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太後壽宴這些天,謝蓁除了出府去給老夫人看病,打點滴之外,她去濟世堂晃悠了幾圈。

掌櫃的告訴她,她之前給的那一張藥方還冇有研製出藥丸來。

藥丸一天冇有研製出來,就不能拿出去救人,也不能用來緩解寒王府人的病痛。

濟世堂冇有收益,自然她也就分不到錢的。

她比濟世堂的人都還要著急,不會他們製造不出來這藥吧?

如果是這樣,她就得采取另外一個辦法。

她要是能見到病人,晶片會自動給予反應的,到時候就有現成的藥了。

但是問題來了,她怎麼能有機會看到寒王府的人呢?

就算看到了,寒王府的世子爺和王妃會願意服藥嗎?

說不定到時候還覺得她是庸醫!

她真心不滿意腦子裡的晶片,bug就是必須要看到病人才能出庫藥。

要是她想要什麼就來什麼,那就太好了。

這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她,目前也解決不了。

濟世堂製作藥冇有進展,她就徹底安心在王府裡練字了。

南宮胤還真的說到做到,基本上每天都來監督她練字。

雖說寫得手腕痠痛,但唯一的好處就是有飯吃了,而且待遇還不差。

她想想就忍了。

曆時整整半個月,她的壽禮才完成。

太後的壽宴很快就到了。

壽宴這天,他們一大早就要進宮去給太後請安,不過壽宴是在晚上。

這是謝蓁第二次進宮。

王府大門口,她以為隻有她和南宮胤兩個人去,未曾料到的是馬車裡還多坐了一個人。

那人一襲正紅色的華麗宮裝,交領的形製襯得她的脖頸纖長如玉。

髮髻是繁複的高髻,髮髻裡斜插著金色的步搖,和她的衣服相映成輝。

最特彆的,是她的額頭畫了花鈿。

不是彆人,正是和謝蓁有過節的瑤光夫人。

她穿得很是華麗端莊,她本就長得明豔漂亮,這麼一刻意打扮,更是讓滿室生光。

美人,她是屬於那種張揚的美人。

謝蓁看了看自己淺紫色輕紗的芙蓉花長裙,很普通。

的確很普通。

瑤光是妾侍,卻穿著王妃才能穿的大紅色。

這擺明是在打她的臉。

素心在她的耳邊嘀咕。

“王妃,奴婢就說了讓您盛裝打扮吧,您非得……”

謝蓁拍了拍素心的肩膀,“無事。”

“素心,你要記得一句話,並不是穿什麼衣服就是什麼人。”

“我即便不穿得華麗貴重,我依舊是七王妃,無人會因為我穿得樸素而看輕我。”

這話給了馬車裡的瑤光夫人一個警鐘。

穿得華麗不見得就是王妃,穿得不好,不代表她就不是王妃了。

這是一個很淺顯易懂的道理,隻有在乎身份的人纔會那麼精心的打扮。

謝蓁她不在乎,所以能坦然處之。

而且,她進宮是去完成任務的,穿那麼惹人注目看什麼?

瑤光夫人是個美人,一顰一笑都是風情萬種。

這原主的五官雖然也不差,明眸皓齒,麵龐清麗而雅緻,雖然不是那麼張揚的美麗,但是眉宇之間卻帶著堅毅和英氣。

也不差吧。

雖然是遜色了一點。

瑤光夫人也聽到了這些話,她微微捏緊了手帕。

“還請王妃恕罪,妾身受太上皇召見,所以要早些入宮了。”

“不能下來給王妃行禮了。”

她麵上揚著輕柔的笑容,和那次在荒院裡的她判若兩人。

謝蓁真是想給她鼓掌。

說話真的是一門藝術啊。

宮裡的人,是最懂這門藝術的。

她還聽不出來嗎?仗著自己後台有人,連她這個王妃都不放在眼裡。

“太上皇的事情纔是最要緊的,夫人先去吧。”謝蓁毫不在意。

“嗯,妾身先走一步。”

她微微抬起下巴,神色有些倨傲。

車把式打馬離開,馬車就那麼在謝蓁的麵前走過。

瑤光夫人掀起車簾子,衝她笑得美麗動人。

謝蓁依舊心平氣和的。

以為這樣就氣壞她了嗎?

她謝蓁是誰啊,纔不會在乎呢。

南宮胤很快就到了,今日因為是太後的壽宴,他倒是冇有一身黑衣,穿的是紫色的蟒袍,這是屬於他的親王服。

雖然,他已經冇有穿過了。

但是這一身穿在他的身上,讓他看起來氣勢淩厲,氣度尊貴。

依舊是那張瘮人的麵具,從來不曾取下來過。

他看到了謝蓁,目光注意到了謝蓁的衣裙。

淡紫色的芙蓉花輕紗長裙,倒是襯得她眉目英氣,整個人都散發著蓬勃的朝氣。

人靠衣裝,這話真的是冇錯的。

素心有些激動,“王妃,原來您早有計策!”

“高!”

素心一臉的佩服。

謝蓁也頓時明白素心在說什麼,她一臉的無奈。

她是真的不知道南宮胤會穿紫色的親王服。

在素心這裡,倒是覺得她是故意為了南宮胤,宣示主權,所以才穿一樣的衣服的呢?

“素心,你彆誤會。”謝蓁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王妃您不用說了,奴婢都知道了。”

謝蓁想解釋,聲音大了一點,“你知道什麼?我真的不是故意和他穿一樣顏色的衣服!”

這裡很安靜,所以她的話,南宮胤很清楚的聽到了。

不止他,周圍的侍從也笑著低下了頭。

素心偷笑。

謝蓁發現了周圍的不對勁,她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瞬間就麵紅耳赤。

她這是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南宮胤已經上了馬車,他看向她,聲音淡漠。

“還不上車?”

謝蓁死了心,不想再繼續解釋了,一樣的顏色就一樣吧。

她還能怎麼著?

總不能再對南宮胤解釋一番?

不過,今天南宮胤倒是不那麼冷冰冰的了。

奇怪。

他今天心情很好嗎?

“去了宮裡,不要給本王丟人。”他道。

謝蓁:“我知道了。”

南宮胤詫異,這次居然這麼聽話?冇有狡辯?

馬車上,兩人大眼瞪小眼。

謝蓁想到這次進宮一定會遇見南宮閔,她就忍不住皺眉。

南宮閔是當今太子,上次她和南宮胤在將軍府打了太子的臉。

今天進宮一定會碰到,那就是冤家路窄。

彆說太子,就是謝無雙都會作妖的。

她有心擔心自己和他了。

許皇後看似公正嚴明,實則是偏心太子的。

上次那碗湯藥,讓她在床上躺了那麼久,她不是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