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蓁的說辭太過驚世駭俗,眾人雖然感激她救了平安,但是對她的說法,還是有些駭然的。

謝蓁意識到自己口快了,有些後悔了。

她正想找個台階下。

“過來。”此時,南宮胤在院中衝她低沉地道。

謝蓁也不管自己手上還有血跡,她提起裙襬,小跑向南宮胤。

東方鏡一臉哀怨的提著她的藥箱往外走,他就是來打下手的嗎?

不過,今天也學到了不少。

他對謝蓁口中所說的手術,很感興趣。

原來,開膛剖腹也可以救人,並不是隻能殺人。

謝蓁到底是什麼來曆?

這樣的手術對專業性要求很高,看謝蓁那麼熟練的模樣,像是做過很多次了。

那謝蓁到底是誰?

絕對不可能是那個傻子。

南宮胤知道這個人的來曆嗎?

東方鏡陷入了苦惱裡。

“怎麼樣?”南宮胤沉默片刻,疼惜地捏了捏謝蓁的手臂。

謝蓁很傲嬌,“手術很成功。”

“以後不要輕易說這些話,本王能接受,不代表彆人就能接受。”南宮胤語重心長地道。

謝蓁總算是明白了他的苦心,她的手在自己的裙襬上蹭了蹭,然後毫不客氣的挽上了南宮胤的手臂。

“好。”

“都聽王爺的。”

“不爭辯?”南宮胤有些意外的看她。

謝蓁笑得明媚,眼中儘是他,“有什麼好爭辯,我當然是最相信你的,你不可能要害我。”

“那麼隻有一個解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好。”

“那我,當然不爭啦。”

謝蓁心裡很高興,終於又重操舊業了,而且還拯救了一個小孩子,這比得多少賞賜都要讓人欣喜。

對醫生來,最開心的莫過於病人康複痊癒。

南宮胤沉聲:“你明白就好。”

“那今天他們都知道了……”謝蓁有些苦惱。

南宮胤正色道:“無事,三哥會瞞下這裡的事情的。”

“他心中坦蕩,是個光明磊落的人。”

或許彆人可以對謝蓁會做手術這事拿去大做文章,但是南宮胤相信端王不會,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口是心非的送藥箱來。

謝蓁挑眉,“王爺對端王的看法這麼高?”

“自然。”南宮胤答得毫不猶豫。

三哥是戰神,是個正直磊落的人,他這一生為國為民,南宮胤其實一開始就把他當作了自己的目標。

他是崇拜他的。

因為他太陰暗了,滿腹心機,全是算計,手上沾滿了鮮血。

而端王是個如清風朗月一般的君子,他最開始的希望是成為三哥那樣的君子,而不是靠著算計陰謀,成為一名無情的政客。

三哥太乾淨。

而他太陰暗。

生於陰暗裡的人,也嚮往陽光和乾淨。

端王在後邊聽到了他們的對話,袍子一掀起,走了過來。

“七弟,你對本王的評價倒是很高。”

“本王這個做哥哥的慚愧。”

南宮胤和謝蓁轉頭看過去,端王一手插著腰帶,劍眉星目,豐神俊朗。

“皆是肺腑之言。”南宮胤的眼神也漸漸嚴肅。

端王爽快一笑,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七弟,許久不見,去後山說說話?”

“好。”南宮胤點頭答應了。

他也正好,有事要找端王。

“在這裡等我。”

南宮胤對謝蓁道。

說完,南宮胤就跟著端王走向了後山的方向。

這兩個男人一前一後的離開,皆都是龍鳳章姿的人物。

謝蓁明白南宮胤的擔憂,怕她會為自己招來禍害。

她慶幸自己冇有誤解他,不然那就糟糕了。

謝清秋和細娘在房間裡照看平安,麻藥過了,平安很快就甦醒過來了,不過麻藥一旦過去,那傷口也是很疼的,小孩子哭起來是那麼的可憐。

謝清秋抱起孩子小心的哄著,謝蓁在門口看到這一步,進去湊熱鬨了。

“四妹照顧孩子還真的很有一套,以後肯定很會帶孩子。”謝蓁開起了玩笑。

“以後你一定是一個很溫柔的娘。”

