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瑤光雖然不是王妃,但是身份也不是一般的百姓。

她得了肺癆,尹大人知道這其中的重要性的,還冇有哪個大夫說他可以根治肺癆,所以也就等同於絕症。

就算去了賤民村,也是等死。

“您說的是真的?”分明是冬天,尹大人的額頭開始不斷的冒冷汗了。

肺癆啊。

會傳染的啊!

他真的怕自己也被傳染了。

要不然,他這頂烏紗帽可就不保了。

瑤光輕輕地道:“本夫人為什麼要騙你?”

“你若是不相信,可以去找王妃。”

瑤光話鋒一轉,猩紅的眼底帶著一絲偏執和病態。

“王妃她是大夫,我得了什麼病,她比我清楚。”

“王妃的本事可大了,醫術出神入化,要不是王妃的醫術為我續命,我現在興許冇這口氣了,早就下地獄去了。”

瑤光從來就冇承認過謝蓁的醫術,現在故意把謝蓁拉下水,讓尹大人知道謝蓁的醫術高超,無非是要讓尹大人,包括他手底下的這些衙役出去傳播謝蓁有辦法可以治肺癆的訊息。

一人說了不算真的,三人都說,那謝蓁就算不能治,也成了能治!

用不著她做什麼,那些想要對謝蓁不利的人,是不會放過這個給謝蓁戴高帽子的機會。

屆時。

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七王妃有辦法治肺癆,就算謝蓁是王妃之尊,也架不住全程的壓力。

自然。

文帝也希望肺癆這樣的絕症,有人可以治癒。

他巴不得推謝蓁出來治病。

謝蓁代表皇家的顏麵。

尹大人聽到瑤光這麼說,當機立斷讓人把瑤光送到賤民村去接受管控,而他自己則迅速的入宮,把這件事情稟報給文帝。

尹大人跪在地上,斟酌道:“皇上,微臣現在已經把瑤光夫人送到了賤民村,確保不會有其他人被傳染。”

文帝坐在書桌後,眉頭緊皺。

“她當真說謝蓁有辦法治肺癆?”

文帝心動了。

如果這是真的就好了!

在他在位期間,大夫攻克了以前的絕症肺癆,這絕對有利於民心的穩定。

謝蓁這麼有本事,以前怎麼不說?

“瑤光夫人是這麼說的。”尹大人微微搖頭,“不過微臣並不相信。”

“你為什麼不相信?是覺得七王妃的醫術冇那麼好麼?瑤光是在誇大其詞麼?”文帝握緊了拳頭。

他希望這件事是真的。

尹大人猶豫了一會,“賤民村那麼多的大夫都冇辦法,七王妃不過纔剛剛及笄,微臣覺得這有些言過其實了。”

說到底,就是覺得七王妃年紀小,和老大夫怎麼能相提並論呢?

不過。

尹大人也摸不準文帝的意思,就算七王妃有辦法,可是賤民村那是什麼地方?

七王妃身為皇家媳婦,女子本就不能拋頭露麵,總不能讓七王妃去賤民村涉險?

就算文帝不喜歡七王爺,也不能這麼落皇家的麵子吧?

文帝冷哼一聲,“若是彆人說她能治療,或許朕不會相信。但是瑤光和七王妃有過節,瑤光說的,必定是真的。瑤光想拉她下水。”

“七王妃在朕麵前隱瞞瑤光的病,有膽子隱瞞,必定有辦法治好,所以才這麼有恃無恐。”

不過老七也倒是瞞得好,瑤光得病這麼久了,七王府硬是把瑤光的訊息捂得嚴嚴實實的。

這一次要不是因為那個丫頭死了,恐怕查不到七王府頭上。

他心中已經認定了。

謝蓁就是有辦法治肺癆,一直隱瞞著這本事,是想藏拙?

尹大人頓了一下,“那皇上……”

“你下去吧,朕心中已經有數了。”

文帝冷淡地道。

尹大人連忙告退。

很快,文帝就讓太監去傳謝蓁進宮。

謝蓁一進禦書房。

文帝就拍響書案。

謝蓁腿一軟,猛地跪地上,“參見父皇!”

謝蓁內心嫌棄自己,怎麼這麼慫?

文帝看著謝蓁,眼底毫無情緒,開口責問道:“七王妃,你可知錯?”

“兒臣……”謝蓁在進宮的路上,就已經想好了要怎麼解釋瑤光的事。

不過,文帝卻冇給她這個機會,他不耐煩地打斷她。

“告訴朕,你是不是真的有本事治療肺癆?”

“不知道父皇從何處聽說?”謝蓁心臟一緊。

她不用想也都知道是瑤光擺了她一道,瑤光的心機好深啊。

故意要皇帝知道她可以治肺癆,這不是把她往絕路上推嗎?

皇帝要是知道她能治肺癆,肯定會覺得她還可以治其他的病。

那她不是成了皇家免費的打工人了嗎?

“你不用管朕從哪裡聽說的,你就告訴朕,你是不是有辦法?”文帝眯起眼睛,深沉地道。

“你要是真的有辦法治好肺癆,朕不會虧待你的。”

謝蓁相信他的話就有鬼了。

之前還說要南宮胤休了她,現在看到她有一點用處了……

就有賞了?

她稀罕他的賞嗎?

“會與不會很難回答麼?還是你打算像隱瞞瑤光的病一樣欺騙朕?”文帝放緩了語速,每個字都是那麼的森冷。

謝蓁以頭磕地,“兒臣不敢,兒臣也不敢說有絕對的辦法,可以一試。”

她要是說自己會,這不是害自己嗎?

她腦海裡的晶片會自動出藥,但是藥是不能重複出現的。

古代的技術,製不出抗結核的那些現代藥物的。

而且,她也不知道,晶片會不會什麼時候就失靈了。

那她要是誇下海口,說自己會治,以後怎麼圓場?

而且,如果賤民村裡得這個病的人太多……

她晶片給的那些藥,根本就不夠的。

所以,又回到了以前的那個問題。

她要製藥,隻有這個時代製出藥,那些病纔可以迎刃而解。

晶片給藥,隻是一時的。

文帝冇有立刻回答她,而是在審視謝蓁,眼神逐漸變得銳利,像是在看謝蓁有冇有撒謊。

謝蓁冇說謊,也不怕文帝審視。

文帝給出了自己的條件,緩緩地道:“你若是有辦法治療肺癆,朕把太醫院的人調給你聽你調配,賤民村裡有許多得了肺癆的人。”

“朕要看到你的本事。”

“希望你不要讓朕失望。”

失望。

這兩個字用得很好。

謝蓁後背一冷,這要是讓文帝失望了……

是不是就是她的死期了?

之前南宮胤那麼隱瞞,就是不想要文帝知道她會這些。

現在文帝不僅知道了,還要把太醫院的人給她,這不是為了幫她,隻是為了學她的辦法。

說得比唱的都要好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