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以前的謝蓁她不瞭解南宮胤,必定會認為南宮胤是不想她出風頭。

但是經過這麼久和南宮胤相處的時間裡,她私心裡便覺得,南宮胤不是那種草菅人命的人,他更不會覺得女子不該拋頭露麵的出來問診。

隻是南宮胤現在計較些什麼,謝蓁也不好總是逼問,那平安的情況危險,多耽擱一會就會病情加重,她看不得一個什麼都不懂的一個孩子受苦。

謝蓁也軟了態度,主動開口,“王爺,這個問題我們等會再討論可以麼?”

“讓我先回去拿藥箱,我要準備救人了,我不能袖手旁觀。”

“你以前也不是這樣的人。”

南宮胤雖然在氣頭上,聽到這話,心裡頭也是微微一怔。

她才認識他這麼久,就知道他不是這種人?

他不是哪種人?她怎麼就這麼信任他呢?

南宮胤的眼神裡的冷意已經融化,他低垂下眼眸。

“你真的要這麼做?你確定麼?”

她說出來的話簡直就是駭人聽聞,什麼肚子裡的腸子打結了,需要手術,還要把肚子剖開,把腸子……

南宮胤儘管殺人無數,現在他都頭皮發麻,不敢想下去。

連他都覺得這麼可怕,那要是傳了出去……

她還是太直率了,雖然身為醫者保持自己的本心很好。

但自保纔是最重要的。

謝蓁很堅定,“對,我確定要救她。”

“如果本王不答應呢?”南宮胤揚起了目光,看著她。

謝蓁直接道:“王爺不會看著一個孩子受苦的。”

“王爺雖然惡名在外,但是我相信你,你也是有一個仁心的人。”

“如果給你機會,你做的不會比端王差。”

“彆給本王戴高帽子——”南宮胤語氣冷冷,嘴角卻已經勾了起來。

他對大門外拴馬的清風道,“你還杵在那裡乾什麼?把王妃的藥箱拿過來!”

謝蓁一驚,愣是冇想明白。

他不是來阻止她救人的嗎?

怎麼還把藥箱……

忽然,她釋然了,一股喜悅和溫暖直衝心臟,旋即笑容在她臉上綻放。

這個口是心非的男人啊!

他分明是來送藥箱的,還偏偏要說這些話來刺激她。

他為的是什麼呢?

“你給我帶藥箱來了?”

謝蓁笑得很燦爛,她眼睛裡都是光。

這一瞬間的目光,讓南宮胤不敢直視。

他胸腔裡的心臟,一下又一下搶儘有力的跳動,彷彿要貫穿耳膜。

南宮胤不自然地避開她的眼神,一甩袖子,“本王隻是順路!”

“不過謝蓁,本王要告訴你,你要是弄出了差池——”

他的語氣愈發的嚴肅了,“若是冇有把握,就不要做那等凶險的事情,本王已經讓東方來了。”

這話音一落。

謝蓁突然整個人就上前一步,張開雙臂,一把抱住了南宮胤的腰身。

她做出這個動作,讓南宮胤猝不及防的愣在當場。

緊接著,南宮胤的身體緊繃成一根弦,連呼吸都忘記了。

她輕輕地抱著他,臉貼在他的胸膛上,感受著他的氣息和心跳。

麵對她突然的擁抱,南宮胤的手僵在身體兩側,握緊成了拳頭。

猶豫了很久。

他才鬆開了手,也摟住了謝蓁的肩膀。

謝蓁閉著眼睛,沉浸在他的氣息裡,她感覺到他的臂膀堅實有力,這個人永遠都像是一座巍峨挺拔的高山,永遠都能給她這樣安寧的感覺。

南宮胤的身體更僵了,安放在她肩頭的手掌微微用力,他的手心也出了熱汗,那溫度逐漸的升高,最後透過那單薄的衣料,彷彿要灼燒她的皮膚。

四周除了那呼嘯的風聲,是那麼的安靜。

他們兩個人靜靜的擁抱著,頭頂枯乾的樹枝在他們的身上,投射下淩亂的陰影。

擁抱了很久,兩個人都的氣息都交錯在一起。

謝蓁和他都平靜了下來。

她從他懷裡抬起頭,揚起小臉,目光明亮。

“你是不是擔心我不行?”

“不是。”南宮胤就知道她誤會了,所以解釋道。

“本王是擔心你樹大招風,太過引人注目了,以後麻煩不斷。”

南宮胤風輕雲淡地說著,眼神掃過她的臉龐,彷彿那目光能夠望穿謝蓁的靈魂。

謝蓁低笑,輕輕地笑出了聲音。

“你分明就是擔心我。”

他承認了,低下頭,一瞬間之間動情。

他的薄唇貼上她微冷的額頭,眼中瀰漫著繾綣和溫柔。

他沉聲道:“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本王雖然知道你這樣會惹來麻煩,甚至還可能被當作怪人,但是,本王很羨慕你,至少你還能夠做你喜歡的事情,堅守你的本心和職責。”

“就算做不好,還有本王為你擔著。”

“本王希望你成為更好的自己。”

“萬事,有我。”

字字句句,都是出自南宮胤的肺腑。

謝蓁聽到這些話,心跳陡然漏掉了一拍。

她感受到了這個男人的真心,感受到了他小心翼翼的愛護。

她真的很難想象,他是皇室中人,但是他卻冇有那種居高臨下的感覺,也冇有那種大男子主義的想法。

相反,她充分的感覺到了他的尊重和包容。

謝蓁心裡充滿了力量。

她覺得,最好的愛情,那大概就是對方讚同且願意支援自己的理想和事業。

謝蓁心中感動,眼眶泛紅,她猛地踮起腳尖。

她送上了自己的唇,給予他,她全部深情的一吻!

南宮胤再次呆住。

唇上輾轉的溫熱,重重的擊中了他的心臟。

他的腦海裡,一瞬間好似有千樹萬樹的煙火盛放。

那空蕩的心中,被這異樣的溫暖感覺充斥著滿滿噹噹的。

“南宮胤。”

“我好像,真的很喜歡你。”

她的聲音裡帶著幾分羞澀,還有幾分深情。

這些話,反反覆覆的迴盪在他空白的腦海裡。

這還是謝蓁第一次說喜歡他。

原來……

這便是喜歡。

這一刻,南宮胤竟然天真的想,時間就停留在此。

他想,他永遠都不會忘記這一天。

寒冬已至,灰暗的顏色鋪開在她身後的天際,宛如末日一般陰沉可怕。

但她眼中的歡喜,點亮了這個陰暗的世界。

分明是凜冽的冬天,他覺得好像已經到了溫暖的春天。

他忽然俯身,身上帶著淡淡的香氣,氣息就那麼鋪天蓋地的壓下來。

他拿起她的手,手腕那裡已經發紅了。

“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