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裡蒼瀾是不怕謝蓁的,但人在皇宮,就要遵守皇宮的規矩。

她讓開了路。

謝蓁撥出了一口氣,提起裙襬走向了裡麵。

殿內,赫連霓裳正在喝茶,一副愜意的模樣。

赫連公主哪裡是生病了?看著活蹦亂跳的,好得很。

不僅如此,還麵色紅潤。

謝蓁和她一比,都比不過。

“七王妃好大的威風啊。”赫連霓裳勾唇道,“耍架子耍到本宮這裡來了?”

謝蓁一臉公事公辦的模樣,“公主,父皇擔心公主的身體,宮中冇有女太醫,所以特意讓本王妃來為公主診脈,以此不要耽擱了日後的招親會。”

“公主說吧,哪裡不舒服。”

謝蓁就知道赫連霓裳是故意的,但這個時候,她肩負文帝的旨意,她還能怎麼辦呢?

不過也慶幸是有文帝的旨意,否則,她連這宮殿的大門都踏不進來。

赫連霓裳憎恨她,是那麼的明顯。

她來這裡,定然是會加劇惡化他們之間的關係。

赫連霓裳和她的梁子,早就在太和殿前結下了。

這時候謝蓁想不通了,她都能想明白的問題,文帝會想不明白嗎?

那為什麼非要她過來診脈呢?是真的冇有女大夫,還是文帝選她來?

還不等謝蓁想明白,赫連霓裳那張娃娃臉上陡然就劃過了一抹冷意,“本宮哪裡不舒服?本宮看到你就不舒服。”

謝蓁無奈,“那可真的是抱歉了。”

赫連霓裳冷怒道:“那個醜王爺居然敢扭本宮的手腕,本宮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你們。”

“公主,是你挑釁在先。請你搞清楚狀況。”謝蓁這時候還有膽子辯駁幾句。

請不回赫連霓裳,大不了她就是受罰而已。

她可不願意當孫子。

“本宮那是挑釁麼?本宮說的是事實!”赫連霓裳反問,“難道南宮胤不是醜王爺?”

“本宮說的不對麼?”

謝蓁眉眼冷冷,“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赫連霓裳大言不慚地道:“本宮不想怎麼樣,本宮也不是小氣的人,我們東海國的兒女一向大度,隻要你跪在本宮的麵前,給本宮磕幾個響頭,本宮就原諒你,和你一起去國宴。”

謝蓁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給她下跪?

“你要我給你下跪?”謝蓁一臉的吃驚。

赫連霓裳對上謝蓁的眸光,輕蔑地道,“怎麼?你聽不懂麼?”

謝蓁都想擼起袖子罵人了,也不看看自己是哪一根蔥!

讓她下跪求她原諒?赫連霓裳的臉真的太大了,真的太把她自己當成個人了。

謝蓁譏諷一笑,“公主,不用診脈了,本王妃也知道你得的是什麼病了。”

“妄想症是病,得治!”

謝蓁慍怒道,“我看南宮胤不該扭斷你的手腕,而是該打破你的腦袋,誰叫你腦袋裡儘是水呢?”

“讓我下跪求你原諒?我看公主真的是病得不輕!”

謝蓁一口氣吼了出來。

她真的要被氣死了。

赫連霓裳到底長冇長腦子啊?

“好,看來你是不願意下跪了。”赫連霓裳的臉上揚起了一抹狂傲。

“本宮想到了另外一個好辦法。”

赫連霓裳的眼睛很漂亮,是大海一般的藍色,現在這個時候卻燃燒起了火焰。

她像一個小辣椒。

“本宮聽說你們很恩愛,那行,本宮覺得也不用比什麼招親會了,本宮這就去告訴大周的皇上,本宮就要嫁給南宮胤!本宮要讓南宮胤休了你,把七王妃的位置讓給本宮!”

“畢竟,本宮就是喜歡用情專一的男人,你說怎麼樣?”

赫連霓裳這話說了出來,猶如一股冷水潑灑而下,謝蓁的思緒瞬間回籠,人也冷得發顫。

要嫁南宮胤?

還要休了她?

“謝蓁,你跪不跪!?”赫連霓裳滿意的看著她蒼白的臉色,傲嬌得像一隻孔雀。

百裡蒼瀾守在門外,時不時的朝裡麵看一眼。

她內心腹誹。

這赫連霓裳還真夠絕的,不是要人家跪,就是要搶彆人丈夫。

好得很。

麵對赫連霓裳的步步緊逼,謝蓁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她的拳頭也捏得咯咯作響了。

忍不住了怎麼辦?

她很想揍赫連霓裳一頓,但門外那個護衛似乎她不是對手。

但這個時候,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

她屏息低頭,咬牙切齒的說:“好,我跪便是!”

這是赫連霓裳意料之中的結果,她很得意。

“看你還算識相,那就快點給本宮下跪!”

“記得頭一定要磕得響一點,否則,本宮會生氣的。”

赫連霓裳還在喋喋不休的訓話,謝蓁低下頭,活脫脫的一個受氣的小媳婦形象。

在赫連霓裳的注視下,謝蓁站直的雙腿,開始慢慢地彎曲。

赫連霓裳心情很好的笑出了聲音。

她就等著謝蓁在她麵前下跪呢。

就在謝蓁的膝蓋要彎曲的時候,說時遲那時快——

謝蓁忽然就變了一個臉色,她一頭撞向了耀武揚威的赫連霓裳。

隻聽得哎喲一聲,赫連霓裳被她一記鐵頭功撞得流了鼻血,人和椅子一起倒了下去。

赫連霓裳才倒下,謝蓁就騎在了她的身上,拳頭已經往赫連霓裳的臉上招呼了去。

謝蓁是不會武功,但是在現代的時候,她有空的時候還是會去學學跆拳道的。

她就是出其不意去攻擊赫連霓裳的。

就是想要自己搶占先機,因為赫連霓裳似乎會武功。

赫連霓裳猩紅著眼睛,怒吼。

“謝蓁你給本宮滾開!”

“你敢襲擊本宮!”

謝蓁她先發製人,壓住了赫連霓裳,然後一口就咬到了赫連霓裳的手腕上去!

謝蓁發狠了,死死的嘶咬著,恨不得撤掉赫連霓裳一塊肉。

讓她奇怪的事情發生了,赫連霓裳不是上過戰場嗎?怎麼還掙脫不了她?

謝蓁怒極,騎在赫連霓裳身上揍她。

她揍赫連霓裳揍得狠。

偏偏她嘴上還在喊。

“公主你冷靜一點啊,快來人啊!”

“公主發病了,快把公主製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