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就算會醫術,哪怕有文帝的聖旨在,太醫院的太醫們和謝蓁去了賤民村,太醫們還是對謝蓁很不滿!

他們篤定謝蓁不能治肺癆,隻是在文帝麵前誇大其詞,簡單的說,就是覺得謝蓁在吹牛。

他們認為,謝蓁是自己為了想要立功,所以纔敢大放厥詞。

他們對謝蓁還很不滿,自己要立功自己去就是啊,為什麼要拖他們下水?

謝蓁想找死,他們可不想,還想多活幾天。

所以謝蓁就算真的想去治肺癆那些病人,這些太醫也是不會配合的。

謝蓁不指望他們配合,他們隻要不拖她後腿,她就阿彌陀佛了。

因為謝蓁可以治肺癆,文帝暫時也就冇和她算賬隱瞞瑤光病情的事。

但謝蓁心中清楚得很,要是最後她冇辦法治好肺癆,隻怕,文帝就會算賬。

隱瞞瑤光病情這事,可大可小,全看文帝想不想為七王府說話。

如果文帝偏袒七王府,那這根本就不是事。

但如果不是,那七王府的罪可就大了。

什麼……身為皇子,卻無視大周律例,等等……

這些大帽子,一定會一頂一頂的往頭上戴來。

自然,也因為謝蓁要攻克肺癆,所以現在謝蓁成了京城裡的風雲人物。

無數道的目光都放到了謝蓁身上,她這事成了,她就是萬民敬仰的人物。

她要是做不成這事,京城裡的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要把她淹死!

伴君如伴虎啊。

文帝也下了另外一道聖旨,讓謝蓁回七王府。

但是謝蓁卻不想回去王府,雖然她會做好防護措施,但是她也怕自己會被感染,到時候傳染了王府裡的人就不好了。

謝蓁帶著太醫院的人在賤民村外找了一處農家庭院住了下來。

這裡就充當他們臨時的醫館。

謝蓁要乾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改了賤民村的名字。

賤民?

什麼叫賤民,他們隻是一些得了傳染病的病人,什麼時候是賤民了?

就因為這些傳染病在古代無人醫治,他們就該在這裡,過得生不如死麼?

賤民村是一個小型的村落,四周都被包圍了起來,還有士-兵把守,但凡是想要逃出這裡的病人,都會直接被拖去燒死。

不過這裡的夥食也不行,都是一些絕症病人,吃的居然就是冷窩窩頭,以及冇幾顆米的稀飯。

一大鍋稀飯裡,基本上全部都是水,米少得可憐。

謝蓁真的覺得他們太可憐了,這古代的醫療條件也太差了。

她手裡有的藥物有限,肺癆的病人是需要長期服藥的,至少要3到6個月,她的晶片也不會重複給藥。

她先冇管其他病人,而是重點治瑤光。

其餘的病人,隻要南宮胤的濟世堂研製出藥,依法泡製就是。

治病的辦法,有。

缺少的是藥。

畢竟現在病人這麼多,晶片給的藥隻夠瑤光一個人用。

她當然不想救瑤光,但是瑤光是目前最好的選擇,瑤光痊癒了,那文帝就相信了她。

隻是,她擔心的是有一點,如果真的研製出了藥,文帝會讓她把藥方交給太醫院。

那不就是卸磨殺驢了嗎?

她並不想要皇家壟斷這藥方,即便是藥方要給出去,她也隻信得過濟世堂。

而且,目前的情況來看,也不知道古代的技術能不能製造出那個藥。

之前治風疾的中成藥,雖說效果還算不錯,但是因為缺少一些東西,比起晶片直接給出的藥效果還是不夠。

如果古代冇辦法製造出來,那就慘了。

她隻有洗乾淨自己的脖子,等死!

謝蓁還是很冷靜的,她先去看了瑤光。

和她同行的還有太醫,她當然不想要太醫看到她的藥箱。

畢竟藥箱出庫的都是合成西藥,抗結核的藥,雖然這些藥的效果很不錯,但是這些藥在古代是冇辦法製出來的。

要是他們看到了,說不定還會去文帝那裡告狀。

她得看看晶片還能不能給出其他代替這些藥的中成藥,當然中成藥的效果或許比不上這個抗結核藥物,但現在也冇彆的辦法了,不是麼?

瑤光因為是王府的人,所以待遇還算不錯,居然有一間獨立休息的房間。

單人間,這擱現代那就是vip了,也不錯了。

做人不能有太多的要求。

瑤光的病情比之前嚴重了很多,謝蓁在晶片的提示下,決定給她打針,打針比吃藥的效果更快,先穩定下來,再給瑤光吃藥。

她穩住了瑤光的病情,就穩住了文帝!

至於製藥的事,慢慢和南宮胤商量。

謝蓁倒是想把太醫關在門外,哎,可是人家是按文帝的意思來學技術的。

她真的是好頭疼。

打針注射,這些可不能讓太醫看到。

真是無奈啊。

瑤光已經瘦得不成人形了,咳得很厲害,還有血痰,而且體溫還升高了,這是很不好的表現。

這樣下去,要是瑤光有了肺結核的併發症,那就糟糕了。

那不是她不救了,是晶片不給力!

謝蓁戴了口罩,她給太醫們也分發了口罩,不過那兩個太醫倒是很不稀罕,用了麵紗。

謝蓁利落的收起,不忘給幫她抗藥箱的素心一個口罩。

太醫在這裡,謝蓁隻能按照晶片裡的指示給隨便說了兩句。

她是外科醫生,這實在是不在她的能力範圍裡,她隻是跟著晶片來的。

索性太醫也貪生怕死,不想在這裡麵多待,怕自己被傳染上。

他們走了。

謝蓁的臉色也冷了下來,“我知道你想死,但我現在還不能讓你死,等我治好你的病,你想怎麼死就怎麼死。”

“嗬。”瑤光無力地扯了一下嘴角。

“你是為了救我嗎?你分明是為了你自己的名聲。”瑤光森冷地盯著她。

“我還以為你不怕死呢。”

“冇想到,王妃你也怕死啊。”

瑤光現在心底已經開始後悔了,早知道就該在王府裡接受謝蓁的治療,這個賤民村裡,到處都是賤奴。

她來到了這裡,才知道王府是多麼好的一個地方。

活著啊。

活著多好啊。

她就不該和謝無雙合作。

她……

瑤光看到謝蓁戴著口罩,感覺她很嫌棄自己。

她瑤光什麼時候這麼落魄過?

“素心,把她按住。”

謝蓁接過自己的藥箱,就和變戲法似的拿出了裡麵的注射器,以及鏈黴素。

藥箱裡還有其他治療的藥,她都選擇出庫了。

但是這些藥寶貴,萬一瑤光為了證明她的醫術不行,硬是不吃藥,又把藥給扔了。

那不是暴殄天物嗎?

這些藥對於這裡的其他肺結核病人可是救命良藥。

瑤光這一次很配合,興許心底也是怕死的,居然都冇掙紮。

謝蓁道:“明天,我還會來給你注射。”

“這些藥,你想吃就吃,你要是想死,那就不吃。”

“等你耗儘了我的耐心,你就等死吧。”

她隻給了瑤光一天抗結核的藥。

寶貴的東西,不能浪費。

畢竟,她也不知道晶片裡麵的藥是不是有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