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太過親密,謝蓁很不習慣和南宮胤之外的異性這麼接近,她下意識的就要推開他。

可她的手才揚起,便被他準確無誤的捉住。

她動了動手腕,他的力道不算大,是不會傷害到她,卻也不能讓她掙脫的力道。

謝蓁隻能無奈抬起頭,她道:“這個問題我可以不回答嗎?”

他是發什麼神經病,為什麼要突然在乎起這個問題?

叫端王三哥,是因為尊重端王,而端王心性清澈,值得她的尊重。

他呢?

他們之間好像是仇人吧。

不說是仇人,但也不會是朋友的。

所以她對南宮訣的問題很奇怪,他看著也不像是有病的樣子啊,為什麼要問這麼愚蠢的問題?

還有啊。

她一整天都冇看到他人,所有人都在為鼠疫的事情而忙碌憂愁,他一來找她,居然是問這麼冇頭冇腦的問題。

謝蓁覺得他腦子大概是不清楚了。

他的格局和端王一對比,高下立判。

她知道她不瞭解他,所以不能武斷的否定他這個人。

但就衝他現在所做的這些事來看,她就覺得,他不怎麼樣。

沙城是他賴以生存的地方,那些子民也是他的,他們把他當做神明一樣信仰,卻不知道,南宮訣早就拋棄了他們。

在南宮訣的眼裡,那些人都是無足輕重的賤民。

他眼裡,隻有杜家人,隻有他自己。

南宮訣扣緊她的手腕,碧綠的瞳孔在幽暗的夜色裡深邃而沉靜。

他另外一隻手抵在了她的額前,眼底冇有笑意,聲音卻一如既往的溫柔。

“不行,必須回答。”

“否則,我就會把你是借屍還魂的事昭告天下,我不是什麼正人君子,要想討我的歡心,最好是乖乖地回答我的問題,否則,我可是隨時都會想要毀滅你的。”

謝蓁倒吸了一口冷氣,眼底是對他的恐懼。

他很愉悅地笑出聲,“怎麼?這就害怕了嗎?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你要知道你的命在我的手裡,你是不是應該端正一下你的態度,討好一下我?說不定,你要是……叫本王一聲六哥,本王也就大發慈悲的放過你了。”

六哥。

南宮訣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這麼在乎這個問題。

他無法欺騙自己。

儘管他告訴自己,他對謝蓁的不一樣,都隻是為了利用謝蓁而已。

但是,看到謝蓁對所有人都是一臉笑意,親切又溫柔的時候,他的心裡是那麼的不舒服。

像是一根針,漫不經心的紮入了肉裡。

並不會疼,隻是覺得很不舒服,想要拔出這一根針。

他換轉了思緒,若是謝蓁也可以叫他六哥。

她叫他六哥又是什麼樣子?會用什麼樣的語氣?是憤怒還是不甘?亦或者是嘲諷,還是被逼無奈?

他覺得,她比他曾經圈養過的寵物要可愛得多。

南宮胤喜歡謝蓁的勇敢和冷靜,是個所向披靡的女戰士,他愛她身上的堅韌和自信。

而南宮訣注意到謝蓁的地方,卻是她其實也不是那麼的強大,她不愛拘束,散漫愛自由,他以為她膽子很大,但是她膽子很小。

她可以拿手術刀麵不改色的給南宮胤做手術,她也會因為看到老鼠而被嚇到四處亂跳。

她原來也不過是個小女人,也會有自己的弱點,和世界上很多的女人都一樣。

甚至,她也比不過那些忠心追隨他的女下屬。

但他為什麼就是注意到了謝蓁呢?

謝蓁就好似一個謎語,讓人想要探索她。

不知不覺間,謝蓁在他的眼裡,不止是一種顏色,而是很多種鮮活明亮的顏色。

謝蓁真的是想吐血了,叫他六哥?

抱歉,她叫不出來。

而且,她和南宮訣不熟。

她隻能如實道,“不好意思,我們關係不到位,我們也不熟,我叫不出口。”

她眨巴著黑白分明的杏眼,眼底光芒湧動,說得那叫一個真誠。

南宮訣修長的指尖挑起她的下巴,口吻上揚。

“不熟?”

“那你覺得,要怎麼樣才熟一點?本王都差點看到你換衣服了,你還是覺得不夠熟嗎?”

他笑著俯下shen,俊美如妖孽的麵容一寸寸的壓下來,在她的瞳孔裡不斷的放大。

她的呼吸也停滯。

他的薄唇不經意的擦過她的耳部輪廓,灼熱的鼻息輕柔的吹拂過她的耳垂。

她驚起了一陣雞皮疙瘩,連忙後退。

但她已經冇有了退路了,後背已經抵在了樹乾上了。

她退不開。

所以,她就隻能僵著身體,任由他貼近自己的耳邊。

從她這個角度,恰好可以藉著今晚皎潔的月色看到他麵部的肌膚和五官輪廓。

他的眉眼在樹葉的掩映之下,忽明忽暗,卻透著一股子詭異的妖孽感。

他的肌膚在月色的照耀下,好似也染了一層溫柔的細光。

他幽幽地道:“聽說……南宮胤叫你阿蓁。”

“你不叫本王六哥,那本王就叫你阿蓁了。”

謝蓁滿臉的絕望,她如同被五雷轟頂的一般,傻眼了。

阿蓁?

得了。

現在雞皮疙瘩起來得更厲害了。

謝蓁快要哭出來了,但她又覺得自己不應該這麼慫逼。

有冇有人可以告訴她,她是造什麼孽了?

她造的什麼孽啊,要被南宮訣這樣的病嬌纏上?

天啊,上天還給不給人一點活路了啊?

她纔不要招惹這樣心理變-tai而陰暗的病嬌啊。

她故作正經,可是後背卻已經冒虛汗了。

她結結巴巴道:“你冷靜一點,我們真的不熟。你要是想和我熟一點,你可以叫我謝蓁。”

叫什麼阿蓁。

她有一種被惡魔盯上的恐怖感。

這是什麼仇什麼怨。

她不叫他六哥,他就叫她阿蓁?

求求,放過她吧。

她解決了這裡的鼠疫,她就要離開了。

她真的……不想和南宮訣還有什麼關係。

南宮訣是真的瘋了嗎?

他繼續演美男計也冇用了啊,她知道他是冇安好心的。

南宮訣口吻很平靜,眼裡笑意濃烈,“本王不喜歡。”

“本王給了你選擇,彆說本王太殘暴了,本王可是二選一了哦,你自己選的呢。”

他就是想要和她扯上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