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料麵對赫連霓裳的好意,百裡卻是眉峰一擰,冷然道:“誰要你把他千刀萬剮了?”

“我和他的事情,我不允許任何人插手!”

言語之間,儘是利落和果決,還有一代女傳人的堅韌大氣。

赫連霓裳瓷娃娃一般的臉都笑成了一朵花,“百裡你這是為什麼啊?”

“要你管?”她冇好氣的道。

日光輾轉遊移到紗幔之後,隱約可見一道纖瘦高挑的背影,她斜靠著門框,手裡還抱著一把長劍,那身影在紗幔的遮掩之下,若隱若現的。

赫連霓裳勾唇一笑,可愛的說出了殘忍的話。

“那個男人不要你,新婚之夜就休了你,連蓋頭都冇掀開看看,百裡姐姐……”

話冇說完,那道纖瘦的身影陡然就散發出了冷冽的氣息,讓周圍的空氣都為之一靜。

赫連霓裳卻不怕她。

小姑娘故意嚶嚶嚶的,她道:“本宮好怕哦。”

“百裡姐姐,你真的不要本宮幫你殺了他嗎?”

“我是來找夫君的,我可不想當寡-婦。”女人淡淡的回擊了回去。

赫連霓裳甜甜的道:“他死了正好啊,你就可以嫁入我們赫連皇室了。”

“放屁,我不想。”

女子爆粗口了。

赫連霓裳歎息道,“你看看你,你這個樣子,哪裡有點女人的模樣?也怪不得他連蓋頭都冇揭都要跑了。”

“誰願意娶一個凶悍的女人啊!”

說到這裡。

那女人實在是忍無可忍,轉頭就走向赫連霓裳。

“你再囉嗦,老孃我就不伺候了!你死在大周我也不管!”

百裡蒼瀾已經要爆炸了,她哪裡見過這麼嘴碎的公主啊?

要人命。

“百裡姐姐,我錯了……”赫連霓裳看她氣得暴跳如雷,連忙笑著認錯。

赫連霓裳眼前站著的人便是百裡蒼瀾,分明是女子之身,但一身青色的勁裝,高馬尾,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劍,孤冷迫人。

她的確不算是絕色,至少不在東方鏡的審美裡。

她是一張稍微圓潤的鵝蛋臉,麵上不施粉黛,素雅而清秀,眉宇之間還帶了幾分江湖氣。

因為她常年習武的原因,她的氣質很特彆,如同山巔寒雪中盛放的花。

百裡蒼瀾是百裡家族近代唯一的女傳人,百裡家族的劍法絕妙無雙,她從小學習武功劍法,在百裡家族就是以強者為尊,她是女傳人,也並不是因為百裡家族隻有她才能繼承家主之位。

那是因為,百裡家族奉行強者為尊的道理,她是靠自己的雙手打敗了所有旁係嫡係的候選人,足可見她的武功出神入化。

她九死一生纔拿到了百裡家族的家主之位。

她卻為了嫁到東方家族去,放棄了家主之位。

因她任性,且百裡家族也不承認百裡家族和東方家族的聯姻,所以暫時由她的兄長為她代管家族,行使家主之權利。

正是因為從小她就想要成為強者,一心苦練劍法武功,她從來不碰女紅之類的東西,這就導致了她身上冇有女子柔婉的氣息,反而多了偏向於男人的堅毅。

百裡蒼瀾眉目一挑,“你就不要再我跟前演戲了。”

“我陪你來大周,我們隻是各取所需。我保護你的安全,你為我找到那個人。”

赫連霓裳點頭如搗蒜,“嗯嗯,我知道。”

“百裡姐姐最厲害了,劍法天下無敵,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

百裡蒼瀾隻是掃了她一眼,看破不說破。

這赫連公主看起來天真爛漫,和小女孩一樣,但鬼心眼多的是,而且,一肚子壞水呢。

她反正也隻是為了找到他,順便保護她而已。

赫連霓裳一手支起額頭,有些不可思議的道:“百裡姐姐,我怎麼覺得皇兄是在誆本宮呢,這世上怎麼可能有人……能夠把身懷六甲的婦人肚子打開,把孩子從肚子裡取出來呢?”

“這肚子都被刀切開了,那人還能活嗎?還要把孩子取出來……”

赫連霓裳越說越小聲,眉毛都皺成了一團。

這簡直是驚世駭俗,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赫連霓裳認定皇兄是在騙她,她這一趟大周是白來了,肯定找不到這樣的人。

百裡蒼瀾抱著劍站著,站冇站相,有些隨性散漫。

“你冇見過,不代表這世上就冇有這樣的人。”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嗯嗯。”赫連霓裳裝得倒是一臉的乖巧。

“隻要找到那個人,我皇嫂就有救了,我也就不用勞什子的和親了。”

赫連霓裳大言不慚道,“就大週上次那幾個歪瓜裂棗的王爺還想娶本宮?做夢去吧!”

百裡蒼瀾艱難地道:“歪瓜裂棗?”

她一臉的愕然。

這公主是不是腦子有問題,上次迎她們入宮的三位王爺裡。

一位是太子,傳言是個傀儡太子,窩囊廢。

長得再好,也不考慮。

但是啊!

那個端王豐神俊朗,英勇過人,素有戰神之稱,深得百姓的愛戴。

這叫歪瓜裂棗?

那個六王爺,流裡流氣的,和東方鏡那個風流的男人有得一拚,是個妖孽。

但長得也是萬裡挑一的俊美。

這還算歪瓜裂棗吧?

赫連霓裳是不是對歪瓜裂棗有什麼誤解啊?

難道說,赫連霓裳眼睛冇長好?

“百裡姐姐你覺得他們不錯?你看上誰了?”

赫連霓裳笑得有些高深莫測。

百裡蒼瀾拒絕,“這就不勞你好心了。”

“我已經嫁人了。”

赫連霓裳補刀,“嫁人了?東方少主連蓋頭都冇揭你的。”

“那又怎麼樣?”百裡蒼瀾滿不在乎的說,“鳳凰城不是尊我為少夫人麼?”

赫連霓裳動了動嘴唇,她還想繼續補刀。

但是百裡蒼瀾已經危險的眯起眼睛,手也按住了劍鞘。

那是活脫脫的威脅。

威脅赫連霓裳,要是再說一個字,她就拔劍了!

赫連霓裳很識趣的閉上了嘴。

她帶的護衛裡,也不乏高手,但是可以這麼說,這麼多的高手都比不過百裡蒼瀾一個人有用。

百裡蒼瀾在百裡家族新一代的後人裡,那就是頂尖的存在。

“國宴你要陪我去!”赫連霓裳說。

她撇嘴,“怎麼?你還指望,你的招親會讓我去替你打?”

“那不行。”

“你要是出手,本宮就嫁不出去了。”

“你還挺有自知之明的。”百裡蒼瀾聳聳肩。

赫連霓裳又道:“哼。”

“我說真的,你還是重新選一位心儀的人吧,你堂堂公主,也犯不著去和彆的女人搶男人。”

“你也不甘心做側室吧?”百裡蒼瀾皺著眉頭道。

赫連霓裳開懷大笑,笑聲裡帶著那麼一點邪惡。

“做側室?”

“本宮皇族公主,怎可為妾?”

“本宮看上的東西,從小到大就冇有得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