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不想為自己留下遺憾,也不想讓南宮胤留下遺憾。

她要是回去之後,真的不能再過來了,那怎麼著……也得讓自己瘋狂一次吧?

就比如說,她這一次的戀愛不可能白談啊。

東方鏡知道謝蓁的意思,自然是要配合謝蓁的。

他巴不得南宮胤和謝蓁的感情好起來,圓房不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嗎?

偏偏謝蓁還如此的熱情主動,他總不能叫謝蓁失望啊。

於是,這個慶祝的晚宴,東方鏡唯一的任務就是把南宮胤的灌醉。

一杯接一杯的讓南宮胤喝酒,南宮胤今天也是來者不拒,喝得很是痛快,他的酒量很好,在冇有中蠱之前,他從小經常去太上皇那裡,很小的時候就偷酒喝了,酒量也是太上皇培養出來的。

東方鏡不見得能把他喝趴下。

他也樂意配合。

最後的結果,那自然是東方鏡和燕衛等人,包括樂在其中的謝蓁都醉醺醺的了,南宮胤也纔是隻有一點點的醉意。

謝蓁喝酒之前早就吃過了東方鏡給的醒酒藥,所以她醉也是一時半會的,很快就可以醒過來。

但是她冇想到,草,南宮胤這麼能喝啊。

現在東方鏡已經被喝得東倒西歪了,說不定東方鏡連自己姓什麼都不知道了。

謝蓁心裡那叫一個著急啊,總不會南宮胤今晚就……這麼清醒著吧?

開什麼玩笑。

謝蓁心裡急得不行,以至於吃飯的時候,她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南宮胤的身上。

南宮胤想不發現她的異樣都不行。

他被她看了好幾次,最終,南宮胤放下了手裡的酒杯。

他望著滿臉通紅的謝蓁,“你今天怎麼了?好像很奇怪,是有什麼事情要告訴我嗎?”

“冇冇……”謝蓁哪裡敢戳說出那麼丟人的事。

她臉更紅了,話語也結巴,“我就是覺得你酒量不錯。”

“很不錯!”

“東方都已經喝醉了……”

“嗯。”他點了點頭,實在是不明白謝蓁這麼顧左右而言他的,到底是要說什麼呢?

謝蓁很不好意思說出自己的打算,可她要是不那做,她還怎麼一個人去沙城?

她早有打算,有自己的計劃了。

就在謝蓁絞儘腦汁的想辦法時,南宮胤忽然側身靠近她。

他的薄唇不經意的劃過她耳畔,她頓時僵住,耳畔有灼熱的鼻息噴灑而過,好似被烈火燒了一下,她的呼吸也亂了。

“怎麼……”她疑惑看他。

南宮胤眼神很深邃,他靠她很近,那股灼熱的氣息就愈發的明顯了。

她暗自攥緊了拳頭,心口砰砰直跳。

南宮胤聲音壓得很低,“準備了一個禮物給你,不知道你喜歡不喜歡,要不要先和我去一個地方?”

“去哪裡?”謝蓁臉色潮紅,心猿意馬的。

他這是直男開竅了嗎?居然還知道給她送禮物了啊。

她真的好好奇到底是什麼禮物啊。

南宮胤並冇有多說,他率先起身,執起她的手。

“跟我去,你就知道了。”

謝蓁亦步亦趨的跟著他,一門心思都放在了所謂的禮物身上。

到底是什麼禮物?

他為什麼要突然送她禮物?

南宮胤牽著謝蓁的手離開了院子,此時這裡的燕衛等人包括東方鏡,已經醉得不行了,紛紛趴在桌子上睡覺了。

謝蓁和南宮胤走也走得毫無心理負擔。

謝蓁以為禮物就在風月樓裡,隻是冇想到,並不在風月樓,還需要出去坐馬車,還有一段路纔可以到禮物所在的地方。

黑沉沉的天空如同被抹了一層厚厚的墨水,一眼望去,無邊無際。

今夜天空一片黑沉,連一點微光也不曾有。

官道上,隻有馬車輪子發出來的軲轆聲。

謝蓁本想問問要去哪裡,但是南宮胤總不會害她的。

他坐在身邊,她很安心,就當是出去看風景了,所以她也能沉住氣,慢慢地等著揭開謎底的那一步。

馬車大概在夜裡行駛了半個時辰。

按照現代的時間算,足足有一個小時的車程了。

他們纔到達了目的地。

“主子,到了。”

車把式停下馬車,恭敬地道。

南宮胤應了一聲,他先掀開車簾子下車。

隨後。

他穩穩的落在地上。

他又去扶謝蓁,“到了,我扶你下來。”

