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蓁突然愣住。

第一次帶女人騎馬?

他難道冇帶他前女友許韶光騎過?

“你再說話,本王就把你丟下去!”

丟下去?

謝蓁慫了,她下意識的就抱住了他勒韁繩的手臂!

是那種,緊緊的抱著!

南宮胤手臂一僵,感受到了她的某些異樣,他麵色微變。

南宮胤也很久冇騎馬了,雖然他很想策馬狂奔,但是還是顧忌了謝蓁的情緒,最後放慢了速度,慢慢悠悠的去往京郊的莊子。

哪裡知道謝蓁這麼冇用,她居然被馬顛吐了。

“我不行了……我再也不騎馬了,你不要折磨我了。”她蹲在草叢邊嘔吐完了,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

她胃裡還是翻江倒海的,整個喉嚨全是那種噁心難聞的味道。

南宮胤把馬拴在樹下,他也很驚訝。

“你們那裡的人都不騎馬的麼?”

謝蓁麵色發白,有氣無力的道:“我們那裡……”

剛要回答,胃裡又難受了,她表情一變。

“嘔——”

謝蓁又背過身去,繼續吐。

南宮胤看不下去了,走到她身後。

“你怎麼樣了?”他語氣裡帶著一絲關切。

謝蓁擺手,“你彆過來,吐完就好了。”

南宮胤沉默的站在那裡,也不知該做些什麼。

畢竟,他活了這麼久,是第一次看到被馬顛吐了的女人。

不過謝蓁看上去確實很難受。

等到謝蓁嘔吐完了,她已經臉色蒼白到發青了,步伐也虛虛晃晃的。

“我冇事了,走吧。”

她虛弱的道。

南宮胤卻倏地背對著她彎下腰。

“你乾什麼?”謝蓁不明白。

南宮胤依舊留給她背影,冷靜的說:“這裡離莊子不遠了。”

“上來,我揹你。”

謝蓁一臉愕然,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他說揹她?

這一刻,她心中因為他的隻言片語而帶起了巨大的波瀾。

謝蓁反應過來了,她猛的搖頭,“不用了,我能堅持的。”

那個不可一世的南宮胤在她麵前彎腰,他的背看上去是那麼的寬闊,會給人濃濃的安全感。

彷彿隻要那個人在,所有的風雨多會被阻擋。

但是。

謝蓁還記著,他受傷了,而且傷就在後背。

那一箭,是他為她挨的。

南宮胤回頭看她,“你不是不能騎馬麼?那還這麼多話做什麼?”

“上來吧。”

“本王不想重複第二次。”

他冇她想的那麼弱,又不是什麼致命的傷,能耐他如何呢?

謝蓁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我自己走,我不要你背。”

“傷再惡化了,東方鏡會殺了我的。”

她絮絮叨叨的,眼眶已經因為他這樣的動作而有些泛紅。

南宮胤其實……算是對她不錯了吧。

他戳破了她的身份,他也冇有要對付她,他不止說保護她,他還用他的行動來證明瞭。

謝蓁心裡真的很暖。

誰料就在這個時候,南宮胤趁她不備,一把背起怔愣的她,快步往小路上走去。

雙腿一懸空,謝蓁就猛的抱住他的脖子。

她的身體貼著他寬闊的後背,溫熱的呼吸噴灑在了他的後頸窩。

因為這樣近的距離,屬於男性的獨特氣息更是圍得她水泄不通,呼吸間全部都是他的味道。

“喂,你還有傷,你快放我下來。”她見他越走越遠,忍不住踢腿。

南宮胤頭也不抬。

“知道本王後背有傷,你就消停點,否則傷勢就加重了。”

他這麼一說,她不敢亂動了,隻能僵著身體靠著他。

她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了,怕增加自己的重量壓疼了他。

謝蓁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騎虎難下啊,她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動作。

她安靜下來了,可她的心跳卻不安靜,那麼的狂亂,一下又一下的貼著他的後背有力的跳動。

咚咚咚的,每一下都那麼的有力,她毫不懷疑他會聽到。

因為那聲音真的太大了,幾乎要貫穿她的耳畔了。

她屏住呼吸,不想讓自己太緊張了,但她卻越來越緊張,本來蒼白的臉頰宛如火燒一般滾燙。

不止臉很燙,就連她的手也很熱,掌心都出汗了。

她不知道他會不會感覺到,但這個時候她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他即便是有傷,她也正壓著他的箭傷。

但是他依舊走得很穩,背得很穩。

秋風從田野上吹來,不知名的香氣撲鼻而來,令人心曠神怡。

謝蓁仔仔細細的盯著他的側臉,霞光之下,那細膩的絨毛都清晰可見。

她宛如被蠱惑了一般,問了一句:“南宮胤。”

“嗯。”他應了。

謝蓁脫口而出,“你以前也背過彆的女人嗎?”

他步子一頓,而後,眼底滌盪開一層曖昧的笑意。

他輕輕的笑出了聲。

那笑聲很輕,可謝蓁聽到了。

“你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她說:“當然是真話。”

“保證不生氣?”他倒是很上道。

謝蓁已經平靜下來了,冇有開始那麼的緊張了。

她在他的背上,她輕輕的蕩著小腿,裙襬也在空中劃出花瓣一樣好看的弧度。

“背過就背過,我是那麼小家子氣的人嗎?”她哼笑。

南宮胤聲音清晰。

“你是想問本王是不是背過許韶光?”

“我冇這麼說。”她撇嘴。

南宮胤默然,然後再道:“她會武,從不輕易露怯於人前。”

謝蓁錘他另外一邊冇傷口的肩膀,“你的意思是我太柔弱了?!”

“和她相比……算是——”柔弱了。

畢竟,女子誰能像許韶光一樣,文武雙全呢?

謝蓁陰惻惻地道:“你敢說!”

南宮胤還真的就不說了。

女人心,海底針啊!

“你還想問什麼?”他道。

“我問什麼你都回答麼?”

南宮胤道:“可以考慮。”

“那你到底有冇有背過許韶光啊!”她被他繞了大半天的圈子。

他還冇有給出答案呢。

“你不是你不想知道麼?”他反問。

謝蓁又錘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