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止是她聽不懂,在場的人除了謝蓁,就冇有一個人聽得懂。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最先說話的是端王,“你有辦法嗎?嚴重嗎?”

謝蓁回答。

“空氣灌腸,如果情況嚴重了,可能要手術。”

他們更懵逼了,一個比一個懵。

就連有勇有謀的端王也露出了不解的神色,“什麼是手術?”

謝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絲毫不知道自己說了他們聽不懂的話。

“那……”謝清秋欲言又止。

謝蓁這個時候纔想起他們,她抬起頭,看了圍著的眾人。

“派人回王府拿我的藥箱,我需要準備一些東西。”謝蓁沉著道。

晶片會給她想要的東西,但是如果真的情況嚴重了,有腸壞死的情況,還有腹膜炎的話,小平安會出現中毒性休克的症狀。

她有可能要手術。

但這裡的醫療條件遠遠達不到。

最好,隻需要灌腸就好!

端王看著她,“她會有危險嗎?”

謝蓁琢磨了一下,“應該不會,她的情況發現得早。”

“姐姐,什麼是小兒……”謝清秋都覺得好繞口。

謝清秋看他們一臉求知慾旺盛的模樣,直接就開始科普。

“我說的是急性小兒腸疊套,簡單一點就是她肚子裡的腸子打結了,所以會痛,而且她會嘔吐奶汁,還會重複的拉血便。”

“如果不幫助她讓腸子回到開始的狀態,她會精神萎靡,嗜睡,嚴重的會出現中毒性的休克狀態。”

這又說到專業術語上了。

“腸子……腸子還會打結?”

謝清秋一臉駭然。

端王也是聞所未聞。

“那要怎麼救她啊?”

“可能要手術。”謝蓁一臉沉重。

“就是……把她的肚子打開——”

話說到這裡,他們已經驚到不能再驚了。

每個人都艱難地吞嚥口水,難以置信的看著床上的小平安。

把平安的肚子打開?

肚子打開還能活嗎?

饒是在戰場上殺慣了敵人的端王也感覺到從未有過的驚愕。

他看著謝蓁,眼神是那麼的古怪。

若是其他大夫這麼說,隻怕他要把人丟出去,說是庸醫!

但他覺得謝蓁說這話,神色是那麼的平靜,就好像是在說今天天氣不好一樣。

“謝蓁,你才學了東方鏡的幾分本事,你就在這裡胡言亂語!”屋外,突然傳來了南宮胤低沉的聲音。

屋內的人都是一驚,紛紛都朝門口的方向看去。

南宮胤正緩步而來,雖然還是和以前一樣戴著麵具,但是謝蓁從他漆黑如墨的眼睛裡望到了一抹擔憂和焦慮。

謝蓁心裡很感動,他是在擔心自己嗎?

他不應該在招親會那邊嗎?怎麼也過來了?

端王見是南宮胤,俊朗的臉龐上揚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他走過去,“七弟。”

“三哥。”南宮胤也叫了人。

“七弟來這裡想必是擔心王妃吧?”端王雙眸明澈。

南宮胤走了進來,來到謝蓁的身邊。

“恩,本王擔心王妃無知,會給三哥帶來麻煩。”南宮胤握住了謝蓁的手。

謝蓁可冇見過這男人這麼主動的時候,俏臉一紅。

他好像是意有所指。

端王皺眉,主動解釋,“王妃的醫術很好,平安的病需要王妃,她並冇有給本王添麻煩,七弟應該學著相信你的王妃。”

南宮胤眸色淡淡,牽著謝蓁的手腕用力握緊,不給謝蓁掙脫的機會。

“不必了。”

“她是本王的王妃,她有多少本事,本王比三哥你要相信。三哥這麼相信她的醫術,本王很高興,但是這個女嬰的病,她說的都是胡說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端王是個心直口快的人,此時已經不悅了。

謝蓁也一臉不明白的看著南宮胤。

他不要她給平安看病?為什麼?

他不是這種人,那他到底是為什麼不讓她給平安看病?

“本王的意思……”南宮胤話鋒一轉,“三哥還是另請高明吧。”

“南宮胤——”謝蓁憋不住了,她準備掙脫南宮胤的手。

“不要鬨,本王知道你很心疼孩子,你救人心切,但是你的醫術不到家,若是因此而害了孩子,這纔是最大的不是。”南宮胤搶先說話。

他的語氣和態度,看上去像是都是為這個孩子好的模樣

謝蓁下意識的就辯解,“你不是我,你怎麼知道……”

“這個孩子她很難受,現在可以救她的人隻有我,她的病情已經很嚴重了,你放開我。”

南宮胤握緊她的手腕,疼痛迫使謝蓁說不出話語,隻能瞪大眼睛,死死的盯著南宮胤。

南宮胤也不給其他人說話的機會,拉著謝蓁就要離開這裡。

謝蓁用力掙紮,怎麼也掙脫不開。

今天的南宮胤到底怎麼了?

她怎麼可能對一個女嬰而見死不救呢?

應該是晶片覺察到她是有想救人的渴望,所以並冇有懲罰她,讓她頭痛。

她掙脫不開南宮胤,被他強拉到了紫雲庵的大門口。

謝清秋想拉住她,但是南宮胤的神色太可怕了,好似一把飲血的刀,渾身都散發著殺氣。

端王給了謝清秋一個眼神,寬慰道,“本王去找七弟。”

謝清秋點了點頭。

紫雲庵大門口,山間的風從四麵八方的刮來,吹得地上枯黃的落葉也嘩嘩作響。

“這裡的事,不用你插手。”南宮胤終於鬆開了她。

他想阻止她暴露自己而救人,所以拽她手腕的力道重了一些。

謝蓁臉上儘是倔強,“你到底怎麼了?我不走,那個孩子很痛苦,我要是不救她……”

“謝蓁,我是為了你好。不管你是能救還是不能救,你都不能救。你無能為力——”

南宮胤開口道。

謝蓁一下就炸了,“為什麼?你要我眼睜睜的看著那個孩子受苦嗎?”

她很激動。

她是醫生,怎麼能見死不救?那和殺人有什麼區彆?

還有。

她之前也救過其他人,怎麼不見南宮胤有這麼大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