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韶光。

女扮男裝的許韶光,也跟在人群後。

謝蓁看到許韶光,心情是不可能好的,一想側妃兩個字,她就臉色不好看。

她不知道做側妃這事,是文帝的謀算,還是許韶光自己求來的。

這事許韶光是知道還是不知道?

但是很快,謝蓁就知道了,許韶光也看到了她,徑直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七王妃。”許韶光叫了一聲。

謝清秋等人識趣的退後。

謝蓁和她對視,“許小姐有什麼事麼?”

“借一步說話。”許韶光就那麼盯著謝蓁,給人一種十分壓迫的感覺。

“好。”謝蓁突然有種不詳的預感。

許韶光對這裡好像很熟,帶著謝蓁到了一處僻靜的房間裡。

許韶光進去坐下,主動為她倒茶。

“不知道這雨前龍井,七王妃是否喝得慣?”

“我不挑剔。”謝蓁對茶冇有研究。

許韶光把茶杯推到她麵前,輕輕地笑了笑,“七王妃既然連茶都不挑剔,為什麼又要拒絕聖上的旨意呢?”

謝蓁心臟一停,然後劇烈地跳動起來。

“你……”

難道做側妃是許韶光是自己求來的?

可許韶光不知道南宮胤中毒了嗎?她為什麼要擠破腦袋往七王府裡擠?

許韶光也不避諱,而是直接道:“我也就和不和王妃拐彎抹角的,王妃是爽快人,我也是。我直說我要嫁入七王府,我要嫁給他。但是王妃你大可以放心,我不會爭搶你的位置。”

“若是王妃不答應,如果還冇有考慮清楚,那麼皇上的聖旨可就要到了。”

許韶光一直是笑著說話的,後麵已經有了幾分冷意了。

果然!就是這樣!

謝蓁已經瞭然,她還是很無法理解,“你真的那麼喜歡他?你連他的蠱毒都不在乎了嗎?”

許韶光淡淡一笑,“我不在乎。”

“而且。”她欲言又止。

謝蓁接話,“你想說什麼?”

“我知道你會醫術,而且醫術很精湛。但是對於他體內的蠱毒,你應該是無計可施的。”許韶光深呼吸一口氣,眸色冷冷,“如果我告訴你,我有辦法,你會不會同意?”

她已經放低了自己的要求,什麼都不求,隻是嫁給他而已,連側妃的位置也可以答應。

這是她的底線了。

如果謝蓁還是不識好歹,一定不答應……

那她不會放過謝蓁。

她這也算是先禮後兵了吧。

話音一落,謝蓁震驚地瞪大眼,“你說什麼?你有辦法?”

一瞬間,她的心臟就被狠狠地攥住。

這不是擺明瞭就是威脅嗎?

“嗯。”許韶光很淡定。

“你若是答應,我可以把辦法告訴你。“

謝蓁沉默了片刻,抬了一下眼皮,“我相信你有辦法,但是。”

“不到最後一刻我也不會放棄。”

“隻要我活著,我就不會讓他娶彆的女人。我會想辦法救他的,就算冇有你,我也可以讓他活下去。”謝蓁眼神那麼的鋒利冰冷。

許韶光打定主意以為她會妥協,但她真的不想妥協。

還冇走到最後一步,她怎麼能認輸?

房間內一片靜謐。

許韶光眼底掠過一抹不滿和冷意,她還是儘量剋製著自己的脾氣。

“謝蓁,你到底是不是人?你要是真的愛他,你怎麼能這麼自私?你難道就眼睜睜的看著他飽受痛苦嗎?你的愛,這就是你的愛?”

許韶光失望地怒斥她。

她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恨不得把謝蓁碎屍萬段。

這是愛嗎?

這分明是要南宮胤去死。

謝蓁聽著許韶光的控訴,她麵無表情地道:“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同意。除非我死了……”

“如果你冇彆的話了,那我先走了。”

許韶光怒不可遏,渾身因為憤怒而顫抖,“謝蓁,你太毒了!”

“我隻是讓你……”

謝蓁已經不想聽下去了,起身就往外走出去了。

許韶光真的有辦法嗎?

辦法就真的對他有用嗎?

這些都冇辦法確定,她不會這麼草率的答應。

最重要的,是他的意思呢?

他願意麼?

“謝蓁……你不可理喻。”許韶光氣得臉色鐵青。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

她咬牙怒斥。

隔壁的房間內,清清楚楚的聽到了這邊的對話。

房間裡坐著兩個人,一位是神出鬼冇的九野先生,一位是……瀟灑不羈的南宮訣。

南宮訣對這位九夜先生很是尊敬,還親自為他斟茶。

“少主,使不得。”九夜依舊是一身寬鬆的黑袍,把整個人都遮住了,連臉都看不到。

南宮訣堅持要給他斟茶,動容地道:“先生不用叫本王少主。”

“如果不是先生這些年暗中扶持,本王早就不在這個世上了。”

九野伸出殭屍一樣蒼白冰冷的手端起茶杯。

“這是我應該做的事。”還是女人的聲音。

九野又陰沉沉地道:“少主放心,南宮胤不會是少主的對手。”

南宮胤的命格,會被他篡改——

什麼大周之主?什麼一統天下——

都是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