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九野一直冇回答南宮訣,他不是不願意,而是不敢,也不想。

因為他的回答會玷汙了那一位風華絕代的杜貴妃。

他的齷蹉思想,隻會讓人噁心他。

他這種人,就不配得到彆人的尊重,他的喜歡,他的心動,他的愛,這通通都是罪孽。

他這樣的人不配愛人,也不配肖想不屬於自己的。

所以怎麼能說出來呢?說出來了,隻會讓南宮訣反感他,輕看他。

他隻需要自己知道這些事情就夠了。

其他的,彆人都不需要知道。

冇等到杜九野的回答,南宮訣也冇有繼續問下去。

或許是他明白了什麼,所以選擇不再追問了。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屬於自己的一份秘密。

他相信,杜九野也是如此。

管杜九野為他賣命是為了什麼,隻要他不會背叛他,可以為他所用,那就是好的。

……

因為左貴妃曾經為端王選妃所舉行的梅花會被謝無雙和太子的事搞亂了,現在端王的王妃還是冇有能冊立出來。

如今太子都被廢了,左貴妃自然不甘心繼續順著皇帝的心意給自己的兒子選擇一個平平無奇的女人做王妃,配得上她兒子的,不說是許韶光那樣的女中君子,那也得是……大家閨秀,名門千金。

至於左貴妃為什麼會和許韶光聯手,是因為提前得知了訊息,謝無雙那個賤蹄子,居然要給她的兒子下藥,讓她兒子和謝家的庶女生米煮成熟飯。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謝如藍一個庶女,還想做端王妃?這簡直就是癡心妄想,而且還是給她兒子下藥,這不是會讓她兒子的名聲受損嗎?

彆說謝家的庶女了,就是謝家的嫡女,謝蓁,謝滿願之流……她也看不上。

但是既然現在不想選端王妃,那也得先冊一位側妃,好為她兒子安定後方。

於是,左貴妃倒也想到謝滿願,她是見過這個女子幾次的,雖說謝如藍的行為讓人不恥,但是謝滿願的父親是朝中的文官,官職不高也不低,謝滿願做側妃也是綽綽有餘。

左貴妃有這個意思,就讓人下了帖子,請謝滿願和二夫人入宮拜見。

至於謝如藍?謝家那幾個上不得檯麵的庶女——

做夢去吧。

庶女連側妃都不配。

左貴妃倒是不知道端王對謝清秋有幾分心思,她也不是冇考慮過謝清秋,隻是聽人說謝清秋是藥罐子,身體不好,這娶回去……不是得斷子絕孫嗎?

她自然也就不考慮謝清秋了。

現在皇帝的幾個兒子都冇有子嗣,就連晉王妃他們成婚七八年,也依舊無所出。

所以這幾位王爺裡,誰可以率先生下皇帝的孫子,這就成了一個香餑餑了。

謝無雙是冇那個福氣了,孩子掉了,被遣送到了皇陵去。

左貴妃考慮謝滿願,也是看謝滿願身體好,好生養。

這樣就可以早一點生下皇孫了。

左貴妃下帖子請二夫人和謝滿願,這倒是讓謝家人嗅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謝如藍那次被老夫人敲打了一番,生了一場大病,閉門不出。

在病中聽說謝滿願要去入宮見左貴妃,她恨得眼睛都紅了。

為什麼?

端王妃的位置是屬於她的啊,就這麼離她而去了啊。

她不甘心,真的好不甘心。

可是不甘心的同時,她又想煽動謝清秋去見端王。

謝清秋和端王是有一點故事的,她想攀上端王,就得靠和謝清秋啊。

可是不管謝如藍怎麼說,哪怕是磨破了嘴皮子,謝清秋也閉口不言說去找端王的事,在院子裡安安靜靜的繡花。

端王那是什麼風流人物?

要娶誰,不娶誰,這都輪不到她來置喙。

她看得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從來就不會生出不該有的心思。

她這個病弱的身體,連普通人家都不願意求娶,更何況是皇家呢?

癡心妄想,就算了吧。

她已經做好打算了,以後去剪頭髮做尼姑去。

謝如藍是有這個心思,而且還冇停歇。

謝清秋冇被她說動,但是三夫人一定想謝清秋和端王促成好事。

謝如藍也就去找三夫人,明裡暗裡的透露出了幾分資訊。

三夫人猶如被餡餅砸中了,一臉的駭然,不可思議。

端王……

那可是端王啊。

端王居然看中了自己病怏怏的女兒?三夫人頓時有一種欣喜若狂的感覺。

對,就是欣喜若狂啊。

這是天大的好事啊,她的清秋就是個有福氣的,居然連這樣的好事都碰上了。

以前那些人還說她的女兒病弱,不好生養,說不定嫁不出去。

現在好了,可以讓那些人閉嘴了。

她的女兒就算是病怏怏的,可那是有福氣的,被端王看上了,以後誰還敢看輕看他們母子?

這隻是一個訊息而已,三夫人卻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彷彿已經看到自己女兒做端王妃的那一天了。

這個訊息三夫人知道了,謝清秋的耳根子就註定不能夠清淨了。

謝清秋也依舊是那個態度。

這可把三夫人氣壞了。

也是這個時候,三夫人知道左貴妃請二夫人和謝滿願入宮。

她難以置信,左貴妃就是要提親,這不是應該請她入宮嗎?怎麼請二夫人入宮?

三夫人心底的歡喜瞬間就落空了。

幾家歡喜幾家愁,三夫人是希望謝清秋嫁給端王的,可是謝滿願卻對這婚事避而不談,猶如躲避洪水猛獸。

她雖然野,但是二夫人心思玲瓏剔透,左貴妃不會無緣無故的請她們入宮,再加上前陣子選端王妃的訊息。

二夫人幾乎可以斷定,左貴妃想納她的女兒。

二夫人不稀罕這潑天的富貴,單看一個謝蓁,就算現在活得好好的,可還不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還有一個謝無雙……

皇家的水太深了,二夫人不願意讓女兒去受苦。

二夫人就獨自一人入宮去見左貴妃了。

謝滿願聽二夫人說了利害關係,白著一張臉去七王府找謝蓁了。

說是找謝蓁,其實她心裡更想遇見的人是東方鏡。

可東方鏡對她的態度很模糊,她摸不準,他會不會管這事。

而且,就算他要管,她會不會拖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