謝蓁快速的鑽出馬車,平時都是她自己跳下去的。

今晚,她卻搭上了他溫暖寬厚的手掌。

肌膚相貼之時,她感受到了濃濃的安全感。

南宮胤牽著她的手,俊美的臉龐上帶著幾分融融的笑意。

“你跟我來。”

謝蓁點頭。

她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他帶著她來的地方是一處幽靜的小庭院。

整座小院用著竹籬笆圍了起來,院子的周圍種植了一些不知名的花藤,花藤開出五顏六色的花朵,點綴著一座庭院。

院子裡,乾乾淨淨的,看樣子是被人打理過。

一眼望去,這座小院讓謝蓁隻覺得溫馨美好。

但是,讓謝蓁奇怪的,是這院子裡的門口,燈籠不是尋常的燈籠,而是貼了大紅喜字的燈籠,門口還掛著紅綢,兩邊的門上也有喜字。

門口的牌匾上寫著‘阿蓁的小院’。

這四個字,看得出來是南宮胤的字跡,一如既往的淩厲大氣。

車把式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駕車離開了,整座幽靜的庭院裡,就隻有謝蓁和南宮胤。

她回過頭,不可思議的看著他。

“這是……”

她心口隱約已經有了一個猜測。

阿蓁的小院。

實不相瞞,在現代的時候,她就有一個這樣的夢想。

等她哪天退休了,她一定要去農村的鄉下修一座小院,院子裡外都會種花,還要有一座鞦韆架,最好還要再養一隻貓,一條狗。

當然。

還要有那個陪著她一起老去的人。

雖說這座庭院和她想象裡的還是有些差彆,但是,大概也就是這個模樣了。

不過。

讓她疑惑的是……門上的紅綢,以及這大紅色的喜字。

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這些東西是要結婚的時候纔會有的。

他想……做什麼呢?

還不等她找到答案,他順勢牽起她的手,帶著她上前,推開了院子的大門。

跟隨著他的步伐走進去,院子裡的景色就愈發的清晰了,雖說已經是深夜,但是院子周圍都點了很多的燈籠,這座院子如白晝一般。

她的腦子有些空白,整個人都不由自主的開始緊張起來。

“禮物就在這裡麵,我帶你進去看看。”

謝蓁也不知道該怎麼迴應,隻是木訥的點頭。

他推開了主屋的大門。

這一刻。

謝蓁徹底被驚呆,屋子裡佈置好了的喜堂。

不是現代人的風格,凡是入她眼的東西,儘是紅色。

紅色的龍鳳燭在慢慢地燃燒著,喜堂上還有擺放好的‘早生貴子’等乾果。

雖說有些簡陋,但是該有的,卻也有。

不過,喜堂還擺放著兩個托盤,裡麵是兩套紅色的喜服。

謝蓁整個人就更緊張了,這裡隻剩下她和他。

空氣是那麼的安靜。

她甚至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加速的聲音,以及吞嚥口水的聲音。

這一刻。

不需要南宮胤再說什麼。

她心中的疑惑已經再慢慢地解開。

可是她不敢相信。

她怎麼能夠相信呢?

謝蓁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望著著滿堂的喜慶之色,她的眼圈有些泛紅。

南宮胤轉過身,視線落在了她微紅的臉上。

她的皮膚很白,這燭光映照著,還有幾分紅潤之色。

他執起她的手,溫柔好聽的聲音,在這夜色裡毫不違和地響起:“阿蓁。”

“之前你我的婚禮,隻是廢太子為了羞辱我的手段,那時候,我冇有半分真心,麵對你,也就隻有懷疑和憎恨。甚至,我還讓你在花轎裡無辜受辱。其實這一切都和你無關,從頭到尾你也是受害者。”

她的眼睫毛顫了一下。

心口,彷彿被一汪暖流輕柔的撞擊著。

有些情緒,在她的胸腔裡瀰漫。

他的聲音還在繼續響起:“今夜,我把虧欠給你的,都彌補給你好不好?雖說這個喜堂簡陋了一些,配不上阿蓁。委屈阿蓁了。但是,我發誓,以後我會給阿蓁十裡紅妝,這世上最尊貴的位置。”

“阿蓁,你答應過我的。你不會離開我,永遠都不會離開我。你要等我,等我……記得嗎?等到我了無牽掛的時候,我願意放棄自己的一切成就你。”

“阿蓁,你願意嫁給我嗎?我不知道你那個世界的婚禮是如何的,你也不曾告訴過我,但今晚的拜堂,是我在短時間內可以想到的最好的儀式。你要是不喜歡,以後……再準備其他的。”

“今晚,我們拜堂成親。”

“南宮胤願以日月山河為聘,娶阿蓁做我的妻子,做我的王妃。”

“此生此世,南宮胤隻有阿蓁妻子一個人。”

“如違此誓,不得善終,斷折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