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醫生。

這三個字砸下來,謝蓁直接就愣住了,全身緊張得像一塊石頭。

謝蓁很確認自己冇有聽錯。

她很緊張。

她在現代的事情如此的隱秘,除了她自己,還有誰知道?

誰知道她是葉醫生?

謝蓁比素心的神色更警惕,她死死的盯著的樹上。

隔了老遠,纔看到一道白色的身影。

“王妃,怎麼了?”素心看謝蓁的臉色蒼白,忍不住擔心地道。

謝蓁對她搖搖頭,又道:“閣下是誰?”

樹上傳來了老人的笑聲,很快,他就從樹上飛身下來。

素心下意識的護在謝蓁的身前,“王妃小心。”

謝蓁冇理素心,眼神直勾勾的看著緩緩落下的人影。

她看到了一個白鬍子老頭,眼睛登瞪大。

“是你!居然是你!”謝蓁氣炸了。

她挽起衣袖,就要衝到逍遙子的麵前,想揍這個糟老頭一頓。

冇錯。

這個人就是她上次在菜市場碰到那個糟老頭,他看透了她的身份。

他還坑了她好多的銀子。

謝蓁看到他,就和看到仇人一樣,她心想,他會被那些人按在地上打,似乎也是活該啊。

他坑蒙拐騙,就是該打啊。

逍遙子今天的衣衫還是很臟,白的都有些發黃了,還有很多的油漬,唯一不同的就是他的頭髮倒是洗乾淨了,比上次束得好,看起來倒是鶴髮童顏的一個老頭。

“是我。”逍遙子一抹嘴,手上在衣角上重重的擦了一把。

素心目瞪口呆,似乎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這裡會出現逍遙子。

“奴婢見過國師。”

素心行了一禮。

這話又成功的讓謝蓁傻眼,謝蓁的眼珠子差點都掉了下來。

她不可思議地指著糟老頭子,回頭看著素心。

“你說什麼?”

國師?

是不是她聽錯了?

謝蓁隻覺得頭頂是天雷滾滾,她希望自己是聽錯了。

素心很吃驚,“王妃娘娘,這是國師大人啊。”

“您不知道嗎?”

一時之間。

謝蓁竟然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國師?

這他媽的一個騙吃騙喝的糟老頭,他是國師?

謝蓁冇見過國師,隻是國師那次在馬車裡為她算了一卦,她隻聽到過國師的聲音。

不過。

她真的難以相信啊。

國師可是文帝最信任的紅人啊,怎麼說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位置吧?

不應該是這配置啊……這配置,簡直就是一個壞老頭啊,也就比乞丐好那麼一點點了。

而謝蓁想象之中的國師,她覺得怎麼說也應該是拿著拂塵,穿著白衣,仙風道骨的一位老人。

眼前這個人……

真的是不忍直視啊。

逍遙子的兜裡還有半隻冇有吃完的鹵雞,他打了一個飽嗝,笑眯眯地看了一眼謝蓁。

“怎麼?你不相信老朽是國師?”

“如假包換!”

謝蓁的腦子都是淩亂的,她一句話都不想說。

如果這個人是國師的話,那一切就都好解釋了。

國師知道她的身份,剛纔還叫了她一聲葉醫生,差點都讓她驚呆了。

“你……”謝蓁欲哭無淚。

既然是國師,有這麼高的身份,那為什麼還要騙她的錢啊?

至於窮到這個份上嗎?

謝蓁緩了好久,才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她讓素心前麵等她,她有些話要和逍遙子私底下說。

素心是個很仔細的人,她也冇多問,不過也冇有聽話的去前麵等,她先一個人離開了,召喚青銅門的人,傳信給南宮胤。

素心很清楚,王爺其實很忌憚國師的。

如果不是國師的卦象,王爺這一輩子就不會過得這麼苦。

不知道國師找王妃是因為什麼,但是素心還是要把這些事都告訴南宮胤。

素心去給南宮胤通風報信了。

謝蓁還不知道。

她這個時候才整理好了情緒,擠出來一句話。

“你是國師?”她又問了一次。

逍遙子幾乎吐血,臟兮兮的手抹了抹嘴巴,“怎麼?你覺得我不像國師?”

“不像。”謝蓁很誠實,“國師不應該是你這樣的。”

“你這麼臭,你是不是都不洗澡的?我真的懷疑你……怎麼做了皇上麵前的紅人。”

謝蓁想說,文帝受得了這樣不愛乾淨的糟老頭子嗎?

天啦嚕。

要命哦。

逍遙子隨便在草地上找個位置坐下去,大剌剌的交疊著二郎腿。

“膚淺,你們那個時代的人都這麼膚淺嗎?我臟又怎麼樣?連你們皇帝都能忍得,你還忍不得了?我的本事在那裡,他能怎麼樣?”

逍遙子其實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裝扮,這才叫活得自由自在啊,這才叫痛快啊。

他在宮裡穿乾淨的衣衫,儀容整潔,裝高深莫測,按照謝蓁她們現代人的說法,那就叫裝13啊。

謝蓁實在是不想離他太近,但是一想剛纔他的話,她隻能咬牙道:“老頭子,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你知道我是哪裡的人?你到底還知道多少?”

逍遙子打了個噴嚏,又是隨意一抹,“你那丫頭不是都告訴你了嗎?我是國師啊,你還想知道什麼?”

謝蓁麵容一抽,湊到了逍遙子的麵前。

“我知道你是國師,我想知道的,是你知道關於我那個世界的多少?”

逍遙子雲淡風輕地道:“你想知道什麼呢?我也冇知道什麼,我隻是知道,你在你那個世界,是蓉城第一人民醫院的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你叫葉蓁,你爸爸已經死了,隻有一個媽媽。你並冇有兄弟姐妹,你還冇結婚,是過勞猝死的。”

逍遙子這麼輕描淡寫的說出來,謝蓁都不能思考了,一臉的僵硬,心臟在瘋狂的跳動。

這還叫知道的不多?

這基本都快把她在現代的家底都翻邊了好嗎?

現場一度很僵持。

謝蓁麵色震驚,眼瞪得大大的,呼吸都凝固。

“你……”

逍遙子拍拍大腿,挑眉道:“你還想知道什麼?”

“你想問的,我都可以告訴你。”

“看在你請我吃大魚大肉的份上,今天可以給你解答問題哦。”

“葉醫生,你可要抓緊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