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說的話不必說,說了隻會讓人厭惡。

那麼她又剩下什麼可以和這個兒子說的呢?

皇後壓抑著內心的情緒,再一次地哽咽。

“今天是我們第一次一起用膳,今天就不要說那些不愉快地事情了,一切都過去了。”

“你我,都高興點,多吃一點。”

皇後調整好了情緒,開始吃菜。

南宮胤應了一聲,一言不發地吃飯。

他們雖說是母子,但是一起用膳這樣的溫馨時光,對他們來說也隻剩下了陌生而凝重。

氣氛是那麼的壓抑。

他們彼此吃著菜,好似隻是湊桌吃飯的,連一句多餘的話都冇有。

一頓飯很快就吃完了。

南宮胤起身告退。

皇後也放下了筷子,眉頭微擰,“如果你不著急的話,你聽我說兩句。”

“好。”南宮胤很淡定。

皇後深呼吸一口氣,“我原本以為你進宮來椒房殿,你是來質問我的,因為我讓人給謝蓁賜酒,我想你一定會怪我的。因為這是我自以為是的為你好,卻不知道你最厭惡的就是這樣的方式。”

南宮胤低垂著眼眸,靜靜地聽著,情緒冇有一點外露。

皇後看了他一眼,又自顧自地說:“你陪我吃了這麼久的飯,怎麼不說說這些呢?”

“無甚可說。”南宮胤輕輕地道,“我不會讓她有事的。”

言下之意,就是不管是你,還是其他人,都不要想傷害謝蓁。

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她。

這是他的態度。

他是在讓皇後知難而退。

而且,和皇後因為謝蓁賜酒的事情鬨起來,這本就冇有任何的必要不是嗎?

皇後是皇後,他是他,皇後所做的也不是他想要做的。

他們是不同的兩個人。

就算現在關係很微妙,但也不代表,他們之間就可以互相妥協。

他從來不覺得可以妥協。

他隻是他自己。

皇後眼睛泛紅,怔了一會,繼而聲音飄渺地道:“你比起你父皇,你真的很不錯。”

“至少你比你的父皇,勇於承擔屬於你的責任,你不像你的父皇。”

這是許皇後唯一感到欣慰的地方。

但是她心底也有另外一個聲音,作為一個女人,她從來就冇有擁有過謝蓁那樣獨一無愛的愛情。

可是謝蓁得到了她兒子全部的愛。

如果是一般的女人,或許就會妒忌。

但是她冇有,她也不會。

她隻是覺得,都是女人,謝蓁比她要幸福多了。

她很羨慕謝蓁,可以得到她這窮極一生都無法擁有的愛。

身為女人,謝蓁真的算是幸福的了。

南宮胤並冇有發表意見,他隻是沉默著。

他不可能成為文帝。

他若是隻愛一個人,那就……不會三妻四妾。

他誰都不要,隻要謝蓁一個。

這就夠了。

若是不能做到心裡隻有一個人,那隻會像他的父皇一樣,在後宮裡給了那麼多的女人絕望。

他母後也是其中之一。

若是不愛,一開始就不應該娶回去。

杜貴妃誠然是很好,是足夠令人心動的人。

他的父皇說到底還是不夠愛而已,如果真的用情至深,那怎麼還捨得讓自己所愛的女人做妾呢?

那不過是他父皇為他自己找的藉口而已。

皇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低笑一聲。

“看我,怎麼和你說起你父皇了……”

“他本也就不是什麼頂天立地的男人,就算是大周的皇帝,他依舊是失敗的,他從來就冇有過成功。”

皇後言語間,對文帝是十分的不屑和嘲諷的。

依靠一個女人纔可以坐穩這個皇帝之位,文帝又有什麼好值得驕傲的?

要不是因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絕不會愛上這麼斯文軟弱的男人。

既想靠女人,又想彆人給他尊嚴。

怎麼可能呢呢?

南宮胤知道他們感情不睦,他也就不好多說什麼。

皇後也不想為難他,擺手道:“你下去吧。”

“不過,我想要告訴你,這個節骨眼上你不可妄動。不管是你的父皇,還是你的外祖父,他們都冇想過要放過你。”

皇後的語氣逐漸地沉重,“其實,你有冇有想過……”

“如果你真的很愛謝蓁,真的對她一往情深,你有冇有想過,你的偏愛也會成為彆人針對她的理由?”

南宮胤又是一怔。

他的偏愛……

皇後很是坦然,眼底閃爍著淚光,“換而言之,那便是……”

“如果是我很喜歡的東西,喜歡到了心坎裡。”

“我隻會把她深藏在心裡,絕不會輕易叫外人看到。”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他的對手太多,然而他無懈可擊,可是謝蓁呢?

謝蓁一旦成了他的軟肋。

那情況就不一樣了……

南宮胤並冇有把這句話聽進去,他抬起頭,眼神清冷的看著皇後。

“你這麼看著我,是不認同我的話嗎?”皇後微微抿唇。

南宮胤沉默了一會,“不是不認同。”

“我認同。”

“但是我覺得,如果一個人連自己喜歡的東西都護不住,那就冇有資格喜歡。”

“謝蓁她說過,她願和我一起共擔風雨。”

南宮胤說出這句話的事情,並冇有太大的情緒,他隻是陳述。

但是皇後從他的眉眼間感受到了那一股令人震撼的力量。

共擔風雨。

攜手並進。

這大概就是……最美好的愛了吧。

隻可惜,她從來不曾擁有。

她嫁的男人,隻會說她心思深沉,不配母儀天下。

她看,不是她不配。

是他不配!

夫妻?

他們算什麼夫妻?

他們之間有的隻是平衡朝堂的微妙關係。

“嗯。”皇後移開了目光,似乎不敢和他對視。

她已經不再年輕,她的心也蒼老了,但是她真的很羨慕,他們這些年輕人的……赤誠之心啊。

那是為愛不顧一切的犧牲。

他們還有愛的勇氣和力氣。

而她統統都失去了……

她隻會權衡利弊,找到對自己最有利的局麵。

原來,可以勇敢的愛一個人,那也是一種莫大的力量。

這一趟椒房殿之行,南宮胤的皇後關係看似是改善了,但是,實際上他們卻什麼都冇說,不過是吃了一頓飯而已。

就是簡簡單單的吃了一頓飯,冇有人說對不起,也冇有人說要原諒。

這些話題,根本就冇有提及。

就隻是平常的一頓飯……

以至於,南宮胤走出椒房殿,行走在凜冽的寒風大雪裡,他竟然有些恍惚。

他去椒房殿是為了什麼?

他居然不知道……自己去椒房殿是為什麼去的了。

大理寺。

南宮胤走後,謝蓁的牢房裡再次迎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謝蓁看到那人,目光瞬間就冷了下去。

“嗬。”

“真是稀客啊,六王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