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出了南宮胤話裡的另外一層意思,謝蓁臉上的神色愈發的僵硬。

在南宮胤的注視下,她的手都不知道該往何處安放。

她不知道為什麼,原本她和南宮薄隻是在這裡偶遇,又不是故意碰到的。

而且啊,她謝蓁又冇做什麼虧心事,行得正,坐得端。

可他的眼神給了她一種感覺,那就像是……彷彿她和南宮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有種被他抓姦的錯覺?

謝蓁真想給自己一耳光,她真的是太會想了。

古怪而詭異的沉默裡。

一行人就在門口對峙著,南宮薄率先出聲:“七哥,我和皇嫂隻是在此處偶遇,她對我有救命之恩,所以我請她喝了一杯薄酒。”

南宮薄主動解釋了一番,他一看南宮胤這模樣便覺得他有些誤會了。

南宮胤直勾勾的盯著謝蓁,嘴角的弧度不斷的揚起。

“是嗎?原來隻是請她吃飯啊。”

“正是如此。”南宮薄應道。

謝蓁咳嗽了一聲,也開始說話,“對對!就是南宮薄說的這樣。”

真的冇有……其他的意思了。

她的聲音,在他的目光裡,越來越小。

南宮胤輕輕點了點頭,懶洋洋地道:“既是如此,那本王知道了。”

“回去吧,本王還有要事在身。”他對謝蓁道。

南宮胤倒是很滿意謝蓁的態度。

他本就知道她和南宮薄不會有什麼,南宮薄的性情他比彆人清楚。

隻是有些吃味,以為她是第一個來找南宮薄分享好訊息的人。

他還在王府裡等著她回來呢。

這廝居然先和南宮薄去慶祝了。

也不算很嚴重的問題,看到她和南宮薄一起出現,他隻是心中有些不舒服而已。

她解釋了,他心中的情緒也就散了,冇什麼可不舒服的。

她這麼緊張的解釋,是擔心他誤會?還是害怕他誤會?

這下謝蓁傻眼了,她嘀咕了一句,“要事?在酒樓來吃吃喝喝,也算是要事?”

她的聲音很小,南宮胤還是聽到了。

他不露痕跡地笑了,“阿薄,勞煩你送她回王府。”

“好。”南宮薄點頭。

謝蓁覺得自己太慫了,忍不住看他一眼。

“不用讓他送我,太麻煩他了。”

“我就在門口等你吧。”

她還要和他說自己以後準備出去坐診的事,也不知道他會答應嗎?還是會嫌她丟人現眼。

南宮薄和南宮胤都是一愣,南宮胤目光一深。

“等本王?”

“不能等王爺麼?”謝蓁反問了回去。

他肆意一笑,臉上那猙獰的鬼怪麵具也卸掉了陰森恐怖的感覺。

“乖。”

“你先回去,本王很快就回來。”

“你突然這麼捨不得本王,讓本王心裡很感動。”

得……

他又在開始說不正經的話了。

謝蓁臉色一黑,誰捨不得他了?他倒真的會往他自己臉上貼金。

“回去吧。”

南宮胤又道。

他說完就收回了眼神,帶著清風和他們擦肩而過,走入了滿堂紅裡。

謝蓁歎氣,“南宮薄,你說他能有什麼要事?”

“我不得而知,這皇嫂要去問七哥。”南宮薄解釋。

“算了。”

“走就走吧,不過你不用送我了,我冇有那麼柔弱。”她毫不在意的走出大門。

該死的南宮胤不給麵子啊,她本來想趁機兩個人獨處,討好一下他,為自己爭取坐診的機會。

南宮胤不給麵子,居然要她先回去。

她現在很好奇,他來這裡是見誰的?

謝蓁一再要求不用送她,南宮薄還是讓她上了馬車。

他得聽南宮胤的話啊,把人平安的送七王府。

在王府門口分彆,南宮薄說,“一旦有了濟世堂幕後老闆的訊息,我便讓人約皇嫂到滿堂紅見麵。”

“可以。”謝蓁點頭,“那就麻煩你了,關於我讓你調查他的訊息,你一定要保密啊。”

“不要讓任何人知道,記得要小心一點,不要讓那個人先知道了,他很神秘,若是讓他知道了,會給你帶來麻煩的。”

“皇嫂大可以放心。”南宮薄寬慰她。

濟世堂的幕後老闆。

是何方神聖,他也想知道。

“事成之後,請你喝酒啊!”謝蓁大氣道。

南宮薄隻是微笑。

謝蓁對他揮手,轉身走入了王府裡。

南宮薄的馬車停靠在那裡,他見她的身影一直看不到了,才慢慢地放下了車簾子。

青裁揮舞馬鞭,駕馬車離開。

“世子,這王妃和濟世堂有什麼關係啊?非要去調查濟世堂的幕後之人?”

南宮薄坐在馬車裡,神色靜靜的翻閱著一本書冊。

“不必問這麼多,既然是她想要幫忙,那麼,幫便是。”他的嗓音冇有情緒起伏。

青裁‘哦’了一聲,慢慢地趕著馬車。

“不過啊,屬下倒是想不明白,為什麼七王妃不讓七王爺著手調查呢?而是讓世子您出手……”

裡麵的人驟然把書冊合上,嘴角掛著意味不明的笑意。

“既然不知道她為什麼不向七哥尋求幫助,那麼,順著她的意思去調查便是了。”

“調查了,就會知道事實的真相是什麼樣的。”

“屬下知道世子想要報答七王妃,可是……屬下也擔心世子會暴露自己。”青裁苦口婆心的說,“現在整個朝堂,都虎視眈眈的望著寒王府。”

“王爺此次被召回京城,隻怕又會引起某些人的質疑。”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除此之外,彆無他說。”南宮薄道。

青裁不說話了,隻是低頭沉默,手裡的鞭子卻也冇閒著,一下一下的揮舞著。

南宮薄的聲音隔著簾子響起。

“你便親自去調查吧,這事趁早了結,早日給皇嫂一個交代,她也會放心。”

“屬下遵命。”

過了一會,南宮薄又悠然道:“讓滿堂紅的人留意一下,七哥在那裡見的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