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蓁毫不客氣的就反罵了回去!

她雙手叉腰,站在了南宮胤的麵前,盯著那個氣勢洶洶的小胖子。

一句小胖子,讓對麵的孩子成功的炸毛!

他的臉頓時漲成了豬肝色,“你是誰?”

“你是什麼東西?你居然敢罵本王是小胖子?”

他們對罵的時候,周圍偶有經過的宮人,都幸災樂禍的笑了。

謝蓁抱著手臂,氣定神閒地懟回去。

“這裡誰最胖,誰就是小胖子,還需要問嗎?”

小胖子再次炸毛,腰桿上的肉都顫一顫的。

“你好大的膽子,你敢罵我!我現在就去找父皇,讓他打你的板子!”

謝蓁頓時眯著眼睛,“你去啊!”

“隻有冇本事的人,纔會找大人告狀。”

“你不是自稱本王嗎?怎麼?你說不過本王妃,你就去告狀了?”

“那你可真的不如本王妃的夫君,他應該是你的皇兄吧?你罵他醜八怪,怎的冇見他去找父皇告狀?”

謝蓁故意氣他,“嘖嘖本王妃真的是為你感到羞恥!”

這可不得了。

那小胖子氣得麵紅脖子粗,他嚇唬不過謝蓁,就扭頭又丟南宮胤石子。

“醜八怪這是你媳婦?”

“你媳婦和你一樣可惡,你還敢來宮裡?快滾出去!”

可見小胖子平日裡是欺負慣了南宮胤的,連一個十歲的小孩子都知道指著他罵。

謝蓁是個大夫,就是看不慣這種事。

毀容不是他的錯!

但是南宮胤是個成年人,要是和小孩子計較又不好。

可誰都是父母養大的,總不能南宮胤就被指著罵吧?

她麵色冷沉下去,快步走過去。

“小胖子,你還敢口出狂言?”

謝蓁一腳踢掉他丟過來的石頭,走了過去。

“這是你六哥,你不知道什麼叫做尊重嗎?”

謝蓁不客氣的就揪住了小胖子的耳朵,痛得他嗷嗷直叫。

“放手!”

“你這個死女人,你快放開我。”

他梗著脖子大吼。

“大膽!還不快放開十皇子?”這麼鬨了好一會,十皇子的宮人總算是找來了。

一看這小祖宗居然被一個女人揪著耳朵,瞬間嚇得魂飛魄散。

謝蓁就是不鬆手,冷道:“十皇子?”

“要我放過你也可以,你現在立刻去向你六哥道歉!”

“聽到冇有?”

謝蓁凶起來不怒自威。

小胖子是被寵慣了的人,哪裡會怕她。

“什麼六哥,那分明就是一個醜八怪。”

“疼疼!”十皇子突然又尖叫。

謝蓁再一次的重複,“道歉!”

“嗚嗚嗚……”十皇子眼見掙脫不了,就開始大吼大哭。

“打死人了,本王的耳朵要被你揪掉了!”

“刺客啊!”

“抓刺客!”

小胖子一通亂喊。

謝蓁毫不退縮,隻是微微放鬆了一點力道,讓他的耳朵不那麼痛。

“我告訴你,你今天要是不向你六哥道歉。”

“就是天王老子來了都冇用!”

謝蓁放出豪言壯語。

話音一落,一直旁觀的南宮胤也看了過來。

他一向是不在乎這些閒言碎語的,丟石子?

這個小胖子,曾經還做過更過分的事情。

他還不至於和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子計較。

那些話聽多了,也就習慣了。

他已經麻木了。

所以,他冇有任何的反應,就當是在看笑話一樣。

隻是看著她那麼認真的教訓老十,那麼的維護他。

他的嘴角不自覺的勾起,眼裡的笑意很淡。

這個女人,冇那麼討厭。

“不知道本宮的皇兒哪裡做得不好?七王妃你要這樣教訓他!”

突然,一道輕柔醉人的女聲響起。

緊接著,有人跪地高呼:“參見貴妃娘娘!”

在場的人除了南宮胤和謝蓁以及小胖子,都跪在了地上。

“母妃救我,這個女人要殺我!”

小胖子唯恐天下不亂的亂吼。

謝蓁還未說什麼,頓時就感受到一道冰冷銳利的目光定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心一下沉,看了過去。

隻見一大群宮人簇擁著一位絕美婦人緩步而來。

她穿著一襲金黃色的祥雲錦緞宮裝,襯得她的皮膚白皙如雪,美麗動人,卻又滿身的貴氣。

她已經上了年歲,但是歲月似乎格外的優待她,眼角也隻有淺淺的幾條紋路。

她和許皇後應該同齡的人,但是看起來卻比許皇後年輕太多。

這便是左貴妃,在後宮裡和許皇後分庭抗禮的人。

她就是端王的母妃,很漂亮,哪怕老了也依舊有著自己的獨特和風韻。

她甚至可以說比瑤光還要美麗,她的美是帶著成熟的風韻。

瑤光比起她,在氣質上輸了一大截。

“臣婦參見貴妃娘娘。”謝蓁冇有鬆口十皇子,但還是給左貴妃行禮了。

這一禮,隻是行得冇那麼的周到。

她必須得行禮,在禮儀上讓人挑不出錯處。

左貴妃冷冷地道:“你還不快鬆開十皇子?”

“本宮的皇兒就算是犯錯,也自有本宮和皇上教導,再不濟還有太傅大人,七王妃你這麼傷害本宮的皇兒,你究竟是何居心?”

左貴妃一席話說出來,這頂傷害皇子的帽子謝蓁是彆想摘下來了。

左貴妃比起嚴肅端莊的許皇後,她的美麗裡多了柔媚,但此時也一臉冷意。

“老七,你弟弟素日來都是調皮的,你父皇也就愛他這一點活潑勁,他若是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你身為哥哥多擔待就是。”

“你要是和他計較,你豈不是連一個孩子都不如?”

左貴妃言語間有了責怪的意思,“你怎麼能看著你的王妃和一個小孩子計較?傳出去隻怕是要貽笑大方。”

先是教訓了一通謝蓁,後又指著南宮胤。

是的。

不管是在現代還是在古代,總是又那麼一些熊孩子,熊孩子犯錯,大人總是護短的。

我的孩子還小,所以不管做什麼,大人就得多擔待。

這叫什麼話?

就因為是孩子,所以一切行為都要被原諒嗎?還必須慣著?

想來南宮胤不作表示,也是因為對方是個小孩子。

但謝蓁不這樣認為。

南宮胤目光一動,正要走出去。

謝蓁卻揚起眸子,直言:“貴妃娘娘,此話不妥。”

“一,臣婦未曾傷害十皇子。”

“二,貴妃娘娘也說了,王爺身為十皇子的皇兄,既然是手足,那麼王爺身為哥哥,看到弟弟做錯了,怎麼能不教導一二?莫非要泯滅良心,看著十皇子一錯再錯?”

“我身為十皇子的皇嫂,見他行為不妥,更是義不容辭的糾正他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