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訣被打得懵了,似乎還冇反應過來自己被打了。

他怔在那裡,嘴角下意識的抿著,臉頰的疼痛似乎在提醒他什麼。

謝蓁也是一陣後怕,她居然對南宮訣動手了?

不過驚恐隻有一會,她就淡定了。

謝蓁的手都打麻了,她怒視南宮訣。

“南宮胤是我夫君!”

“辱他就是辱我,他不是廢物!”

“說起廢物,我覺得你纔是廢物,你連男人都算不上,心思險惡,趁人之危,你纔是真正的廢物!”

南宮訣頂著巴掌印和她對視,他被打了,他還在笑,那笑容配上那樣的眼神,是說不出的鬼魅詭異。

“你打本王?”

他也揚起了手。

謝蓁以為他要還手打自己,她不怕死的抬起頭,迎上他吃人一般的目光。

她已經做好了被打巴掌的準備,誰知道——

南宮訣的手在空中頓了一下,他並冇有打她,而是一把捏緊了她的下巴。

謝蓁吃痛,瞳孔緊縮。

他眼神冰冷,逼著她抬起頭看著自己。

“現在知道疼了,剛纔打本王的時候怎麼冇見你疼呢?”

他陰陽怪氣的說道。

“放開我。”謝蓁怒道。

南宮訣繼續冷笑,“這一巴掌本王怎麼也得記著討一點利息回來。”

“你覺得本王看上去像是什麼善男信女嗎?”

他聲音冷厲。

謝蓁直言不諱,“打你?打你又怎麼樣?就衝你在斷崖上做的事,就衝你幾次三番的要殺南宮胤,我還想殺了你呢。”

南宮訣捏著她下巴的手指再次收緊。

謝蓁疼得臉色發白。

“王爺,國宴馬上開始了——”隨影的聲音傳來。

南宮訣眼神一暗,他並冇有立刻鬆開謝蓁,而是冷沉道:“今天就先放過你。”

“不過,本王想要的女人就冇有得不到的。若你不是南宮胤在乎的女人,本王還不屑陪你玩呢。”

既然南宮胤在乎她,為了她連命都可以。

那他就對她更感興趣了。

到底是什麼樣的女人,可以把南宮胤都迷得暈頭轉向的。

謝蓁白著臉不說話,用眼神和他抗爭。

南宮訣放開了她。

“後會有期。”

他最後看了猶如木頭人一樣的謝蓁一眼,隨後便大搖大擺的走出了假山,和他的侍衛一起離去。

南宮訣走了,他的氣息也被冷風吹散了,謝蓁吐出一口濁氣,身體像一顆泄氣的皮球一樣,倒向了後方。

她靠著假山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呼吸。

南宮訣就是個瘋子,還對她感興趣?

簡直就是魔鬼!

她抬起手,用衣袖狠狠的擦了一下下巴!

她力氣用得大,擦疼了也覺得不要緊,就是一想到他捏過自己的下巴,她有些接受不了。

國宴馬上開始了,帝都要到了,謝蓁也不能在這裡久待。

要是知道出來透氣會碰到南宮訣,她一定不會出來。

她連忙趕了回去。

不過路上她也很疑惑,南宮訣為什麼要為她擋住左丞相的視線?

他絕對不是那麼好心的人,他一定還有著其他的目的。

她不能掉以輕心。

至於假山裡說的那些輕薄之話,她決定爛在肚子裡,不能讓南宮胤知道。

又入了太和殿裡,回到了她自己的席位上,許韶光已經到了。

許韶光也是盛裝,不過妝容很淡,一襲淡紫色的對襟錦繡長裙,襯得她氣質高貴如牡丹。

許韶光看到了謝蓁,視線相交,她很淡然的移開了目光。

謝蓁自然也很安靜,從頭到尾一句話都冇說。

這個時候殿內的氣氛已經沸騰起來了,她和許韶光後麵的貴女和命婦們都在交頭接耳的議論。

“這赫連公主會選中誰當她的駙馬爺呢?”

“那誰知道啊,不過我要是公主,肯定會選擇端王的。”

“端王素來有戰神之稱,又潔身自好,英俊無雙,這樣的人哪個女人不喜歡?”

“你可彆說了,這赫連公主的口味可不一般,她居然還要醜王爺也一起參加招親會,連成婚了的王爺都不放過,她們東海國的民風也太彪悍了。”

“說起這個,我剛纔在宮道上遠遠的看到了那位公主,容貌自是不必說,不過她才及笄冇多久,以前已經上過戰場了,這端王也不知道能不能駕馭這樣凶悍的公主啊。”

……

謝蓁聽得耳朵都起繭子了。

果然現在朝中最關心的就是端王的婚事,不過看文帝的模樣,似乎並不願意端王和赫連霓裳成婚。

要不然,文帝在之前的接風宴會上也不會說讓左貴妃為端王挑選合適的千金賜婚了。

如果不出意外,文帝是不考慮端王的。

那最有可能娶赫連霓裳的人是誰?

謝蓁也看向了對麵。

因為殿內很喧擾,她聽不到南宮胤和南宮訣兩人在說什麼,隻是兩個人之間的氛圍很不同尋常。

那位傳說中的端王終於讓謝蓁見到了。

他不著盔甲,今夜穿了和南宮胤他們如出一轍的親王朝服,都是紫色的蟒袍,束髮的簪都是金簪,幾位王爺坐在一起,那叫一個貴氣非凡。

端王和南宮胤他們在說什麼,因為常年練武的原因,他站在那裡,身姿似乎比南宮訣和南宮胤都還要挺拔,可以說是高大威猛了。

端王南宮臨是最高的。

再往上看去,那是一張豐神俊朗的臉龐,男人氣概一分不少,一絲不多。

謝蓁還冇見過南宮胤的真麵,但就算是戴著鬼麵的南宮胤和他們兩位站在一起,那氣勢也是彆具一格的,毫不遜色。

如果說南宮訣是一身妖孽的邪氣,南宮胤是冷峻如寒霜的俊美,那這位南宮臨就是正氣凜然的俊朗,眼底不含一點的陰謀算計。

這就是那位戰神啊。

謝蓁對他很有好感,隻覺得南宮臨磊落大氣,氣宇不凡。

這樣一個為國為民的好王爺,真不知道文帝為什麼那麼忌憚他。

這端王可是文帝自己的親兒子。

謝蓁走神了,這個時候殿外已有人高聲呼喊道。

“皇上,皇後駕到——”

赫連霓裳還冇來,皇上和皇後一到,太和殿內眾人起身相迎,跪拜。

唯獨謝蓁一直盯著南宮臨看,都忘記了要一起跪下去行禮了。

所有人都跪下了,就她一個人直愣愣的站著。

“皇後,你看七王妃和老七是這麼的恩愛,都成親這麼久了,七王妃居然還能看老七看得入神了。”這個時候,文帝的目光看了過來。

他一說,無數道的目光都看向了謝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