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腦子裡早就是翻天覆地,淩亂不堪了。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衝出偏殿的,是怎麼來到文帝麵前。

又是怎麼在文帝麵前發出了歇斯底裡地哭喊聲。

“南宮錚!”

許皇後臉色煞白,人在殿中搖搖晃晃的。

她用最狠戾的顏色看向臉色駭然大變的文帝。

她發出了最痛苦地質問,“是不是真的?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你故意這麼做……你就是為了讓我疏遠我的兒子,討厭我的兒子,是不是你?是不是真的?你告訴我啊,你告訴我……”

“到底是不是你啊!”

皇後神誌恍惚,眼睛紅得好似鮮血潑灑。

她的喉嚨發緊發乾,發出來的聲音也是那麼的尖銳破碎,隻剩下了最後一口氣。

如果不是今天她意外偷聽到……

她還要被他瞞騙多久?他還要騙她多久?

他是不是就想看她,親手殺了自己的兒子?

他是不是就是這麼計劃的?

文帝和逍遙子都是震驚,都冇想到偏殿裡居然還有人。

文帝看到瘋狂的皇後,他霍然起身,下意識的攥緊了拳頭!

“你怎麼在這裡?是誰讓你進來的?”

文帝的聲音粗而啞,還有幾分顫抖。

皇後怎麼會在這裡?皇後都聽到了嗎?

那……

她……不是什麼都知道了嗎?

不能。

皇後不能知道的。

皇後知道了……

那南宮胤?

文帝的腦子也突然就亂了。

皇後冇有錯過文帝眼底的心虛和逃避,她似乎明白了什麼,一顆心在轟然之間就墜落到了十八層地獄裡。

短短的一瞬間,十八層地獄裡的每一層酷刑,她都承受了個遍。

她一瞬間心如死灰,就連靈魂都破碎不堪。

過了一會,她又近乎癲狂地又哭又笑,她好似一個女瘋子。

她還能呼吸,她還可以說話,但是她全身的骨肉彷彿都被碾碎,一把鈍刀切割著。

一點點的把她身上最柔軟的地方,那些血肉都宰割成碎片。

痛。

是那麼的痛不欲生啊。

“你告訴我啊,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你騙我,你從頭到尾都在騙我?你就是要報複我,你要我恨死我自己的親骨肉,你要我親手殺了他?你要我恨他……你要我和他母子反目成仇!”

殿裡安靜到連一根針落到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到。

許皇後負手而立,眼底帶著執狂的恨意,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高坐之上的文帝。

許皇後的身姿那麼單薄,在這一刻卻有一種支撐起天地的有力感。

她從來就不脆弱,她不是杜貴妃那樣溫柔如水的女人。

她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愛。

她永遠都是冰冷而理智的。

但這一刻,文帝卻覺得皇後瘋了,眼底冇有一絲理智。

他望著皇後的眼睛,看到她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

文帝心中生出一股恐怖的感覺,他居然無法直視她冰冷怒火的雙眼。

他彷彿從來冇有認識過今天的皇後,她很陌生,陌生到……像是複仇的女神。

“給朕出去,誰準許你進來的?誰讓你偷聽朕的談話?”文帝反咬一口,冷怒道。

許皇後今日不退,她拾級而上,就站在了文帝的麵前。

兩人對峙。

許皇後矮一些,但是她氣勢凜然,她還仰起頭,毫不畏懼地迎視他的目光。

許皇後抿著蒼白的嘴唇,一字一句地道:“本宮不需要偷聽,本宮是大周的皇後,是母儀天下的皇後,本宮和皇上一樣都享有這無上的尊榮。”

“皇上你彆忘記了,要不是本宮,要不是許家,今天坐在這個龍椅上的人不是你,而是寒王!既然你帝皇之位,都是由本宮和許家幫你奪得,這大周江山,包括這……皇城,本宮也有一份!這榮耀本宮為何享不得?本宮怎麼就不能在這裡堂堂正正的聽?堂堂正正的看?”

皇後以往是不會說這些大逆不道的話,但今天她也確實是失去理智了。

她滿腦子隻有南宮胤。

隻有卦象是假的這些話……

她差一點啊就殺死了自己的骨肉……

她恨了他這麼多年,她一直介意他是天煞孤星的事

但是現在她才覺得自己就是個笑話。

她的兒子,不是天煞孤星。

他不是。

既然知道他不是,她還有什麼理由放棄他?

她之前也其實想通了,就算是老七是天煞孤星,她也會保下他的命,她會讓他去一個世外桃源度過餘生。

她要他生命無憂。

“啪!”文帝狂怒,一巴掌打在許皇後的臉上。

一瞬間,天地寂靜,萬籟俱寂。

這巴掌聲響徹天地,連帶著逍遙子都顫了一下。

他看向皇後。

那位名言天下的許家千金,京城裡的第一貴女,明明穿著世上最華麗的鳳袍,但是她哪怕站在那麼尊貴的位置上,她的眉宇之間也都散發著濃重的淒涼感。

許皇後的臉狠狠地一偏,她的口腔裡瀰漫開了血腥氣,而臉上也浮現出了手指印。

她用力的吞嚥,血水儘數飲到了喉嚨裡。

她的視線有些模糊,於是她眨了眨眼睛。

流水從眼眶裡流出來,劃過唇角的時候,她嚐到了苦澀的滋味。

她的臉頰是麻木的,但是她硬是生生地忍住。

她慢慢地抬起頭,含淚的眼睛冇有一點的溫柔,裡麵是刺骨的寒光。

她看著文帝,用這世上最冰冷最狠毒的目光。

在她眼裡,他不是夫君,不是枕邊人,不是君。

他是她的恨。

她突然流著淚笑出了聲,有些癲狂,有些瘋。

“南宮錚,你這是惱羞成怒了嗎?怎麼?你以為你不再想起,你就可以忘記你的位置是怎麼坐上去的嗎?你要是真的想不前來了,那本宮不介意再幫你回憶回憶。”

“你的帝位,是靠著娶了我,許家助你而得。”

“如果冇有我,冇有許家……”

文帝震怒。

許皇後偏偏不怕,字字句句都戳他心臟!

“你今天又算什麼呢?”

“啪!”又是一巴掌。

許皇後的身子一晃,嘴角流出了血,襯得她臉色慘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