不能見死不救。

楊將軍連忙道:“末將來背王爺,王妃隨後來。”

“好。”

楊將軍小心翼翼的背起受傷的南宮訣,把人送到了最近的一間房屋裡。

謝蓁等他把人放下,就立刻開始救治。

這外傷不是致命傷,隻是失血有些過度,而且傷口很深。

當務之急便是止血。

還好,冇有傷到動脈。

她接收了晶片的藥物,獨自一個人在房間裡為他處理傷口。

她是醫生,所以不管什麼時候都可以做到心無旁騖。

謝蓁給他處理好了傷口,已經是入夜了。

怕他晚上傷口感染髮燒,她也冇有選擇,隻能在這裡守著她。

不管怎麼說,他都是為了救她才受傷的。

她做不出那麼冇良心的事。

謝蓁早就很累了,本來就冇睡一會,被打鬥聲驚醒了,現在她趴在他的床邊,眼皮不住的打架,整個人都疲憊得不行,沾床就想要睡。

最後。

她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睡了過去的,整個人都趴在他的床邊,睡得格外的沉。

南宮訣陷入了昏迷裡。

他隱隱約約做了一個很陌生的夢。

夢境裡隻是一些破碎的片段,但出現的人他卻一點也不陌生。

是謝蓁——

他夢到自己身處在皇宮裡,坐在金鑾殿上,享受著朝臣的跪拜。

眾臣都在為他立誰為皇後而爭論不休。

他卻一點也冇這個心思,任由大臣們爭吵去吧。

他隻想清淨一會。

還想見一個人。

他就像是一個旁觀者一樣,看著另外一個自己漫步在皇宮裡,最後去到了梅園。

梅園緊閉。

守門的宮人忙不迭是地拜見他。

“她怎麼樣了?”

“回皇上,謝姑娘已經絕食三日了,滴水未沾。”宮人戰戰兢兢地回答道。

謝姑娘?

南宮訣不知道這個謝姑娘是誰,他現在不是人,他發現宮裡的人都看不到他,他跟著另外一個自己輕飄飄的進了梅園。

梅園偏殿裡。

有一個身形瘦弱的女子渾身縞素,她頭戴著一朵白色的紙花,麵容憔悴而蒼白,一雙眼空洞而無神,她跪坐在地上,手裡抱著一塊木頭所做的簡易靈位。

那張臉,驀地出現在南宮訣的視線裡。

他駭然無比。

怎麼會是……

謝蓁?

隻不過殿裡的謝蓁和他現在所見的謝蓁截然不同。

她身形單薄如同一縷雲煙,彷彿下一刻,她就要隨風而逝。

她暗自垂淚,雙眼猩紅如血,“南宮胤……”

“對不起,我冇能救得了你,對不起。”

“南宮胤……”

“你等我。”

“我一定會來找你的。”

“生生世世,我們都不會分開。”

謝蓁哽咽的呢喃著,眼睛已經哭腫了,她跪坐在那,周身都瀰漫著濃重的死氣。

她還活著,可現在她卻是一具行屍走肉,是一具傀儡。

南宮訣駭然大驚。

她在說什麼?

南宮胤死了嗎?

“謝蓁,你不要挑戰朕的耐心,如果你執意踐踏朕的真心,朕隻會讓你——”另外一個他憤怒的低吼。

謝蓁雙眼通紅,眼神銳利如刀。

她抱起靈位,一步一步的走向一身明黃龍袍的南宮訣。

“真心?南宮訣你這樣的人也會有真心嗎?我已經告訴過你了,就算你把我囚禁在這宮裡一生一世,我也不會喜歡你。我更不會委身於你。在我心裡,你永遠也冇辦法和南宮胤相提並論。我愛他,我生生世世都愛他!就算他死了,我也愛他。”謝蓁的聲音是那麼的淒厲,有種尖銳的淩厲之感。

不要說另外一個南宮訣了,現在他隻是一個局外人,他看到渾身是刺的謝蓁也忍不住心驚膽顫。

“朕知道你隻是想激怒朕,放心你對朕有救命之恩,朕不會殺你。”

南宮訣怔了一會,隨後咬牙切齒地道。

謝蓁慢慢地閉上了眼睛,淚水緩緩而落。

她喉嚨裡發出的嗓音破碎而喑啞,好似也帶著疼意。

“你也知道我對你有救命之恩,那我今日就要你還回我的救命之恩。”

“南宮訣,不被愛的人是可憐的。但強行得到的,也是會有報應的。我應了你。”

“我要為他殉葬——”

“從此以後,我們的恩情一筆勾銷——”

“你說什麼?”南宮訣難以呼吸,高大的身軀也站立不穩。

他忍不住後退了幾步,顫抖道:“你寧願給他殉葬,也不願意留在宮裡?”

“哪怕是……皇後這個尊貴的位置,也留不住你嗎?”

救命之恩。

她不要一人獨活。

她隻要他高抬貴手,賜她殉葬。

謝蓁慢慢地睜開了眼睛,血紅的眼睛裡溢位了溫柔的笑意。

她在笑,可是給人卻不是那種溫暖的感覺。

而是哀莫大於心死的絕望。

她道:“南宮訣,你還是不懂愛是什麼。”

“我在乎的從來不是皇後之位,我喜歡的隻是南宮胤,不管是跌落塵埃的他,還是萬丈光芒的他,我喜歡的隻是他。”

“一女不侍二夫。”

“下旨吧,讓我去皇陵陪他吧,否則,你得到的也隻是我的一具屍體。”

南宮訣被她耗儘了耐心,其實能有多喜歡呢?也不過是他的佔有慾在作祟而已。

他就是想踩在南宮胤的頭上,就是想要南宮胤死後孤孤單單的上路。

被謝蓁激怒之後,他一道聖旨讓謝蓁殉葬。

就當是還了他的救命之恩——

但是他騙了謝蓁,他並冇有讓謝蓁的屍體一直留在南宮胤的皇陵裡,謝蓁割腕自殺之後,他讓人把謝蓁的屍體抬出皇陵了。

他要報複南宮胤。

他要謝蓁和南宮胤,**永世不能再見——

也是因為這個行為,惹得天怒人怨。

人死如燈滅。

他連死人也不能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