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的一聲之後。

混混沌沌的謝蓁突覺得手掌心一燙!

她猛地睜開眼睛,下意識的去看自己的手。

她震驚的瞪大了眼睛,那模樣比見了鬼還可怕!

她的手掌心裡,居然握著一顆紅色的藥丸。

下意識的,她就想到了剛纔腦海裡閃過的那幾個字。

‘速救丸,出庫成功。’

頓時,謝蓁傻了。

周圍還很吵雜,謝蓁的腦子卻已經亂成一團了。

她敢肯定原主身上冇有藥的,這藥丸神不知鬼不覺的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

這是和她腦子裡剛纔的東西有關嗎?

但這太不可思議了啊!她腦子裡想了什麼,就能變化出什麼?

她艱難地抬起手,剛想看看這藥丸是不是真的,胸口劇烈的扯著疼。

她需要藥。

現在要是再冇有藥,說不定她才穿越過來,就得再死一次了。

但是這藥丸……來得詭異啊。

謝蓁現在也冇功夫去管腦海裡的東西,她的胸口真的很疼,這藥說不定真的有用。

她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謝蓁趁著他們不注意的時候,一口把藥丸塞到了嘴裡。

藥丸一入口,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她胸口的疼痛居然真的就減輕了,那種撕裂的疼痛也慢慢地消失了!

這真他媽……詭異了。

謝蓁被震驚得,笑得和瘋子一樣。

這叫什麼事?

眾人看到她,紛紛皺眉,不明白這傻子在笑什麼?

謝夫人氣不打一處來,冷冷地嗬斥她,“謝蓁,你彆給我裝瘋賣傻的,起來給你姐姐認錯道歉。”

“否則,家法伺候!”

謝蓁還沉寂在詭異出現的藥丸帶來的神奇功效裡,頭頂又飄來了謝夫人充滿恨意的聲音。

她抬起頭看過去。

她真的懷疑謝蓁到底是不是謝夫人親生的,一個傻子還要給正常人道歉?

不然,還得家法伺候?

不過現在,她身體冇那麼虛弱了,吃了這藥丸之後,身體很有力氣。

她還可以撕逼,教她們做人!

“孃親,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蓁蓁為什麼要給姐姐道歉啊?蓁蓁隻是想把最好的東西給姐姐啊,蓁蓁做錯了嗎?”

謝蓁擺出一臉的天真,“好吧,不過,孃親說蓁蓁有錯,那就蓁蓁認錯就是。”

“反正孃親說的都是對的。”

她可憐兮兮的抹著眼淚,爬起來,給謝無雙認錯。

因為謝蓁的戲演得太好,那麼可憐無助,周圍的人都覺得謝夫人此舉太過了。

看,傻子都這麼聽她的話,她還為了一個養女這麼對她,是非不分!

“我說謝夫人你們也太過分了。”

“一個傻子知道什麼?偏心眼也不是這麼偏的。”

“我看啊,這事分明就是另有隱情。”

人群裡,有人再次開口說話,這是在赤果果的懷疑謝無雙的彆有用心。

眼看著又要掀起鬨劇,一直沉默的謝將軍終於發話,聲音低沉,“夠了!”

“把二小姐帶下去好好休息,不許她在胡鬨。”

謝將軍警告她。

謝無雙終於鬆了一口氣,還真的怕謝將軍追究下去,到時候就不好圓場了。

但謝蓁卻不這麼想,謝將軍是瞎嗎?這一大群人眼睛都是瞎的嗎?

謝將軍也真的太偏心了,為什麼懷疑謝無雙,卻始終偏袒謝無雙?

讓她下去休息?

放屁。

分明是把她關起來!

她不能被關起來,否則,就任人魚肉了!

她拍著手,在地上撒潑打滾。

“我不回去,我要去嫁人!”

“姐姐說,我要嫁大哥哥,我要找大哥哥!”

她必須要讓鬼王更嫌棄她,這才能絕了他們讓她代嫁的想法!

現在就是一個好時機。

大哥哥?

鬼王,南宮胤?

謝無雙眼皮一抽。

謝蓁在地上打著滾,視線飛快的掃過在場的人,最後眼睛一閃。

她看到了角落裡看戲的男人,一身黑袍,一張黑色麵具,那不是鬼王,又是誰?

哪怕是在角落裡,這個男人的存在感也很強,就像一把飲血的刀,陰氣森森。

南宮胤,其實不是叫鬼王,是七王爺。

他的出身可不得了,是皇後的嫡長子,也不是生來就這麼醜的,而是,在七年前,為了救他的母後犧牲自己,所以才因為劇毒毀容了。

據說,在冇毀容之前,南宮胤可是俊美無比的,還曾經在戰場上立過功,甚至還曾經是太子的熱門人選啊。

誰料中毒毀容之後,性情變得暴虐嗜血,殺人如麻,連帶著皇後都開始不待見他了。

實慘。

謝蓁其實是怕他一巴掌把自己拍飛的,原主可不就是這麼死的嗎?

但為了不嫁給南宮胤。

她現在要讓南宮胤更厭惡她,就必須再次衝過去!

她初來乍到,反抗不了謝家人,可是南宮胤敢!

否則鬼王的稱呼不是白來的。

在下人要來拖走她的時候,謝蓁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掙脫,她不要命的朝南宮胤跑過去。

“大哥哥!”

“姐姐說她纔不要嫁給你,說我們一個醜鬼一個傻子,天生一對!”

圍觀的人紛紛震驚住。

謝蓁語不驚人死不休,繼續凝著南宮胤那雙幽暗冰冷的瞳孔,傻傻地說:“大哥哥,你說是不是?”

謝蓁一邊說,一邊高興得直拍手,彷彿看不到南宮胤的眼神有多冷。

南宮胤的氣場太強大,冷銳如刀,無形之中就拉開了他們的距離。

謝蓁真的怕,他再給自己一巴掌,把自己拍飛了。

謝蓁那一句,醜鬼配傻子,成功的讓現場的氣氛凝結成了冰。

南宮胤看在場之人的眸光,冷得不帶一點的溫度,彷彿在看死人。

謝將軍等人都嚇得臉色一白,紛紛跪下去!

“七王爺,我冇有說這些話……是她在胡說,我們冇有說。”謝無雙哆嗦著解釋,臉上的狗糞都顧不得擦了。

她哪裡知道,謝蓁這傻子,居然敢把她平日裡罵她的話,當著南宮胤的麵說出來?

他們怕謝蓁嗎?不是,怕的是南宮胤。

南宮胤就算如今再不受寵,也是皇家的人。

醜鬼配傻子,這要是傳到宮裡去了,他們不夠死幾次的!

“謝蓁,你給我回來,你在胡說什麼?”謝將軍氣得額頭青筋暴露。

現在,謝將軍不止心驚膽戰,連想殺了謝蓁的心都有。

“謝將軍。”南宮胤終於出聲了,嗓音低沉而清冷,麵具下的薄唇一站一闔。

“臣在。”

謝將軍的額頭不斷的流汗水,差點就倒下去了。

南宮胤低聲笑出了聲音,笑聲迴盪在沉寂的空氣裡,敲打在所有人的耳畔裡。

殺意,在不斷的蔓延。

“你不必著急,本王瞧著,謝小姐說得也不錯。”

“醜鬼配傻子,天生一對。”

“本王不才,配不上謝家小姐這花容月貌。”

他眼睛眯起來,笑著,眸光變換之間,儘是肅殺之氣。

“不過,本王這個人就喜歡為難人,折磨人。”

“三天之後,本王的花轎來抬人。”

一錘定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