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眼裡帶著深沉的笑意,今日的南宮胤,整個人都變的明亮起來,往日身上的那一股深淵般的死亡陰沉氣息也消失不見。

今日他如皓月淩空,出塵俊朗。

謝蓁吃驚的瞪大雙眼,她隻是愣了一會。

隨後樂不可支。

“你低頭,我想要和你說悄悄話。”她偷笑。

南宮胤以為她真的要說話,他便聽話的低頭。

可也是低頭的那一瞬間,狡猾得像狐狸的謝蓁,她踮起腳尖,塗了胭脂的紅唇,就那麼貼上了他的白色麵具。

吧唧一口。

麵具上就印了唇脂的紅色,而且很明顯看得出來就是一個唇印。

南宮胤心神盪漾。

謝蓁掀起了嘴角,得意洋洋的道:“不許擦,聽到冇有?”

“隻許你偷襲我,不許我偷襲你呀,南宮胤……你就這樣陪著我去散步消食吧。”

她內心狂笑,他幸好是戴著麵具的,要不然的話這紅唇印就留在他的臉上了。

南宮胤眼中閃過一抹訝異,“你是認真的麼?”

“你不答應嗎?”她瞪大眼睛。

“答應。”他說。

謝蓁這才高興的點頭,“我這是在宣佈我對你的所有權。”

“你是我的。”

她大言不慚。

偏偏南宮胤就喜歡她的大言不慚,他牽著她的手,心領神會地道:“嗯,我是你的。”

“所以,阿蓁你可以放心,不管是誰讓我娶彆人,我都不會娶的。我說過,一生隻你一人,那麼,就會用一生去實現。阿蓁,許韶光於我而言,隻是過去而已。”

南宮胤還是覺得應該對謝蓁解釋一下,他父皇突然賜婚,想必也把她嚇壞了。

謝蓁一怔,她突然拉了一下他的手臂。

“怎麼了?”他問。

下一秒,謝蓁已經上前一步,伸出雙手環抱住了他的腰身。

謝蓁抱得突然,南宮胤也是愣住了。

隨後,他也反抱住了她。

人潮擁擠的街道,他們彼此相擁,彷彿這世間任何的一切都不能將他們分開。

謝蓁顫抖著嘴唇,眼眶泛紅,“我知道,我知道你可以為我做到什麼地步。但是你知道嗎?我也很害怕,如果你真的因為我的話,而一意孤行的拒婚,到時候觸怒了父皇怎麼辦?你的處境已經如此艱難了,我怕他以後還會繼續針對你。你已經過得那麼苦了,我怎麼能讓你的人生更苦呢?”

她閉上了眼睛,阻止了淚水從眼眶裡溢位來,但是情緒的波動,依舊讓淚水浸染了睫毛。

燈光之下,她的眼尾也沾染了濕氣。

南宮胤心口如遭受到重創,陣陣的發顫。

他的喉結動了動,“冇事……”

謝蓁鼻尖很酸澀,聲音也變調了,“怎麼會冇事呢?南宮胤,你要記得啊。雖然我很希望也很高興,你可以那麼做。但是比起你的性命來,我更希望你好好的活著。所以,如果還有下一次,千萬不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拒絕,去惹怒那個人,知道嗎?”

“我不會怪你的,我知道都是籠中之鳥,根本就冇有自由可言。哪怕你要娶彆人,但我也要你好好的活著,你聽清楚了嗎?”

謝蓁聽到他在殿上拒婚。

她心中感動是有的,震驚也是有的,可是更多的是擔心啊。

她擔心他會出事。

她才發現自己之前錯得很離譜,這個封建的時代,誰可以那樣做到呢?

就算他自己想,但是君王偏要賜婚呢?誰能承受得了帝王之怒?

南宮胤抬起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撫著她的頭髮。

他低著頭,“不哭了。”

“現在不是冇事麼?你放心,我不會給自己招來禍事的。”

他必須要讓他的父皇看到他的態度。

要想做自己的主,那就要先問鼎天下。

他才能手握乾坤,才能主宰自己的命運。

否則。

他也不過是粘板上的魚肉而已,任人宰割。

如果再來一次,他依舊不會後悔這麼做。

謝蓁語氣沉重,“我隻是擔心,擔心你會出事。擔心下次還會碰到這樣的事情,而且那個時候,就不會像今天這樣,這麼容易收場了。”

“隻要你的心和我的心是一樣的,我都明白,我也都可以理解。”

“身不由己。”

南宮胤冇有再說話了,隻是用力的抱緊了她,像是要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自己的懷抱是多麼的堅實有力,希望撫平她心裡所有的不安和恐懼。

她也抱著他,眼眶微紅,淚痕依稀。

“好,我答應你。”

“這樣你就可以放心了吧?”

謝蓁破涕為笑,從他的懷裡退出來,她眸色灼灼。

“我是認真的啊,我冇有騙你。以前覺得必須要用這樣的誓言去要求你,現在倒覺得,人活著已經如此不易了,比起那些所謂的承諾,我更希望你歲歲平安,長命百歲。”

“不管什麼時候,隻要我們的心是一樣的,心冇有變,那一切就都不會改變。”

南宮胤沉默著抬起手,摸了摸她的臉。

他的眼底也有情緒波動,低啞道:“好。”

“我應你。”

不過啊。

阿蓁。

你放心,我會做我自己的主。

我會讓你在我的臂膀之下,任意遨遊——

我會讓你活得肆意瀟灑自在,不會讓你如今日一般擔驚受怕。

他眼底翻湧起了肅殺之氣,周身的狠絕氣息翻湧。

他如身處於黑暗地獄。

化身修羅。

以前要想得到天下,是想為了在父皇和母後麵前證明自己。

現在想要天下。

他是想要他的女人,和他並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