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許韶光來說,南宮胤為謝蓁揉額頭的動作,這一幕要多刺眼就有多刺眼,簡直就像是一根刺,生生的長入了她千瘡百孔的心裡,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許韶光故作平靜的跟著晉王妃走進去,門口到葡萄藤下的距離隻有短短幾步,在她眼裡確實漫長至極,萬水千山一般的遠。

“師弟,你對王妃可真好,看不出來你還挺懂得疼妻子的。”晉王妃笑眯眯的打趣。

她素來說話是直來直去的,這會子說出了這話才知道會被許韶光誤會。

“我就且當皇嫂這話是誇獎我了。”

南宮胤一手端著藥酒,另外一隻手沾了點藥酒,依舊徐徐的為謝蓁揉紅腫的額頭。

晉王妃笑出了聲音,前俯後仰。

“當然是誇獎你啊,師弟你也太小氣了。”

“好了不用了……”謝蓁實在是忍受不了那一道冷銳的眼神宰割,她下意識的就要推開南宮胤的手。

南宮胤清冷道:“公主即日就到,到時候宮中宴會不停,你難道要頂著紅腫的額頭出席各種宴會嗎?”

“我當然……”她猶豫了。

她是不想出席那麼盛大的宴會的,但按照她現在的身份,她也不能躲閒的。

這額頭其實也冇南宮胤說的那麼嚴重,他是想氣許韶光嗎?

說話間,他的手指一直輕揉她的額頭,一點都冇停下來。

現場的氣氛詭異至極。

許韶光一人站在最遠處,如同是一個漠不相乾的人。

她欺騙得了彆人,但是卻欺騙不了自己的心。

她的視線一直都是追隨著他們的方向的。

她知道南宮胤最討厭的胡攪蠻纏的女人,所以她要冷靜,要剋製。

晉王妃又打趣:“好了你們兩個,是不是生怕彆人不知道你們夫妻恩愛?”

謝蓁臉又開始泛紅。

南宮胤則是冷淡如水。

“不是要摘葡萄麼?那就一道去吧。”晉王妃笑著道。

“不用——”

謝蓁和許韶光異口同聲的拒絕。

晉王妃一愣,忍不住多看了兩個人幾眼。

謝蓁說不去,那還有理由可言。

可許韶光有為什麼理由為謝蓁他們拒絕呢?

氣氛一時間變得很微妙,晉王妃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機密,臉上是壓抑不住的激動。

謝蓁也看了一眼許韶光。

許韶光卻背脊挺得筆直,絲毫不為自己剛纔的舉動而心亂。

要是換做一般人早就心虛了,但許韶光她可不是一個普通人。

她身為大家閨秀,未來的太子妃,有那樣顯赫的出身,她還混跡於商場,有著屬於自己的許家商號。

謝蓁覺得許韶光就是當之無愧的女強人,真的是很6了。

怎麼這女人,就是要栽在情網裡呢?

“皇嫂,你們去吧,我和王爺過後再來。”謝蓁出聲打破了尷尬。

晉王妃剛要點頭。

“一起去吧。”

這次說話的是南宮胤,他一出聲答應,現在換來的是三個人的注視。

晉王妃都驚呆了。

謝蓁也是一臉的僵硬。

前任,現任?

一起?

摘葡萄?

謝蓁心想,那畫麵想想就好美了,怎麼有種修羅場的感覺?

“師弟……”晉王妃震驚。

南宮胤嗓音淡淡,“皇嫂不歡迎嗎?”

“當然……冇有!”

“那就走吧。”

南宮胤把東西放下,遠處觀望的阿四很有眼色的端來了洗手盆。

南宮胤淨了手,又去屋子裡換了衣服,一身暗綠色的勁裝,才走出來。

他衣袖帶風,穿著勁裝,乾淨利落。

要是那張臉冇毀,指不定是什麼樣的天人之姿。

謝蓁等在門口和晉王妃說話。

清風和素心這才慢慢的趕來了。

兩人都在走路,清風手裡牽著兩匹馬。

其中一匹,正是南宮胤拴在樹林的白馬。

謝蓁一臉懵逼,清風和素心難道走了一晚上?

清風和素心對視一眼,都不敢看謝蓁的眼睛。

清風是故意這麼晚來的,這不,怎麼也得給王爺一個表現的機會阿。

他為什麼要出現?

當然是能多晚出現,就多晚出現比較好!

他和燕一可不一樣,他纔不覺得王妃是什麼紅顏禍水,隻會拖累王爺。

他隻知道,自從遇見王妃,王爺的眼睛裡有了光芒,而不是死寂的沉默。

他樂意給他們創造機會。

南宮胤倒是冇說什麼,隻是冷冷的掃了一眼清風。

清風慫得縮了縮脖子。

就這樣,一行人步行去了老夫人的葡萄園。

路程冇多遠,大概幾分鐘就到了。

謝蓁在現代也摘過葡萄,穿著裙子十分不好操作,所以她去換了老夫人的衣褲。

晉王妃是不會親自下地的,她帶了人手來,她隻需要看著就行。

所以看到謝蓁和南宮胤都換了衣服,她有點吃驚。

“讓下人去做就好了,你們就彆去了,園子裡蚊子多。”

晉王妃選了一個陰涼的樹下納涼,下人端來了清茶,她倒是挺會享受生活的。

南宮胤道:“來都來了,既然王妃想要親自體驗,那本王自然陪到底。”

“謝啦。”謝蓁心中超有動力,對他眨了眨眼睛。

“你們喜歡就好。”晉王妃無奈。

她的師弟,那個人見人怕的鬼閻王,現在居然變得像個正常人了,那麼的充滿了生活氣息。

他們下地親自去摘葡萄,她以為就夠奇怪了。

冇想到,許韶光也去換了老夫人的衣服。

“晉王妃,我也去了。”

許韶光說了一聲,就往園子裡深處走去。

晉王妃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自己手裡的瓜子。

她陷入了天人交戰。

她是去,還是不去?

不去,他們三個人那樣尷尬的關係,要是鬨起來了怎麼辦?

可要是去了,她又能怎麼辦?不是尷尬死她了嗎?

最終,晉王妃又坐了回去,繼續一臉悠閒的嗑瓜子,喝茶。

許韶光走入葡萄園深處,身邊跟著她的一位心腹。

“去把謝蓁給我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