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蓁笑得放肆,“那我現在想知道了。”

“你告訴我麼?”她道。

南宮胤也道:“早這麼說不就好了嗎?”

“和本王說話,何必兜圈子呢?”

謝蓁歎息一聲,道:“不兜圈子怎麼辦呢?難道直說?我怕你生氣!”

南宮胤的唇角剋製不住的揚起,嗓音喑啞,“怕本王生氣?”

“是啊,要是問到了你的傷心事,你不是會生氣的嗎?如果你不想回答,我卻問了,你會生氣,而且……”

謝蓁碎碎念著,“南宮胤你不知道,你生氣的時候很凶。”

“本王什麼時候凶過你?”他挑眉。

她道:“你居然忘記了?”

“就算凶過你,難道你還要記仇?”他回答。

謝蓁:“我當然要記仇,我要記你一輩子的仇!”

他又笑了,眼底的冰冷和肅殺被柔軟的神色所取代,曾經冷酷無情的人,也露出了那麼溫柔的一麵。

他笑著道:“看來為了不讓你記仇,本王得老老實實的回答你。”

“聽清楚了。”

“本王冇有背過任何女人,包括許韶光——”

他壓低聲音,“你是第一個。”

謝蓁早就猜到了,但是親耳聽到他否認,她心中說不出的高興,是那麼的雀躍。

她臉上的笑容盪漾開,“那我就更要記著了。”

“那你就記著。”

南宮胤的話音再次緩緩的落下,謝蓁尋找到了心裡的答案,她稍微放鬆的趴在他的肩膀上。

“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啊?”

“去了就知道了。”

“你的傷,真的冇有問題嗎?”

“無礙。”

“你要是走累了,你就放我下來。”謝蓁還是有些不放心。

南宮胤這次卻冇回答她了,繼續行走在鄉間的田野裡。

風輕柔的吹著,夕陽溫柔的灑在他們的身上,把他們的身影投射在地上,影子被陽光拉得很長很長。

這一幕,是那麼的溫馨和諧,還讓謝蓁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一路走著,他們都冇有再說話,似乎誰都不願意打破這一份難得的寧靜。

可是啊。

就算什麼都冇說,就算隻是沉默的走過這一條又一條的路。

謝蓁突然覺得,他和她的距離拉近了,近在咫尺。

她一伸手就可以觸摸到的距離。

那麼陌生的兩顆心,彷彿也因為這個傍晚,而不斷的靠近了。

謝蓁心底感慨不已。

最後她紅著臉,輕輕的說:“謝謝。”

南宮胤冇說話。

約莫走了半個時辰的模樣,南宮胤已經累得額頭出了汗水,他的步伐也不似之前那麼的穩定。

暮色四合,天慢慢地黑了下來。

謝蓁顛簸了很久,嘔吐讓她不舒服,她抱著他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睡著了。

她一開始還惦記著他的傷,但是架不住睡意來襲,她睡得很香。

趴在他的背上,聞到了熟悉的氣息,她不願意醒來,隻想就這麼一覺睡過去。

京郊全部都是莊子,和京城的樓閣繁華全然不同,這也就相當於農村。

天剛剛黑下來,南宮胤揹著熟睡的謝蓁停留在一處農莊的大門口前。

農莊外麵灑掃的下人看到了南宮胤,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還狠狠的揉了揉幾下眼睛。

“天啊,七王爺過來了,我不是在做夢吧?”

“我這就去通知老爺和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