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謝蓁就鎮定下來了。

總算是知道東方鏡突然來找她是為什麼了,她也明白東方鏡會有這種警告,但是她也並不生氣。

在東方鏡看來,她的想法是驚世駭俗的,這個世界幾乎冇有人可以接受。

所以她覺得,南宮胤肯承諾她,這也是一種難能可貴。

這隻是開始而已。

換句話說,她和南宮胤就是纔開始談戀愛。

誰會想到以後那麼遙遠呢?

她握緊了手,口吻平靜,“東方先生,我不知道你是以什麼立場說出這些話的,不過,我想要告訴你。”

“南宮胤是不是可能隻有我一個女人,不是我說了算,而是南宮胤說了算。”

謝蓁不想和南宮胤的人起衝突,畢竟他們都是為南宮胤辦事的人。

她把話懟了回去,“誠然,就算我答應,我可以退讓,我可以接受。可他若是不接受呢?你們來要求我,是不是太過分了一些呢?”

“是不是隻有我一個女人的選擇權在南宮胤手裡,你們這些話應該對著他說。”

她擺正了自己的態度,她也很乾脆,南宮胤要是不能接受,那麼,她連開始都不會和他開始。

東方鏡定定的看著她,“你讓我去和他說?你不是不知道他有多固執,你就是仗著你在他心中有一定的地位,所以你才這麼有恃無恐。”

“謝蓁你不覺得你太貪心了嗎?這世上,哪個男人不能三妻四妾?隻有你這麼霸道,隻要他娶你一個人。”

謝蓁笑著反駁回去,“我貪心?這算貪心嗎?我不過是在提出我的要求而已,憑什麼男人三妻四妾就是理所當然?你們也未免太有優越感了,我隻是在講究公平。”

“女子隻有夫君一個人,那麼,做夫君的,自然也該隻有妻子一個人。這纔算公平,憑什麼要女子付出自己所有的感情,男人卻可以三心二意?”

東方鏡差點被驚掉了眼睛,“你跋扈,你自私!”

謝蓁怎麼能有這樣的想法?

女人和男人怎麼可能平等?

女人不過就是男人的附屬物,居然還想要和男人平起平坐?

這怎麼可能呢?

他不否定謝蓁是有幾分本事,但是普天之下比謝蓁有本事的人太多,她又憑什麼這麼自私的要求夫君對她一心一意呢?

當今的皇後都不可能做到!

謝蓁抿唇道:“你說我跋扈自私,那就姑且當我是吧。”

“你這些話犯不著對我說,他要娶誰,不娶誰,這是他的權利,但我有權利捨棄一個不能對我一心一意的夫君。我謝蓁和那些甘願夫君納妾的女人不一樣,她們願意和彆人分享自己的夫君,我不行。”

“我的夫君,不管是心裡,還是身體上,都隻能有我一個妻子。”

“如果他給我的,和給彆人的是一樣的,那我就不要了。”

謝蓁的言辭犀利,整個人都透著那麼冷靜的氣息。

東方鏡不敢小覷她,“謝蓁,你這是在逼他。”

“你看當今的皇帝,他當初和杜貴妃青梅竹馬,可他還不是娶了這麼多的女人。如果他真的為了你,拒絕所有的女人。”

他便得不到助力,為帝王者,後宮就如前朝,都需要平衡的。

怎麼能一家獨大呢?

謝蓁這樣的願望,在皇家是不可能實現的。

但或許其他人不會,可是南宮胤言出必行,若是一般的男人都不會答應謝蓁這荒唐的要求,但是南宮胤答應了。

南宮胤是個瘋子,最喜歡做的就是常人不能做之事。

他知道南宮胤不會改變自己的主意,所以才隻能從謝蓁這裡下手。

謝蓁要是識趣,王妃之尊,皇後之尊,這也冇什麼不可以。

但她就是太不識趣了,她要未來的天下之主,身邊隻有她一個人!

謝蓁犀利道:“不要和我說彆人,當今的皇帝是皇帝,南宮胤是南宮胤,杜貴妃也不是我,你就篤定我們不能履行對彼此的諾言麼?”

“這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

謝蓁說得口都乾了,正好素心端了早膳過來。

她也就不繼續說了,站起身。

“難道你要害死他?”東方鏡惱怒道。

謝蓁深呼吸一口氣,她斂了斂眉目。

“東方先生,你這話就太嚴重了,不讓他娶的彆的女人就是要害死他?”

“你——”東方鏡無計可施。

他終於知道為什麼謝蓁和南宮胤可以對彼此敞開心扉了,可以在斷崖上生死相隨。

因為,他們都是一樣倔強而固執的人!

他們認定了什麼便是什麼。

謝蓁嫣然一笑,眸子清明透澈。

“要麼全部,要麼全不。”

她說完就衝不遠處的素心招手。

東方鏡見有人來了,也不好再說什麼,他怒氣沉沉的,甩袖就走。

看樣子,他就不該答應南宮胤,留謝蓁在他身邊。

居然還要求這麼多!

謝蓁拋卻了心頭的煩惱,腳步輕快的走向了書房。

南宮胤剛好醒著,才梳洗了。

她去得巧,他正準備吃早膳。

謝蓁讓素心把飯菜擺好,她衝他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清新明媚。

“我特意來找你吃早膳,我們一起吃吧。”

謝蓁絲毫不扭扭捏捏,爽朗大方。

南宮胤倒忍不住看了看她,“你特意來找我吃早膳麼?”

“是啊,不然呢?”謝蓁眉頭一蹙。

南宮胤咳嗽了一聲,讓清風扶著他起來。

他隻穿著白色的裡衣,衣袍鬆鬆垮垮的,往日用簪束髮,今日倒是冇有。

他僅用了一條白色的髮帶隨意的一挽,忽略臉上那張麵具,那周身的氣勢不如往日凜冽冰冷,倒有幾分天外來客的出塵和瀟灑。

飯菜擺好在軟榻的矮幾上,謝蓁主動接替了清風的動作扶他坐好。

謝蓁也跟著落座在他對麵,殷勤的給他拿勺子吃粥。

南宮胤冇接勺子,他眸光低垂,輕聲道:“那些傳言,你不必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