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小紅馬不知是受到了什麼刺激,根本就不聽謝蓁的使喚了,撒開蹄子,瘋狂地往密林裡的灌木叢裡跑去。

小紅馬完全是冇有方向的亂跑,謝蓁在馬背上顛得東倒西歪的,冷風迎麵吹來,她的髮絲亂舞,臉上儘是刀割的感覺,她的一顆心都要飛出來了。

謝蓁拚命地攥緊韁繩,小紅馬受驚了,奔跑的速度很快,幾乎是一眨眼就躥了出去。

謝蓁好幾次都差點從馬背上摔下來,現在這個情況,她的大腦都停止了思考,隻是慘白著一張臉,趴在馬背上,不斷的高喊。

“救命救命……”

謝蓁不會騎馬,現在被嚇得心肝亂顫除了喊救命,她根本就不知道應該做什麼了,整個人根本就冇辦法冷靜下來。

密林外。

赫連霓裳一臉的得意。

百裡蒼瀾就要策馬追過去,被赫連霓裳攔住。

“你去乾什麼?不過是一匹小馬駒而已,她那麼蠢嗎?不知道跳馬嗎?”

赫連霓裳揚起高高的頭顱。

百裡蒼瀾皺眉,“是你……”

“百裡,你想多了,怎麼可能是我?隻有我姐姐纔有禦馬的本事,我可冇有。”赫連霓裳笑得人畜無害。

其實,就是她做的手腳。

就算一時間要不了謝蓁的命,她也要謝蓁吃一點苦頭。

她和她姐姐一樣,都會禦馬,這是她生來就有的本領。

不過幾乎冇有人知道。

剛纔那聲口哨就是她的行為,但是百裡蒼瀾也不會有任何的證據。

她可彆忘記了,她可是東海國的護衛。

胳膊肘不能拐到大周的地方來了啊。

百裡蒼瀾大概是確信謝蓁不會有生命危險,一匹小馬駒,在發狂的情況下,隻要謝蓁跳馬,隻會受一些皮肉傷,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還有,大周的女兒家應該也會騎馬的吧?

她是不是過於太擔心了?

百裡蒼瀾也就冇管了。

但是她們都猜錯了,謝蓁哪裡會騎馬,平時馬不發狂的時候,她都膽戰心驚的怕得不行,現在馬發狂了,她在馬背上被甩來甩去的,腦海裡隻剩下一片空白了,哪裡還知道跳馬,怎麼還能保持最冷靜的判斷呢?

小紅馬越跑越遠,狂奔到了密林身處。

密林深處,樹木參天,偶爾隻有一束光破開樹葉過濾到了地上。

謝蓁的馬一受驚,清風就當即使出輕功追上。

他的武功雖然比不過南宮胤,但也算是高手。

但是他的動作還是慢了一拍,有人竟比他先出手了,那身影在密林裡穿梭而去,追向了謝蓁的方向。

清風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隻要對方是朋友而不是敵人,那麼王妃就不會有危險。

清風也打算追過去,他已經落後了一些距離了。

就是這個時候,一道詭異的琴音在密林裡擴散開,掀起一陣波瀾。

清風驟然便覺得頭痛無比,他隻能被迫停歇。

這琴音……

有古怪。

他難不成是遇見了王爺之前遇見的怪人了?

清風試圖再次提起內力,那琴音又傳了過來,在頭頂響起,好似就在很近的地方。

清風在地上站穩,忍不住深呼吸,他看向空無一人的四周。

“是誰?”

“出來!”

清風怒道。

迴應清風的是一道鬼魅嬌柔的女聲,在這不見人影的密林裡響起,宛如女鬼在笑。

“小兄弟,脾氣這麼大?”

清風甩了一下手中的劍,“你是什麼人?滾出來。”

“嗬嗬。”那人又輕笑了一聲,這聲音好似貼著清風的耳畔響起。

“好大的脾氣啊,不過在下喜歡。”

“你放心,你家王妃會平安無事的,你不必追上去。”

清風眉頭皺緊,“你算什麼東西?你說不必追就不必追嗎?”

從這個人的話裡,清風倒是聽出了一個資訊。

剛纔比他先追上去的那個人,是朋友,而不是敵人。

至少,這個時候不是去殺謝蓁的。

這人冷笑一聲,琴絃再次被撥動,一陣刺耳的琴音彌散在空中。

清風覺得頭比之前更疼了,他差點連劍都握不住。

“我算什麼東西?”

“你又是個什麼東西?我偏不讓你過去,你能如何?”

抱琴之人,是杜九野。

他一襲黑袍,抱著七絃琴,立在樹葉之上,俯覽著腳下的密林。

若不是少主心血來潮要救謝蓁。

他可不會多管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