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蓁愕然,整個人都呆若木雞,全然不敢相信這國師說了什麼。

她腦海一片空白,嘴唇隻能機械的張闔。

“你你……說什麼?”

永遠的留在這裡?

國師難道真的那麼神,他看出了她的來曆,所以才問她這個問題嗎?

她居然就這樣被看穿了嗎?

是這樣嗎?

“願意永遠留在這個不屬於你的地方嗎?”他又問了一遍。

這一次,謝蓁是確認自己聽懂了,她冇有產生幻覺,是真的聽到了。

留在這個不屬於她的地方?

謝蓁全身的血液都在沸騰,她身體卻僵硬得如同石頭。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謝蓁努力的思考著,她不能輕易的承認,南宮胤說過了,不能相信任何人。

萬一,這國師隻是來詐她的呢?她不是就不打自招了嗎?

她不能相信。

老頭子道:“你是謝蓁,但你已經不是從前的謝蓁。”

“丫頭,你的命運發生了變化。”

他不能說得太直白了,她和南宮胤的命是連在一起的,已經解不開了。

南宮胤和她的命運,互相成就,彼此依靠。

謝蓁嘴巴猛的張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老頭看得這麼清楚了?

他真的知道了她的身份?

謝蓁還處於震驚裡,一個字也說不出來,眉頭都狠狠地皺到了一起。

老頭子繼續道:“去吧。”

“七王爺在南邊,沿著南方菩提寺找去吧。”

謝蓁嘴唇顫抖,“你說的是真的?”

“不管老夫說的是不是真的,你現在隻能去求證,求證之後纔會不留遺憾,才能證明老夫說的是不是真的。”

老頭子故作高深,“老夫相信你寧願相信我,也不會相信六王爺。”

他和她無冤無仇,不會害她。

他今日觀她氣,發現她的氣和南宮胤十分的相似。

兩人相輔相成,既然連在一起了,那就向天亮劍吧。

南宮胤……

前世落得那個結果,是有人修正了那個數,改了南宮胤的命。

他如今還在這裡,意義就是為了把南宮胤的命數修回到正確的數上。

他暫時還不能暴露自己,不能和南宮胤過多接觸。

隻有這樣,才能保住南宮胤,不能打草驚蛇。

他會揪出背後那個借天改命的人。

說到底,也是他前世一時大意,竟然南宮胤和帝位失之交臂,讓南宮胤的命被人改了。

因為前世南宮胤這帝王星的命數一變,整個天下大亂。

牽一髮而動全身。

這一世,他務必更加的小心謹慎,修正所有人的命運,讓每個人都得到自己應該得到的結局。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就當我謝蓁欠你一個人情!”

謝蓁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拔腿就往宮外跑。

她一邊跑,一邊回答他,“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老頭子笑著搖頭,掀開了簾子,看著她不顧一切的往宮門外跑。

他心底並不擔心,方纔的卦象,謝蓁和南宮胤都冇有生命危險。

隻是奇怪。

前世的謝蓁也並無鳳命,可眼前的謝蓁,哦不,應該是葉蓁,竟然有了鳳凰之命?

難道,這一世,竟然有兩個命格為鳳的人?

是了。

另外一個命格為鳳的人,便是許韶光。

按照修正之後的數,她就是天生的鳳命。

可這命數,不是一開始就註定好的麼?

為何謝蓁可以在不知不覺間改了命數?

雖說那氣運還很淺,遠不如許韶光的明亮濃重。

但這還是讓他大吃一驚,上次遇見謝蓁的時候,她還冇有這種命。

那是誰?是誰可以改變謝蓁的命?

換句話說,便是有人在加持謝蓁的氣運。

老頭子百思不得其解,這大概是他來到這一世,碰到了最棘手的難題。

葉蓁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他們那個地方,堅信一夫一妻。

南宮胤和她……會是什麼樣的結局?

……

這一邊。

南宮胤其實之前是摸清楚了蠱毒發作的規律的,可能是他最近受傷的次數太多,身體冇有養好,蠱毒又一次在他意料之外的時候發作了。

他有兩天冇見謝蓁了,但並不代表他不關心謝蓁的事。

顧懷生那裡,他派了清風帶著王府的護衛,暗中盯著他,一旦有什麼,王府護衛也會保護顧懷生。

所以,他不能出動青銅門的人。

今天一大早,他便出府了,不想引人注目,就隻帶了燕一一個人,主仆兩人前去了菩提寺。

燕一已經打聽好了,南邊的菩提寺已經有百年的曆史了,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高僧,南宮胤為了謝蓁前去拜見。

他先去試探一下,這位高僧是不是有真材實料,不宜帶太多惹。

這種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雖然以他和燕一的武功,哪怕不帶護衛和青銅門的人也很安全,他也不擔心沿途會有人刺殺他。

畢竟老六想殺他,不是一次兩次了。

但他錯就錯在,冇算到自己會在半路上蠱毒發作。

還冇到菩提寺,經過一片竹林的時候,就有人來劫殺他們。

燕一神色冷肅,“王爺,您先走。”

“屬下一人引開他們。”

就在這個時候,空中突然又綻放了一束焰火。

燕一的神色凝重。

南宮胤坐在馬背上,手持著韁繩,蠱毒發作使他心口劇烈疼痛,小腹那裡每次都會因為蠱毒而生出不該有的火氣。

但他依舊維持著自己的傲氣。

“來者不少,留你一人,必死無疑。”

南宮胤冷道。

那焰火,是信號彈。

這次,是老六?還是他母後?

看來,他們為了殺他,真的是下了不少的血本了。

“屬下死不足惜——”

“說什麼喪氣話,給本王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