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丞相帶著上位者的氣勢,此時此刻冇穿官袍,但是一身尋常衣衫也掩不去左丞相的氣勢。

其實左丞相看起來,更似那種文人墨客,雖然外孫都這麼大了,但是一點都不顯老,優雅的老去說的便是左丞相這種人。

南宮訣斜靠著假山,站姿狂放而慵懶,他墨綠色的眼睛裡不帶一絲一毫的溫度。

也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他恰好就把謝蓁擋住了。

左丞相隻看到了他一個人。

“左丞相此言差矣,左丞相近些年爬得倒是太高了,以至於左丞相你是否忘記了,你諂媚巴結,四處討好的可憐模樣?”

“當年你可是仰人鼻息,一個區區的九品官。左丞相你如今貴人多忘事,本王倒是為你記得清清楚楚的。”

“當初不知道是誰跪在杜丞相的府門外求本王外祖父給他前程呢。”

南宮訣話裡諷刺之意更甚。

左丞相臉色一冷,陳年舊事被提起來,他自然覺得冇麵子。

他的語氣也很不好,“杜丞相?不管以前如何,現在朝堂之上還有杜家的立足之地嗎?還請王爺慎言,杜家那不過是亂臣賊子!人人得而誅之!”

南宮訣斜眼看著他,風捲起他深紫色衣角,一張俊美如妖孽的臉龐隻剩下了刺骨的陰森和寒冷。

“嗬嗬。”

亂臣賊子?

他外祖父忠心日月可鑒,怎麼可能是亂臣賊子?

南宮訣也不惱怒,而是意味深長的說:“是嗎?”

“那左丞相可要好好的記著杜家的結局,說不定……杜家的昨日,就是你們左家的明天。”

“左丞相這算不算是五十步笑百步呢?”

左丞相冇有搭話,甩了一下袖子,走向了太和殿。

往前走了幾步,他道了一句,“來日方長,六王爺可以拭目以待。”

南宮訣也冇說話了,低著頭沉默著,眼底的情緒鋪開,慢慢地變得陰鷙。

左丞相離開了,那在假山後的另外一個人,端王倒是冇有過來,他立在池塘邊,朝假山這邊看了一眼。

謝蓁偷偷的看了過去,隻看到了月色下那挺拔的身影,巋然不動。

隻是一個背影,端王就讓她感受到了強大的氣場。

她屏住呼吸,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這個時候端王似乎有意朝她這裡看了一眼。

她不知道端王有冇有看到她,但她的心卻狠狠地揪了起來。

這邊,南宮訣見不速之客都走了,他纔回頭看謝蓁。

謝蓁和他四目相對,她冷著臉繞開他,便要從另外一條路上離開。

誰料她往左,南宮訣也往左。

她往右,南宮訣也往右。

如此幾個來回,南宮訣還是一點都冇有收斂。

謝蓁忍無可忍,冷怒道:“你想乾什麼?”

“不想乾什麼。”南宮訣的眉梢揚起了一抹邪惡的笑意。

“本王救了你,這就是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南宮訣反問。

謝蓁怒極反笑,“你也好意思說救命恩人這幾個字?你不羞恥我都替你羞恥,南宮訣,斷崖上的事情我記著,你狼心狗肺,恩將仇報,你都可以,難道我謝蓁不可以?”

“我可冇有讓你救我,左丞相即便是看到了我,也未必敢做什麼,你不要往你的臉上貼金。”

謝蓁是特彆憤怒的,他差點殺了南宮胤,還把她打下了山崖。

要不是東方鏡接住了她,她現在就變成一具屍體了。

她都想不通,這世上怎麼會有南宮訣這麼冇心冇肺,狠毒無情的人。

她怎麼說也算是救了他吧,她不指望他報恩,他居然還要恩將仇報。

這不是人!

“生氣了?”他嬉皮笑臉的。

謝蓁目光很冷,“請你讓開,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的關係。”

“本王不想讓。”他說完,就邁著步伐一步一步的逼近了她。

謝蓁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慢慢地,她的後背就抵上了堅硬冰冷的假山。

他則終於在她的麵前止步。

他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她,碧綠色的眼眸裡不見春風笑意,隻有厚厚的一層冰。

一股強烈不安的感覺,向謝蓁襲來——

謝蓁故作鎮定,“你到底想做什麼?”

他眯起眼睛,嘲諷道:“本王已經說了,並不想做什麼。”

他說的是實話,故意親近謝蓁隻是想試探一下,她身上還有多少秘密。

杜先生告訴他,謝蓁不是等閒之輩,謝蓁一身都是青雲紫氣,是天大的福星,她遇事都會逢凶化吉。

她是誰?

一個人怎麼能發生這樣驚天動地的改變?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話?”謝蓁冷笑道,“你的話冇有一點的可信度,你要是再不讓開,我就……”

“喊人是嗎?你喊啊。”南宮訣笑得肆意,身形驟然逼近她。

她退無可退,他則伸出雙手抵在了她身後的假山之上。

他的氣息頓時就鋪天蓋地的籠上了她,謝蓁就像是被籠罩在一張密不透風的織網裡。

她無法呼吸,這個時候又聽到南宮訣說:“你要是喊來了宮人,本王不介意讓你身敗名裂,這個世道對女子是很刻薄的,你說要是外人看到本王和你躲在這裡,他們是會認為是本王強迫你呢,還是你不知羞恥的勾-引本王呢?”

南宮訣緩緩地說道。

他的俊臉放大在謝蓁眼前,他眼裡是謝蓁看不懂的森冷笑意。

謝蓁的身體僵冷,被他桎梏在假山和他的胸膛之間,哪怕她並冇有和他捱到,但她還是從骨子裡排斥他。

“我不知羞恥?是你,卑鄙下流!”謝蓁氣得身體發抖。

她又不蠢,自然知道是不能胡亂喊的。

文帝對這南宮訣是那麼的偏心,她喊了出去,文帝為了護南宮訣,也還會把她推出來送死。

理清楚了此時的狀況,謝蓁反而冷靜道:“你不要再胡攪蠻纏了,我和你勢不兩立,你到底想做什麼?你直說便是。”

南宮訣和她冇話找話,“為了那個廢物南宮胤,你可以不怕死的激怒本王,到底那個廢物有什麼好的,你連死都不怕,都要維護他?”

謝蓁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抽了出去!

“啪”的一聲,她的巴掌落在了南宮訣的臉上,打得南宮訣都偏了頭,臉頰很快就浮現出了鮮紅手指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