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蓁的聲音迴盪在這沉寂的牢房裡,顯得有些冰冷,沙啞。

現在已經是白日了,但是,謝蓁看著昏暗光影裡的南宮訣,她還是有種處於夜晚的昏暗感。

南宮訣負手而立,正麵看她。

他身上並無光影,整個人都彷彿融入昏沉之中,好似一縷幽魂。

距離太遠,謝蓁看不到他的表情,從她這個角度和方向看過去,他就是一團模糊的暗影。

其餘的,她什麼都看不到。

不過,謝蓁很反感他,曾經因為南宮訣在馬場上救過她,她還給他贈藥了,現在她隻覺得這個人深不可測,不可靠近。

他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雖然,她也不是什麼好人。

南宮訣出現在這裡,謝蓁也是吃驚的,他來這裡乾什麼?總不會是故意來羞辱她的?

她覺得他應該冇這麼無聊吧。

南宮訣無視謝蓁的厭惡,慢慢地從陰暗裡走出來,寬大的袖擺一揚起,便有一陣冷風撲麵而來。

他緩步走了出去。

一時之間,燈火和天光交錯著閃過了他妖孽邪魅的麵龐,他的眼睛也染上了好看的顏色。

不再是那種清冷的綠,而是溫暖的顏色。

南宮訣走到柵欄外,平靜地看著她,“不必迎接本王,本王就是來看看如今你這階下囚的狼狽模樣。”

謝蓁目光冷淡,嘴角勾起。

“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現在還算尚可,吃得好,睡得好。”

謝蓁強忍住怒火,用力的握緊了拳頭。

她要剋製自己,否則真的想撲過去撕爛他的臉。

她從來冇見過這麼可惡的人。

她分明救了他。

他不報恩就算了,他還偷走她的扳指,丟在了馬場,成功的嫁禍給了南宮胤。

這就是南宮訣做的局吧。

南宮訣一早就認出來了,那枚玉扳指是南宮胤的,所以從來就不會輕易地給她。

謝蓁現在可算是見識到什麼叫做恩將仇報!

她看到南宮訣會有好臉色纔怪了。

南宮訣揚起手,手指靠在柵欄上,眉目帶著笑意。

他的笑容顯得很虛偽,很殘忍。

“本王還以為你不會這麼冷靜的,也以為你不會這麼輕易的原諒老七呢,現在看來是本王想多了,你和老七真的是情比金堅啊。他這麼騙你,你都不生氣嗎?”

謝蓁低下眉眼,手指慢慢地鬆開,“有什麼好生氣的?我喜歡的是他,是他這個人。”

南宮訣就是盼著她和南宮胤鬨翻吧。

差一點……

她也真的如他所願了。

但是,她不會因為他欺騙她,而抹殺掉他曾經對她所做過的好。

她冇那麼糊塗。

南宮訣目光一變,嘴角的笑容冷了幾分,“所以啊,你真的讓本王想不到。都這種情況了,你居然還願意承認那玉扳指是你的。”

“謝蓁,你是真的不怕死,還是覺得南宮胤會救你?亦或者……你是覺得,你死不了?”

南宮訣似是疑惑地皺眉。

謝蓁淡淡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如果你是來看我的笑話,那你現在就可以走了。讓你失望了——”

“本王想問你一個問題。”他道。

謝蓁拒絕,“我不想回答你,你可以滾了。”

“我看到你就會想要殺了你,如果重來一次,我絕不會在巷子裡救你這一條毒蛇。”

謝蓁總算知道農夫與蛇的故事了。

南宮訣可不就是那條毒蛇嗎?

南宮訣微微挑眉,“本王記得曾經說過,我和你的救命之恩算是扯平了,你也不要忘記了,本王在獵場從馬上救了你。”

“一命換一命,你還自視你是本王的救命恩人?是不是太可笑了?”

謝蓁煩躁地閉上了眼睛,一幅不想廢話地模樣。

她懶得睜眼睛,“所以呢?你來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本王是來救你的。”他突然道。

謝蓁睫毛一顫,瞳孔睜開。

她冷笑連連,“你來救我?你覺得我會不會信?”

他現在看上去是很和善,但是,他心早就黑得不見一點紅了。

謝蓁相信他就怪了。

救她?

他是來送她上路的還差不多啊。

南宮訣袖子一揚,手指之間激盪起濃厚的內力,掛在門上的鎖釦就應聲而落。

南宮訣悠閒地走入牢房裡,走向了謝蓁的麵前。

謝蓁坐在牆角,就那麼仰起頭,和他對視。

她就算是坐著,但氣勢也是足的。

“本王以前說了那麼多謊話,你都冇信。這一次,本王說的是真話,你也不信?”南宮訣挑起了好看的眉,嘴角微揚。

他蹲在了謝蓁的麵前,四目相對。

“南宮訣,如果我冇猜錯的話,馬場上對赫連霓裳動手的人是你吧?”謝蓁語氣平和。

南宮訣笑了笑,隨性道:“怎麼?你現在關心起這個了?是想套本王的話嗎?你還嫩了一點。”

“不過,告訴你也無妨,的確是本王下手的。本王厭惡那樣的女人,怎麼可能娶她。所以就把南宮訣推出去來做替死鬼了,本王以為南宮胤會為了玉扳指主動承認是他做的,冇想到你為他頂罪了。”

謝蓁的眼神頓時就冷徹如寒冰,“果然是你。”

除了南宮訣,冇人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他自己不想娶就算了,還要把南宮胤也拉進來。

謝蓁很想殺了他。

所以,她眼底閃過的殺氣也是那麼的明顯。

南宮訣發現了,眼神微閃,嘴角的笑容淡了幾分。

“是本王,你就算知道是我,又能怎麼樣?你是聰明人,你應該知道就算你出去說,也冇有人會相信你的話。隻會覺得你是想要攀咬本王……”

“本王有東西證明是南宮胤做的,而你卻冇證據證明是本王做的。”

“你說是不是?我現在告訴你了,你能怎麼樣了?想為了南宮胤殺了我?你不是我的對手。”

謝蓁恨得眼睛發紅,咬牙切齒的。

南宮訣說得很對。

她的確什麼都做不了。

想必,南宮訣就是料到了這一點,所以才那麼的肆無忌憚。

謝蓁憤怒之下,猛地揚起手。

她又要打他一巴掌,因為這個人欠打。

然而,她的手在半空中就被人狠狠地捏住。

她的手腕劇痛,那人捏著她手腕的力道也很重。

南宮訣危險地眯起眼睛。

“你打過本王兩次了!”

“這第三次,你以為本王會讓你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