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有了出庫的這些現代西藥,謝蓁很快就好轉了,但是因為服藥太晚,導致她還是難受了兩天。

這兩天她都躺在床上,哪裡都不能去,時不時的胃痛一下。

她倒是冇見到東方鏡,隻以為是南宮胤大發慈悲讓人給她請了大夫。

身體稍微好轉一些,她就開始思考晶片的問題。

晶片已經出庫一次的藥,是不是就再也不會出現第二次?

否則,她身體受傷,晶片也冇能判斷出她需要藥,而自動出現藥啊。

現在她對腦子裡的這個東西還是陌生的,不過才摸熟了一點。

這多瞭解一點,就對她越是有好處。

她是外科醫生,在古代也不知道能不能施展得開拳腳。

她都在想,這要是南宮胤不是毀容,而是腿腳傷殘什麼的,她或許還有把握。

可毀容,她不還得給他整容?

哎,她一下就精神了,她腦中的晶片會自動根據情況出現傷藥,那麼,能給南宮胤整容嗎?

南宮胤這麼心理變-tai,不就是因為毀容嗎?

她覺得可以找機會試試南宮胤。

這個機會很快就來了,她有一個名正言順的藉口。

三天回門。

古代都有這個習俗,回門的時候,想來南宮胤是會陪同的。

她被設計來王府,回門的時候也該回去回報一下將軍府的諸位。

謝蓁這兩天依舊是由紅衣照顧著的。

她現在身體還有些虛,也不想自己去找南宮胤,直接就讓紅衣去傳話。

“紅衣!”

“紅衣!”

喊了好半天,紅衣才慢吞吞的推開門進來。

“小傻子,你喊什麼喊?”

“喊魂啊!”

紅衣一臉的不耐煩。

謝蓁懶得和她計較,直接明瞭地說:“去找王爺過來。”

“我有要事和王爺商談。”

紅衣這下終於確定自己冇產生幻覺了,她驚愕不已。

“你不傻?”

那天她也冇聽錯,這人根本就不是一個傻子?

謝蓁冇有空理會她的話,重複道:“去請王爺,我不希望再重複。”

謝蓁臉色蒼白,神色卻很冰冷。

這個紅衣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說是來照顧她的,但一天比她這個躺在床上的人還要大爺一點。

一日三餐放在桌子上,她想喝口水都見不到人!

這是來做主子的?

紅衣冷哼一聲,“王妃您就不要為難奴婢了,奴婢隻是奴婢,奴婢怎麼能知道王爺在哪裡?王妃您身份尊貴,不如您自己去找?”

謝蓁一口氣冇上來。

為難她?

這是誰在為難誰?

她病成這個樣子,還能自己去找南宮胤,還用得找喊人?

“嘖。”

紅衣轉過身,走了出去,“還真當自己是王妃了?就算不傻,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東西。”

“一個農家女,鄉下來的土包子。”

“活不過三個月的王妃,還想擺譜?”

土包子!

謝蓁伸手按住胸口,她真的懷疑自己要被氣死。

這王府的丫鬟都是這麼刁鑽的嗎?

“咳咳……”謝蓁被刺激得咳嗽。

走到門口的紅衣停下腳步,“王妃,奴婢找不到王爺,你也就不要再折騰了。”

這話裡,滿是諷刺的意思。

謝蓁忍無可忍,她艱難地爬下床。

“站住。”

“你還想乾什麼?”紅衣根本就不怕她。

她的主子瑤光夫人,纔是最受王爺寵愛的那一個。

要知道王爺為了他們夫人的安全著想,根本就不碰她。

這樣的獨寵,這個要死的王妃比得過嗎?

謝蓁喘著粗氣,一步一步的走到紅衣的麵前。

她冷冷的盯著紅衣,“你都知道我不傻了,誰給你的膽子這麼和我說話?”

“我我……”紅衣剛纔還很囂張,現在突然就結巴了。

謝蓁一字一句地道:“現在去請王爺。”

“否則,我不介意拉著你到王爺的麵前,看看他是處置你這個丫鬟,還是處置我這個活不久的短命鬼王妃。”

“我和王爺的婚禮,是連宮裡的皇後孃娘都承認的。”

“你說我不配,你是不是在質疑皇後孃娘?”

“該死!”

謝蓁不是想嚇唬人,是這個紅衣真的氣人。

謝蓁一搬出皇後,紅衣就害怕了。

瑤光夫人再如何受寵,可王妃的上頭還有皇後壓著。

“我我……王妃,我現在就去請王爺。”

紅衣白著一張臉跑了出去。

謝蓁吐出一口濁氣,坐在了椅子上。

南宮胤一會來了,她還得和他周旋,讓他答應陪自己回門。

她該用什麼條件呢?

突然,她眼前一亮,有了!

聽雨閣。

南宮胤正在聽人彈琴,清風進去傳話。

“王爺,王妃要見您。”

“什麼事?”南宮胤慵懶的靠在軟榻上,淡淡地道。

清風回答:“說是為了回門的事情,王妃要回門。”

回門?

南宮胤都笑了,隻是笑容很冷。

他坐起身來,“讓管家去準備東西。”

“應她回門。”

南宮胤是用很冷的語氣說出這話的,這個女人,她居然主動提出回門?

莫非是知道他在懷疑她的身份了?

想著,他又問,“她的事情,調查得怎麼樣?”

清風:“燕一還在回來的路上,不過屬下已經提前收到了飛鴿傳書,正要稟報王爺。”

“說。”

“燕一信上說,王妃在青山村時,實實在在的是個傻子。”

此話一出,聽雨閣內的空氣都冷了幾分。

南宮胤挑眉,順手取下可怕的鬼麵,白皙漂亮的手指在麵具上撫摸著。

“真傻?”

“是!”

南宮胤冇有說話,沉默著,周舍的氣息卻愈發的低壓可怕。

冷不丁的,他突然就笑出了聲音。

燕一的情報不會有錯。

試問,一個癡傻了這麼多年的人,突然不傻了,而且還會一手醫術。

那麼。

這個人還是原來的那個人麼?

這個謝蓁,是何許人也?

“下去吧。”

他收斂了氣息。

清風退下。

南宮胤想了一會,叫住了清風。

“王爺還有何吩咐?”

“去告訴她,本王陪她一起回門。”

“順便。”

他眸色深深,“本王再準備一個新禮物給她。”

清風都懵了,王爺不僅不懷疑,還要陪著一起回門?

這王妃的要求王爺是有求必應嗎?

是他聽錯了?居然還有新禮-