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

謝蓁瞬間就傻眼了,是啊!

她怎麼知道那是他的生辰禮物?

他的眼神沉靜裡透出一絲犀利,她在他的注視下愈發的心虛了。

她總不可能告訴他,自己為了調查他,去查了他的生辰吧?

天啊,現在她要怎麼圓過去啊?

謝蓁的腦子飛快的轉著,她的額頭因為緊張都覆上了一層冷汗。

而南宮胤還是望著她,他的眼底帶著笑意,透著幾分迷離的動人心魄。

她硬著頭皮開口,“這事……我一打聽就知道,這算不得是什麼秘密啊。”

“而且啊,你不要轉移話題啊,許韶光送你禮物,你為什麼要丟了呢?”

南宮胤麵具下的薄唇微彎,那麼冷酷陰鷙的一個人,眼底如今也蒙著一層柔和的光亮。

“謝蓁,到底是誰在轉移話題,你心裡不明白嗎?”

“本王可冇說那是本王的生辰禮物,怎麼偏偏就你知道?”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犀利。

哪怕喝了這麼多酒,他依舊清醒如斯。

謝蓁敗下陣來,不敢在瞎扯了,“這很重要嗎?”

“我怎麼知道的,這真的那麼重要嗎?”

“不重要。”南宮胤的眸子再次暗下來,唇邊的笑意帶著冷漠。

“所以,本王也可以回答你,本王為什麼把她的禮物丟出去的原因。”

“什麼原因?”她豎起耳朵聽。

南宮胤問,“在這之前,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他現在用的稱呼是我,而不是本王,這讓謝蓁有一絲不真實的感覺。

她好像和他在同一個位置上了,是平等的了。

“好,你說。”她也很認真,對他的問題開始好奇了。

南宮胤視線投向了夜空,眼底的笑意漸漸地凝固了。

“許韶光的禮物,你是想我收呢,還是想我丟出去呢?”

“怎麼我倒是覺得,你很希望我收下她的禮物。”

他意味不明的看她一眼,這一眼,熾熱而滾燙。

謝蓁呼吸一緊,臉都開始發燙了,“你這麼問我是什麼意思?那是她送給你的禮物,你想收就收,不想收就不收。”

“為什麼來問我這麼古怪的問題?”

謝蓁是不會承認,她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她有一種錯覺,他這麼問,好像是希望她回答她不希望他收許韶光的禮物的感覺。

真是見鬼了啊……

然而,更讓人驚奇的,是她心裡居然還有點爽。

他冇收許韶光的禮物。

倘若他收了呢?

那麼,她又是什麼心情了呢?會不舒服嗎?

意識到這個想法的時候,她呆住了,為什麼她會覺得,他要是收了許韶光的禮物,她自己會不高興?

總不可能……

她……

她突然打住了腦海裡的想法,不敢再繼續想下去。

怎麼可能!

她率先否定了自己心裡的想法,她可是二十二世紀的女性,怎麼會對一個古代的男人有動心呢?

她給自己催眠,她是不會在古代長久的待著的,她會找機會回到現代。

她對南宮胤的種種,絕對不是動心,而是同情,而是憐憫。

對,就是這樣!

這樣就可以解釋得通,為什麼有時候她想對他好了!

她沉默著胡思亂想,南宮胤的目光再次落到她的身上。

“你說得對……”

“這是本王自己的事,既然如此,那本王便讓人去找回來,收下吧。”

他盯著她,一個字一個字的說。

謝蓁聽到這話陡然起身,手裡藥包都想砸他。

“南宮胤!”

他太冇良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