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罷了。

影密衛從此以後就是皇帝的了。

逍遙子端起滾燙的酒杯,吹了吹酒。

“要想稱王登基,統一四國,平定天下,這路上必定少不了殺戮和流血。太上皇你現在就覺得心有餘而力不足了?”

稱王登基。

統一四國。

平定天下。

這十二個字,頓時就給太上皇的心裡注入了無儘的力量。

國師擅長觀氣,卜卦,算命。

他算出老七南宮胤,是帝王卦,乃是千古一卦。

太上皇如何能不激動呢?

一統天下,這是曆朝曆代每個君王的心願啊。

大周朝當然也想吞併其他國家,而不是被彆人吞併。

他也想要自己的國家,千秋萬代。

天道選擇了老七,他也看中了了老七。

他怎麼能讓呢?

冊立皇帝的時候,他就已經錯了一次,現在不能再錯第二次!

他不能拿大周的以後來冒險。

他已經堅定了決心,就算不要皇帝這個兒子,他也要老七上位。

“孤當然不想要放棄他!”太上皇眼神一冷,猛地捏緊了手裡的酒杯。

“老七為王,這是天道,這是大周的道。”

“孤絕不會看著皇帝亂來的。”

逍遙子繼續道:“那太上皇還有什麼顧忌的?”

“孤和你不同,皇帝雖然不得孤的心,做皇帝也做得很失敗,但他到底也是孤的兒子,是孤的血脈,孤怎麼忍心廢了他呢?”

太上皇眉頭緊鎖。

皇帝就是自卑敏感多疑!

想要剷除許家這是好事,但是操之過急。

許太師並不足為據,可怕的是許家的門人,許太師一呼百應。

那些人一旦罷官,整個大周的朝堂都會亂了。

這也怪他,之前留下了許家這麼大的一個毒瘤。

“你自己生的兒子,你對他這麼失望?”逍遙子挑眉。

其實文帝也不算很差,至少這些年大周也算是安定。

不過啊。

這安定有多少都是因為大周的能人名將。

例如,輔國大將軍,寒王,端王。

還有……

南宮胤曾力戰大漠的鐵騎。

一個國家要想延綿下去,那強大的軍事力量是必不可少的。

文帝一心主和,想要休兵養國,但他不知道,大漠和大月都是狼子野心。

大漠土地廣袤卻貧瘠,是遊牧民族起家,他們要想要找到富饒的土地,適合生存的地方,那就隻能不停地擴張版圖,侵占彆國的土地。

換而言之,大漠就隻能通過掠奪壯大國家,令人心生畏懼。

生來就是征服的民族,怎麼可能停下腳步。

不吞併他們,那就會被他們吞併。

奈何文帝看不到這個道理。

四個國家裡,隻有東海和大周是最適合生活的地方。

大周地大物博,土地富饒,自給自足。

其實大周早就是危機四伏,但是文帝卻以為大漠和大月已經收手了。

他們並冇有收手,他們隻是潛伏在觀察,等待一個出擊的機會,那個機會一定會一擊必中!

所以太上皇也很明白,麵對這樣有狼子野心的鄰國,大周不能陷於安樂裡,而忘記了危機四伏。

大周現在需要的不是一位柔和的盛世明君,而是……有鐵血手腕一統天下的君主。

有手段,有心性,心中有白,也容得下黑。

這纔是帝王。

“那太上皇覺得,那位公主應該怎麼處理?”逍遙子問。

“還能怎麼處理?皇帝一心想把那公主賜婚給老六,他以為孤看不出來他的心思?”太上皇歎了一口氣,又重新坐了下來。

逍遙子皺眉,“這……”

要是賜婚給老六,那不是讓老六膨脹了嗎?

太上皇也明白這個道理。

所以現在把赫連霓裳賜婚給誰,笄成了一個世紀大難題。

身份低的,配不上公主的身份。

身份高的,貿然許配給公主,牽一髮而動全身。

現在這公主反而成了一個燙手山芋了。

其實配給南宮薄也不錯,但是太上皇隻是想想而已。

寒王膝下就這麼一個兒子,他必定不會答應的。

他也希望南宮薄可以娶一個自己心愛的女子,平平淡淡的過完一生。

寒王妃已經憎恨皇家的人了,不能再招她恨了。

“你冇有好的人選?”太上皇又問。

逍遙子差點跳起來,這怎麼敢說啊。

他要是說了,皇帝不就恨死他了?

“啟稟太上皇,皇上傳召國師。”

門外有宮人來稟報。

逍遙子和太上皇對視一眼,空氣裡有片刻的沉寂。

太上皇把杯中的美酒一飲而儘。

“你去吧。”

“等會回來繼續喝。”逍遙子道。

太上皇點點頭,“孤等著你。”

逍遙子這就去見文帝了,文帝自從獵場回來之後,就消瘦了許多,最近身體不是很好,也不讓太醫看病,他一個人苦苦支撐著。

這兩天身體不舒服,有些咳血了,他本來是在禦書房召見國師的,但是他想了想,還是回到了他的寢宮。

文帝和國師從不同的地方走向他的寢宮。

“參見皇上……”守門的宮人看到文帝,連忙行禮。

“下去吧。”

文帝擺手。

宮人慾言又止,“皇上,皇後孃娘她……”

“不要在朕麵前提她。”

文帝冷下臉,掀起衣襬跨過門檻,走向了寢宮裡。

逍遙子緊隨其後,走了進去。

宮人隻能眼巴巴的退下。

文帝走到主殿的首位上坐下,看到逍遙子來了。

他立刻就道:“國師,父皇召見你,是不是又是為了老七那個孽子?!”

“父皇居然還冇死心,居然還想要立老七那個孽子為儲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