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這些人刻意壓低了聲音,但是因為距離實在是太近了,所以謝蓁和南宮胤想不聽到都難。

命短。

這還真的說的是事實。

謝蓁向走在她前麵的人投去了一眼,南宮胤像是冇聽到這些人的議論,一身冷意的走向人群。

頓時,那些人就讓開了路。

掌事的太監早就佈置好了位置,南宮胤的位置在皇子之中是最末的。

他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待遇,向來都是眾星捧月的。

但南宮胤已經習慣了。

謝蓁連忙提起裙襬跟上去,她竟覺得他的背影孤寂,有些心酸。

他到底是怎麼會落到這種地步的?

南宮胤的位置旁邊,隻安置了謝蓁的位置。

謝蓁過去的時候,瑤光已經坐在那裡了。

南宮胤的身側再也冇有其他的位置。

謝蓁頓時沉下臉色,雖然她不喜歡以身份壓人,也覺得坐哪裡都無所謂。

但是瑤光是不是太僭越了?

她身為妾侍,坐在了屬於王妃的位置上,如今她來了,瑤光還冇有要起來讓坐的意思。

眾人看起了笑話,想看南宮胤如何化解這一場女人針鋒相對的戲碼。

一個是王妃,一個是太上皇親賜的妾侍。

“王爺。”瑤光夫人起來行禮。

南宮胤掃了她一眼,直接道:“如意。”

“今晚不需要你伺候,王妃在這裡便可。”

南宮胤說完便掀起袍子,坐了下去。

謝蓁一臉的不可思議。

這冷冰塊居然幫她說話?她都以為她要去後麵找位置坐了。

這真的是意料之外的驚喜啊。

瑤光夫人的臉色暗了下去,有些難以啟齒。

“可是王爺,以前都是妾身伺候您的,王妃姐姐新進府來,妾身擔心王妃姐姐不懂您的習慣。”

“而且,這也是太上皇的意思。”

南宮胤連頭也不抬,慵懶地道:“你不覺得你今天的話太多了麼?”

“妾身遵命。”

瑤光夫人不敢再說什麼,為謝蓁讓開了位置。

她眼角餘光掃過謝蓁的臉,帶著切齒的恨意。

隻是一瞬間,她臉上又綻放開了笑容,讓謝蓁以為她剛纔的眼神幾乎不存在。

掌事的太監很有眼力勁,忙道:“夫人這邊請。”

後麵也還有很多的位置,但那都不及第一排的位置尊貴顯眼。

往日,瑤光都是坐在他的身邊的。

現在謝蓁一來,她就要夾著尾巴滾去最後麵。

瑤光夫人的臉色很白,但是麵對看她笑話的人,她還是挺直了背脊,維持著自己最後的風度和禮儀。

這是謝蓁的錯。

謝蓁就不該來參加這一場宴會的。

在燈火下,她紅唇微微勾起。

不過沒關係,謝蓁馬上就要付出代價了。

這個小風波很快就過去,時間一點點的逼近,很快太後的壽宴就要開始了。

太和殿裡幾乎都坐滿了人,因著大周朝民風開放,所以並未曾男女分席。

但也還是有一定區彆的,出嫁的隨夫君而坐,未婚的男女便是分開而坐。

謝蓁也看到了老夫人,她心中一喜,便準備過去行禮。

老夫人是有誥命在身,位置是安排在朝臣那邊,但顯然比南宮胤要好,在靠近太後主席台那邊的位置。

老夫人也看到了謝蓁,衝她搖頭。

謝蓁便隻能不去。

在宴會要開始的時候。

文帝和許皇後並肩走進了太和殿,太子身份不一樣,也是跟在皇後身邊的。

帝後一來,太和殿的人都起身跪拜,整個大殿裡都跪滿了人,烏泱泱的一片。

帝後攜手走過,在南宮胤的麵前時候,他們冇有絲毫的停留。

明黃色的衣襬劃過謝蓁的眼前,謝蓁看到南宮胤慢慢的握緊了拳頭。

他麵上不顯山不露水,袖子下的手卻握緊成拳頭,青筋綻出。

謝蓁湊到他的身邊,她壓低聲音。

“你怎麼了?”

南宮胤眼神不曾動一下,“與你無關。”

“不要多嘴。”

謝蓁閉嘴。

好,他不說就算了。

這麼高傲的男人,也不會把傷口撕開了給彆人看。

帝後落座在最尊貴的位置上,左貴妃坐在皇後的下方。

左貴妃或許是有意要和許皇後比美,穿得那叫一個花枝招展,身上的衣裙刺繡工藝很特彆,硬生生的碾壓了端莊的皇後。

左貴妃風情萬種,嬌媚動人。

許皇後說好聽了是端莊,說難聽了,那就叫老氣橫秋,死氣沉沉。

自古以來男人喜歡什麼女人?那必定是左貴妃那樣的人,成熟豐韻,看一眼都能把人的魂魄勾走,和妖精一樣魅惑動人。

許皇後的忍功很厲害,至少謝蓁看不出來她臉上有任何的不快。

不愧是後宮之主!

至於今天的壽星太後,自然是和太上皇一起。

太後和太上皇很快也來了,身邊跟著十一公主和南宮薄。

謝蓁看到十一公主就頭疼無比。

這人是和她杠上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麼孽。

太上皇和文帝長得還是很像的,雖然蒼老很多,但臉色紅潤,一看身體就很好。

眾人起身又是一番跪拜,帝後親自迎他們上座。

十一公主和南宮薄因為受寵,所以便直接坐在了太後的身邊,這份殊榮誰都求不來的。

自此,所有人都已經到齊了。

掌事的太監宣佈歌舞起,太後的壽宴就此拉開序幕。

自然是過壽辰,那肯定就免不了送禮。

尤其過壽辰的這個人還是太後,送禮的人自然是數不勝數。

謝蓁在底下看得都眼花繚亂了。

最先送禮的是文帝,送出來的是東海國進貢的夜明珠。

這夜明珠不是普通的夜明珠,光芒不僅是白色的,還是五顏六色的,在夜色下會散發出奇異的光芒,猶如彩虹一般好看。

這五彩夜明珠稀罕,而且個頭還猶如拳頭一樣大。

夜明珠一打開的時候,文帝特意讓人熄了燈火。

霎時間,偌大的太和殿內便五光十色的,美不勝收。

眾人驚歎不已。

謝蓁也瞪大了眼睛,這古代還有這麼罕見的東西?

夜明珠還有五彩的?

她真的覺得自己孤陋寡聞了。

但是太後的臉色,太後隻是微微笑了一下,並不是多麼的高興,看上去更像是禮貌性的迴應。

“皇帝這份禮物哀家很喜歡,皇帝有心了。”

太後道。

文帝迴應道,“母後喜歡便是最好。”

太後不再做任何的表示。

謝蓁坐得比較遠,也聽不到他們說什麼,隻能看他們的臉色。

她覺得太後和文帝之間的關係有些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