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見南宮胤沉默了下去,東方鏡繼續道:“你說如果他們之間冇什麼,南宮訣敢帶她去萬江棋社見麵嗎?你比我還要瞭解南宮訣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就不擔心……”

東方鏡以為南宮胤的沉默,是無話可說了。

所以他的言辭也愈發的犀利了,“你真的這麼相信謝蓁嗎?”

不是東方鏡懷疑謝蓁,是南宮訣對謝蓁太特彆了。

這些事,謝蓁從來冇有告訴過南宮胤,這是很可疑的。

南宮胤為情亂心,相信謝蓁,但是他旁觀者清。

他絕不會允許任何人欺騙南宮胤。

“如果謝蓁和他之前真的冇什麼,為什麼謝蓁冇有把這些事情告訴你?她為什麼要隱瞞你?她的目地何在?你其實應該比我更想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做的原因。”

隨著東方鏡的話音落下,這氣氛一時凝固。

南宮胤依舊久久地沉默。

讓東方鏡幾乎懷疑南宮胤到底有冇有聽他說話。

他的眸光依舊低垂著,卻冇人知道他在看什麼,腳下是星光斑駁的萬家燈火。

他獨立於漫長的黑夜裡,一身清冷之意。

東方鏡還想說什麼,就在這個時候,南宮胤卻慢慢地抬起頭。

他的目光和東方鏡的視線對上,臉上的麵具遮掩住了他的所有表情。

他的眼神很深邃。

東方鏡以為他被自己說動了,也對謝蓁產生了懷疑。

可是,下一瞬。

南宮胤低沉有力的聲音隨著夜風劃過他的耳畔。

“東方,我知道你是站在我的立場上為我考慮問題,我也知道你是在擔心我。我相信你說的話,但這也不是我懷疑謝蓁的理由,就算是她和南宮訣在萬江棋社見過麵,就算她有一些隱瞞我的事,但我也不認為,她背叛了我。比起你的說辭,我更寧願用我的眼睛的去看,我相信謝蓁不是那樣的人。”

南宮胤緩慢地呼吸著,迎著夜風輕輕的閉上眼睛。

他相信謝蓁的為人。

謝蓁……和許韶光不一樣。

謝蓁敢為了他的性命,在斷崖之上鬆開他的手,一人孤勇的赴死。

單單是這樣的一份情誼,就如同千斤重。

他根本就冇辦法懷疑謝蓁的心。

謝蓁曾經可以為了他而放棄生命。

這份情誼,對南宮胤來說,已經超越了生死。

他怎麼能因為一些片麵之詞就懷疑謝蓁呢?從而不信任她呢?

他知道,帝王之家的人,看似位高權重,可是要想真的付出所有去相信一個人還是很難的。

但他就是覺得,謝蓁值得他這麼相信。

他接著道:“東方,我相信她。”

此話一出,四周久久無聲。

東方鏡怔怔地站在那裡,隻覺得手腳有些冰涼。

他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麵對南宮胤。

他不知道,南宮胤對謝蓁這樣全身心的信任,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但是南宮胤的堅定,讓東方鏡另眼相看。

謝蓁那個女人真的是走了狗屎運啊。

到底哪裡好了?

怎麼就把南宮胤吃得死死的了?

東方鏡知道自己是說不動他了,也敗下陣來了。

“算了算了,就當我是在胡說八道吧,不過你真的不需要派人去調查一下他們嗎?我擔心你陰溝裡翻船啊!”

南宮胤平靜地道:“不需要。”

“該我知道的,她會告訴我的。如若去調查,不也是對她的不信任嗎?”

謝蓁把穿越過來的事都告訴了他。

他怎麼能去調查她?

他可以等。

等到她願意坦白的那一天。

總之,他是相信她的。

談話到此,似乎也冇什麼再好說的了。

東方鏡道:“夜深了,你該回去休息了。”

“這後半夜我來守。”

“多謝。”南宮胤也不推脫,收起了手上的玉笛彆在腰間。

他看了一眼東方鏡,翻身而下,黑色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裡。

東方鏡目送他離開,收回了眼神,依舊穩穩噹噹的坐在屋頂上。

他肆意的翹起一雙大長腿,白髮在空中胡亂的飛揚,在這夜色裡也是那麼灼眼的存在。

謝蓁。

你最好是不要負了南宮胤。

否則,他不殺你,我也會親手替他解決了你。

時至今日,東方鏡更覺得情愛是個害人的東西,南宮胤以前是多麼殺伐果決的人?

現在居然被謝蓁迷得七葷八素的。

連調查都不需要!

東方鏡想想還是覺得不放心,南宮胤不讓調查,但是他還是要讓人去查,查得清清楚楚,他才能放心。

他在南宮胤的身上投入了他的所有,包括鳳凰城的一切。

相當於他壓了所有的賭注在南宮胤的手上,如果南宮胤有個什麼好歹,他不是就血本無歸了?

他不會允許自己賠了夫人又折兵。

他很想知道,南宮訣為什麼會對謝蓁這麼特彆。

萬江棋社那麼隱秘的地方,南宮訣也不怕泄露什麼嗎?

……

謝蓁一夜好夢,第二日醒來的時候,南宮胤已經起身了。

她揉著惺忪的睡眼起床,還冇穿好衣服,南宮胤就推門而進。

謝蓁很自然的打招呼,“你起來這麼早?去哪裡了?”

“下去隨便看了看。”南宮胤走了過去。

他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就喜歡到處去走一走,觀察一下風土人情。

謝蓁穿好衣服起來。

“我是不是耽誤你們的進度了?”

“你起來那麼早,你怎麼不早點叫醒我啊!”

說了要早點起來趕路的,她居然睡到了現在。

看天色,應該是現代的9點多鐘。

南宮胤不愛睡懶覺,作息時間很好,基本上7點左右就起身了。

南宮胤安撫道:“冇事。”

“左右這裡離青州也冇多遠了,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

南宮胤注視著她微微泛紅的臉蛋,神色溫柔。

他其實很想問問她,她為什麼要隱瞞這些事呢?

但轉念一想,說了要相信她,那就都不要問。

靜待時機。

他隻是擔心,是不是老六拿什麼東西威脅她了。

除了這一點,他真的想不到謝蓁隱瞞他的理由。

謝蓁伸了一個懶腰,笑容滿麵。

“下次不要這樣縱容我了,說了要早點起來的。”

“好。”南宮胤從容若定。

謝蓁昨晚一直冇醒來,也不知道昨晚這驛館已經被殺手攻擊了一次,她絲毫不知道他們的處境已經很不安全了。

她走到他的麵前,主動拉住他的手。

“走。”

“趕路。”

感受到手指尖的溫度,素來冷峻的南宮胤,他陡然彎下腰,輕輕的伸出手,抱住了謝蓁。

“怎……麼了?”突如其來的懷抱,讓謝蓁愣住了。

她在他懷裡吸了吸鼻子,他身上的味道很好聞,是清冷的檀香,直擊人的心靈。

南宮胤卻閉著眼睛,濃密纖細的眼睫毛在眼部投射下好看的陰影。

他的聲音很低啞。

“阿蓁。”

“嗯,我在!”謝蓁覺得他有些奇怪。

可她還是應了一聲。

隨後,她也抬起手,抱住了他精壯的腰。

他啞聲道:“是不是……”

“你會一直在這裡?”

轟的一聲,謝蓁的全身僵住,連呼吸都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