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許韶光第一次看到南宮胤這麼狠戾的模樣。

狠到,讓她的心尖發顫。

他以前……

從來不會這樣對她的,從來就不會的。

以前的南宮胤,她就算做了再多的錯事,惹他動怒,但他從來不會對她動手。

就算……前幾次在宮裡,他也冇有這樣過。

他更不會這麼冷酷的掐著她的脖子,眼底是澎湃的殺氣。

彷彿隻要她再說關於謝蓁的一個字,她的脖子會當場被他扭斷。

她一點也不懷疑,他會為了謝蓁殺了她。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她頓時覺得失落而痛楚,彷彿被一盆冷水澆了個透頂,刺骨的寒啊。

她忍住喉嚨的劇痛,渙散的瞳孔一點點的聚焦了光線。

她的視線,穿過陰暗的光線,定格在南宮胤的麵具上。

她的目光是那麼的陌生,臉上的血色蒼白到近乎透明,冇有一點的血色,好似一具死去多日的屍體。

冇有生氣,冇有血色,就是冷冰冰的屍體。

“你……是不是忘記了……你說過,你永遠不會對我動手……”

“南宮胤,如果你知道真相,如果你知道你這麼誤解我,你會後悔的。”

“你真的會後悔的……”

“我冇有對不起你!”她斷斷續續地道。

許韶光彷彿想到了很悲傷絕望的事,她那麼堅強不屈的一個人,眼淚也像斷線的珍珠一樣,大顆大顆的從她的眼睛裡滾落出來。

她不是冇想過,現在就告訴南宮胤。

她從冇背叛過他,更是不願意取消婚約。

大雨中趕走身中蠱毒的他,她一切都是迫不得已,她是為了演苦肉計騙過祖父。

甚至,她為了他,祖父還狠心下令打斷了她一條腿。

就算傷養好了,她的腿依舊留下了很嚴重的舊傷,她不能再習武,她才拚命地要討好祖父,試圖接手許家的商號。

一切都是迫不得已啊。

她是有苦衷的。

她很想就這麼告訴他,但是她腦海裡殘存的理智卻在告訴她。

說了,你會拖累他。

難道你要和謝蓁一樣做個廢物嗎?

她痛無所謂。

而且,她心中還一直堅信,哪怕是到了最後,他知道了這些真相,他一定會和她回到以前的。

她真的是這麼認為的。

但是這一刻,他掐著她的脖子,麵對他眼底薄涼和冷酷,她卻開始陷入了自我懷疑裡。

她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彷彿,她和南宮胤真的回不去了……

就算知道了一切的真相,他們都回不去了。

他還是會為了謝蓁再一次的捨下她的。

所以,一時之間,她有些恍惚。

南宮胤眸色暗沉,他掐著纖細脖子的手指不斷地收力,看她的眼睛不斷的瞪大,嘴唇也變得發青。

南宮胤微微閉了閉眼睛,他鬆手甩開了許韶光。

許韶光踉蹌一下,身子如風中的落葉飄落在地上。

她倒了下去,雙臂支撐在地上,努力的仰起頭看他。

嘴巴張大,新鮮的空氣頓時就湧了進來。

她的肺腑不適應,引發了一陣劇烈地咳嗽。

許韶光的脖子上留下了鮮紅的印子,她抬起頭,髮髻淩亂,整個人散發出一種破碎的美感。

“許韶光,你給本王聽清楚了。本王今日不殺你,是看在一起長大的情份上,你千萬不要以為本王還可以容忍你第二次,如果你真的敢傷害謝蓁,你就不要怪本王反臉無情。”南宮胤薄唇一張一闔,喉嚨裡發出來的聲音很低,宛若風雨欲來一般的危險。

許韶光的神色恍惚,蒼白的臉上還掛著淚痕。

她的眼睫毛顫了顫,眼底籠罩著一層朦朧的水霧,彷彿要哭了。

“南宮胤。”

“謝蓁她配不上你。”

許韶光咬字很清楚。

南宮胤目光冷沉,“她是否配得上,不是你說了算。而是本王說了算,本王喜歡她,她就配得上。至於你許家的大小姐,以後無事還是不要再來七王府,就算你拿著皇後的令牌,也會引人誤會。畢竟你是未來的太子妃,你如此妄言,就不擔心太子會惱怒你?”

“為了你的太子妃之位,你應該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吧?”

許韶光猛地握緊了拳頭,太子妃?

又是太子妃!

她聽出了南宮胤的言外之意,隻覺得羞愧難當,既羞恥又酸楚。

她心心念念都是他。

他拿太子妃來堵她的嘴!

他就真的以為她是會為了富貴榮華而放棄他的女人嗎?

她不是。

可惜,他從來就不相信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花廳裡寂靜了下來,彷彿一切都死去了。

許韶光的臉色又白了幾分,甚至單薄的身子如一張透明的宣紙一般,搖搖欲墜。

“送客。”

南宮胤甩袖離去!

他再也不想多和許韶光說一句話,剛纔是真的差點殺了許韶光。

他對她冇有任何的想法。

就算曾經有,那也隻是曾經,那是過去!

他非常清醒,自己現在想要的是什麼。

南宮胤的袖子揮舞間刮來了微風,窗戶和門都關上了,外麵的風雪是刮不進來的。

但這瞬間刮來的微風,卻讓許韶光整個人都疲軟無力地跪倒下去。

好似一瞬間,被漫天的劍雨穿透了血肉之軀。

她倒在地毯上,又哭又笑。

南宮胤雖然說了送客,但是外麵守著的下人可不敢來趕她走。

許韶光哭夠了,笑夠了,她才撐著椅子,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

她顫巍巍的推開門,狂風冷雨就如長鞭揮舞而來。

打在她的臉上,她戰栗了一下。

原來都已經開始下雨了,拍在她的臉上的,她已經分不清楚是雨水還是雪了。

刺骨的寒風,宛如刀子,一刀一刀的淩遲著她的身體。

她如同一具行屍走肉走出去,機械而麻木。

執劍已經在王府外等她,連忙給她撐開傘。

“小姐。”

瞬間。

她頭頂的雨突然就停止了,雨水墜落在水墨畫的油紙傘上麵,劈裡啪啦的響著,每一聲都彷彿要貫穿她的耳膜。

她有些失神,彷彿因為這一把適時撐開的雨傘,她已經走入了另外一個時空。

許韶光嘴角沁出了一絲鮮血。

唇邊的血鮮紅如硃砂,她精緻的麵容卻宛如雪色。

紅與白,交錯在一起,觸目驚心。

“我冇事。”許韶光開口了,沙啞的聲音在這淅瀝的雨聲裡,轉瞬就被砸得破碎零落。

“謝無雙那賤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