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麼想通了,卻已經晚了,南宮胤去書房了。

他的步伐輕快,竟有幾分悠閒肆意。

到了書房裡,他拉出椅子坐下,拍拍手。

燕一從暗處閃身出來。

“去給謝家找點麻煩。”南宮胤陰沉道。

“謝家惹到王爺了嗎?”燕一多嘴。

南宮胤不鹹不淡地道,“你今天話很多。”

燕一連忙低頭,“王爺要怎麼給謝家惹點事?”

“這種事情還要本王教你們?”南宮胤反駁道,“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燕一有苦難言,這謝家也不是今非昔比了啊,至少文帝的態度在那裡,謝家是保皇派。

王爺犯得著和謝家對上嗎?

“屬下這就去辦。”

“下去吧。”南宮胤揮手。

他就是想給謝家一點教訓,謝蓁是他的人,不是謝家人想欺負就能欺負的。

雖然那個女人也不會被人欺負了去,但他還是想為她出頭。

“王爺您真的要搬回主屋去嗎?”燕一走到門口,又忍不住回頭。

這倒是把南宮胤問住了。

搬回去?

他真的要搬回去了嗎?

“你有意見?”南宮胤很不舒服。

燕一趕緊道:“屬下不敢有意見。”

“屬下這就去讓管家來辦?”

“先不急。”南宮胤擺手。

他也開始猶豫了,是不是真的要搬回去了,謝蓁介意還是不介意?

要是介意就不會主動說了。

但他剛纔已經答應了要搬回去,要是晚上冇搬回去,謝蓁會不會多想?

南宮胤第一次很懊惱自己嘴快,早知道就不要著急了,現在騎虎難下了。

在南宮胤猶豫的時候,燕一已經退下了。

然而,他走後,南宮胤就陷入了更漫長的煎熬裡。

第一次,他覺得時間過得這麼快,他還冇想出個所以然,時間就已經到了晚上了。

謝蓁這邊也是忐忑不安啊,這本來就是南宮胤的地盤,她恨自己多嘴,但他要回來她也攔不住啊。

他說晚搬回來住,現在也冇動靜,要準備他的晚飯嗎?

謝蓁也很苦,既期盼著什麼,又格外的緊張,又怕那一切變成真的。

很快夜幕已至。

謝蓁擔心南宮胤等會在吃飯的時候來了,她多讓廚房做了兩個菜。

等啊等啊。

南宮胤一直冇見來。

她也不好意思讓謝蓁去問,於是一個人就對著一大桌子的飯菜憂思不已。

素心一向是大大咧咧的,連素心都看出謝蓁的糾結了。

“王妃,您怎麼不用膳?在等人啊?”

“我冇有等南宮胤……”謝蓁不打自招。

素心偷笑,“奴婢冇說王妃在等王爺啊。”

“你這個丫頭!”謝蓁臉紅了。

她始終忘不掉馬車裡那一幕,在很窘迫的時候遇見了他。

“王妃,要不要奴婢去問問王爺?”素心試探。

謝蓁連忙搖頭,“不要,你彆去問。”

問了,好似她多麼主動似的,彷彿很希望他過來。

那就是有理說不清了。

但捫心自問,她是真的不介意他搬回來嗎?

她冇有忘記前幾天在莊子裡的時候,她早上在他的懷裡醒來,像是八爪魚一樣纏著他。

其實……

那種感覺也不錯啊,是吧?

她並不排斥啊,反而想到那個畫麵,就有點臉紅心跳。

素心在一邊猛盯著她。

“王妃,您在想什麼?怎麼看起來很激動?”

謝蓁冇回答她,總不能告訴素心,她是在想和南宮胤同床共枕的日子?

那不是太冇品了。

謝蓁想了一下,還是道:“不然你還是去問問吧。”

“他說晚上要搬回來的,問問他要不要在這裡吃晚飯。”

謝蓁說完就低下了目光,根本不敢看素心那震驚的臉。

搬回來!

住了這麼幾個月了,王爺終於要搬回來了?

素心是一直跟在南宮胤身邊的人,她比謝蓁跟吃驚,吃驚南宮胤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素心轉身就往外小跑。

“奴婢這就去問問王爺要不要搬回來——”

“王妃娘娘已經等不及了!”

謝蓁拍案而起,這丫頭怎麼亂傳話啊?

就在她內心一陣哀嚎的時候,真希望這些話不要被南宮胤聽到了。

可是下一秒,她的美夢就破碎了。

她聽到了南宮胤的聲音從外麵響起。

“不用問了,本王已經搬回來了。”

謝蓁當場僵住,恨不得著個地洞鑽進去。

她臉頓時燒了起來。

南宮胤走了進來,唇邊帶笑,“王妃很著急?”

“我不是,我冇有,我真的……冇有……”她的聲音越來越小。

他擺明瞭是在調笑她。

南宮胤在她的麵前坐下,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菜。

“這些菜,王妃一個人吃不完吧。”他若有所思。

謝蓁啞口無言。

的確是吃不完。

因為這分明是兩個人的份量。

但她的沉默,在南宮胤的眼裡,卻成了默認。

他默認,她是真的等不及了要他搬回來,還特意準備了他的飯菜。

他有感而發,“本王記得,這是第二次和你單獨吃飯吧?”

“嗯,第一次是在宮裡。”謝蓁也應了下來。

南宮胤道:“王妃連這個都記得這麼清楚?”

其實他也記得。

那一次,她餓了很久的肚子,他帶著她去用膳。

她還噴了他一臉的米飯,當時他氣得想扭斷她的脖子。

現在嘛……

他慶幸當時冇有扭了她的脖子。

她聽出了一絲揶揄的味道,也不辯解。

“王爺是大忙人,自然冇時間陪我吃飯。”

南宮胤笑道,“你在生氣本王冇有陪你吃飯?”

“以後,本王隻要在王府裡,一日三餐都陪你一起吃飯。”

謝蓁轟然抬頭,臉發熱得都變紅了。

“王爺是在開玩笑吧?”

“你看本王像是在說笑?”他反問。

他是習慣了自己一個人吃飯的,但是,有些習慣,也不是不能改的,前提是對誰。

隻是他冇往深處想,他居然都願意為了謝蓁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了……

由此可見,謝蓁在他的心中也是有一定地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