謝清秋小臉微紅,有些自嘲地道:“還不知道會不會有這一天呢。”

雖說她覺得嫁不出去的話,大不了就把頭髮一斷,遁入空門,來這裡照顧孩子也挺不錯。

但是,又有哪個女子不奢望有一個好的夫君呢?不奢望而女雙全呢?

隻是啊,京城裡的人戶都聽說她是個藥罐子了,凡事有頭有臉的誰稀罕?

若是出身不那麼好的,更不會考慮她,不管在什麼家族裡,首先要孕育後代纔是最重要的。

她經常湯藥不離身,哪個人家敢娶她啊?

那不就等同於斷後了嗎?

謝清秋反正是對自己的婚事冇抱什麼希望的,最壞的打算就是來紫雲庵出家。

謝蓁看不下去了,朗聲道:“清秋你可不要這樣想,怎麼不會有那一天呢?”

就算一個女人不能生育孩子,那也不應該對人生絕望。

女人的價值不僅僅限於生孩子,還有更多的價值。

謝清秋抱著平安柔聲哄著,臉上的笑容淺淺,美好得令人心動。

“我都明白的。”

“你不用安慰我。”

她很羨慕謝蓁會醫術,可以那麼的有魄力,她始終成不了謝蓁。

細娘對那個切手指的手術很感興趣,小聲地道:“大夫,平安多出來的那一根手指……您真的有辦法嗎?”

細娘可憐平安這個冇父母遺棄的孩子,如果謝蓁真的有辦法,那她也願意平安恢覆成正常人的模樣,至少以後不會活得那麼的艱難。

就算紫雲庵現在有這位端王庇護,可是以後的事情……

誰都說不準啊。

謝蓁眼神清明,自信地道:“我有辦法,但是現在不行。”

她做手術所依賴的都是晶片給的藥,晶片是要判斷有生命危險的時候,纔會出庫一係列的醫藥用品。

她還得湊一些醫藥用品呢,纔有辦法進行下一台手術。

這就是個弊端。

她得準備一套手術的工具,以備不時之需。

“等她的身體痊癒了,我可以給她做。”謝蓁又道。

她不忍心細娘失望。

古代迷信也挺操蛋的,不就是多長了一個手指?在現代這都不叫事。

不過,古代人迷信也是正常的,她能理解。

說著,細娘又要跪下來道謝。

“大夫您真的是活菩薩啊。”

“神仙下凡。”

謝蓁無奈地笑道,“你可不要這樣說。”

她所做的,不過是出自於本心而已。

謝蓁冇有立刻走,她今晚估計得留下來監測一下平安的情況,小孩子做了手術,就怕會有什麼突動情況。

外頭,南宮胤和端王去說話了,東風鏡見這裡已經冇自己的事了,也策馬回王府了。

不過,南宮胤想把謝蓁給平安做手術的訊息按下來。

但這訊息卻傳到了赫連霓裳的耳朵裡。

百裡蒼瀾認出了東風鏡,跟著東風鏡去了紫雲庵。

這一去,也就偷聽到了他們所說的什麼手術,開膛剖腹。

百裡蒼瀾的武功奇高,東方鏡都不是她的對手,她如入無人之境。

招親會早就結束了,赫連霓裳聽了百裡蒼瀾的回話,她驚得臉色大變。

“世上真的有人可以這樣做?”

“你確定你聽清楚了?是說的手術?”

百裡蒼瀾神色冷淡,“錯不了。”

赫連霓裳臉都白了,皇兄讓她來大周尋找一個大夫,這個大夫還要可以做手術,也就是把人的身體劃開,還能讓人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