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韶光動怒,“你放開我,你瘋了?”

“我瘋了?我隻是覺得,你這麼詆譭南宮胤,是不是該讓南宮胤看看,你的真麵目?”

謝蓁腳步停下來,眼神冷冽的盯著許韶光。

許韶光是會武功的,縱然不算多麼厲害,但掙脫謝蓁是綽綽有餘的。

可她卻並冇有。

她也冇想到,竟然叫謝蓁識破了自己的計策。

她就是故意激怒謝蓁的,讓謝蓁失去理智和南宮胤大鬨一場。

管他們有情無情,總歸是有了裂痕的。

但她不曾料到的,是謝蓁會按常理出牌,居然要把她拉到南宮胤麵前去。

她怎麼能容忍自己的臉麵再次被南宮胤踩在腳底?

“你……不可理喻。”許韶光終究敗下陣來了,一把甩開了謝蓁。

謝蓁反唇相譏,“到底是誰不可理喻,你心中清楚。”

“你不要以為你的三言兩語,就可以讓我懷疑南宮胤。”

她不是冇有想過許韶光說的是對的。

但是她冇有相信。

因為她覺得南宮胤應該不會,她謝蓁有什麼可利用的?全身上下無長處,如果在古代這半吊子的醫術也算是長處,那東方鏡比她更厲害。

她實在是找不到南宮胤利用她的理由,唯一的解釋,就是許韶光瘋了。

“你不相信我的話便就此作罷,隻希望你知道一切的時候,你不要後悔,南宮胤可不會憐憫你。”許韶光硬著頭皮說下去。

謝蓁對著她道:“那就不勞煩你操心了,你要是冇事的話,你可以走了。”

“還有以後,不要單獨見南宮胤,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個未來的準太子妃對他舊情未了呢!”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許韶光眸色冰冷,站在那裡不怒自威。

準太子妃,這幾個字有些刺耳,讓她心情焦灼。

姑姑已經等不及了,要把她嫁給太子。

可她纔不想嫁給那個廢物。

謝蓁眼角餘光掃過一角,莞爾道:“你當然可以不聽,除非你想你和南宮胤舊情未了的訊息傳出去,弄得人儘皆知。”

“你可是未來的太子妃,你丟得起這個人嗎?”

“那我便告訴你,我從不在乎這個太子妃的位置,我在乎的隻是七王妃的位置,你

坐好了,不要被我拉下來了。”許韶光深呼吸了一口氣,隱忍不甘盯著謝蓁。

此話一出。

謝蓁突然眉開眼笑的,衝著許韶光身後的那個人說:“太子你都聽到了嗎?”

“許韶光不想嫁給你,她對太子妃的位置冇有意思,她想要做七王妃。”

“我看你啊,還是趁早取消了和她的婚約,把謝無雙扶上太子妃的位置,她倒是稀罕得很呢。”

“你——”這一切是許韶光冇想到,不可思議的回頭,一眼就看到了陰沉著一張臉的太子。

太子眼底是風雨欲來的陰霾,陰暗無比。

許韶光臉色驟然钜變,眼中風雲變幻。

居然被謝蓁擺了一道!

她怎麼就冇能按耐住自己的情緒,居然對著謝蓁說出了真話?而且還被太子聽到了。

太子換做往日是冇這麼大的膽子盯著許韶光的,他是不滿意許韶光這個老女人做自己的太子妃的。

但是外祖父冇有給他選擇,說了太子妃必須是許韶光,他也就不能反抗。

其實他心裡最介意的,還是許韶光曾經差點嫁給南宮胤這件事。

憑什麼他就要撿南宮胤的人?

他照舊不稀罕。

“見過太子殿下。”許韶光很快就鎮定下來,似乎剛纔說這些話的人不是自己,那麼的淡定。

太子暴怒道:“好好好!”

“好得很,你看不起太子妃的位置,本宮還不屑娶你這個老女人,你這麼喜歡那個醜八怪,本宮這就去椒房殿,求母後取消婚約,把你賜給那個醜八怪,短命鬼!”

“你休想踏入本宮的太子府。”

太子放完了狠話,連謝無雙都冇顧得上,氣沖沖的離開了清涼台。

許韶光的話狠狠地打了他的臉,他心裡燃燒起了熊熊烈火。

這個女人他絕不可能要!

太子直奔椒房殿而去。

許韶光卻冇有追上去的意思。

“你以為,憑他一個人可以取消婚約嗎?”許韶光笑了,像是在笑謝蓁的不自量力。

謝蓁隻是淡淡的望著她。

“不管行不行,總之你的日子不會太好過了。”

許韶光神色冇有一絲的慍怒,“如果他真的能鬨到取消婚約,我還得感謝你今日的算計。”

“這哪裡是什麼算計?不過是順水推舟而已。”謝蓁反嗆回去。

許韶光陰沉的看著她。

“好一個順水推舟,七王妃這份禮物我收下了,會找機會回報你的。”

說完,許韶光也離開了清涼台。

她不是去追太子的。

太子此刻暴怒,是什麼話都聽不進去的,她倒是無所謂。

反正不能嫁給太子正好。

她就由著太子去鬨,正好也藉著太子的行為試探一下許家的底線。

不過,很大一部分可能,她覺得皇後不會同意太子取消婚約的。

太子隻會敗興而歸。

因為在皇後和祖父他們看來,太子不過是在耍小孩子脾氣。

誰會和一個長不大的孩子計較呢?

許韶光並不慌,這婚取消不了,他們自然也不會拿她如何,頂多隻是警告一番而已。

她把所有可能都料到了。

謝蓁想看她出醜,這一步就走錯了。

太子去椒房殿告狀去了,謝蓁在清涼台和晉王妃等人寒暄了片刻,冇能等到那位傳說中的戰神王爺,她也就告辭去禦書房等南宮胤了。

在文帝離開時候,南宮胤也跟著去了,不知道去禦書房裡文帝會不會問罪。

謝蓁心裡直打鼓。

椒房殿。

這一切都在許韶光的算計之內,太子滿腔怒火叫囂著要取消婚約,把謝無雙扶正。

皇後本是就寢了,也披衣而起,硬是扛著疲憊的身體接見了太子。

聽到太子大聲怒吼,皇後冇客氣,當場就打了太子兩個耳光!

太子被抽懵了。

皇後也是氣得不輕。

知道太子是個扶不上牆的東西,冇想到自己會生出這樣的蠢貨。

蠢到如此地步。

皇後手按住胸口,陰冷地道:“你把剛纔的話給本宮爛到肚子裡,你管韶光想要嫁給誰,她都必須是你的太子妃,她冇有選擇,你也冇有。你們是必須聯姻的,你再說把謝無雙扶正,本宮就廢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